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544章兵池含玉
    眼前这个女子被太迷人了,勾魂摄魄,让人一见,都忍不住神魂颠倒,让人忍不住狠狠地多看几眼,甚至有些人不知不觉间嘴角都流口水了。ranw?en w?w?w?.?r?a?n?w?e?n?a`com

    秦剑瑶也是一个美丽无双的美人儿,但是,秦剑瑶的美丽与眼前这个女子的美丽是完全不一样的。

    秦剑瑶的美丽,宛如是一幅山水墨画,寥寥几笔,便成一幅画,是那么的悠远,宛如不食烟火,出尘不凡,又如是幽谷青莲,十分的赏心悦目。

    而眼前这个女子,宛如就是重彩的油画,宛如泼墨一般,十分的绚丽,耀眼夺目。

    如果说,秦剑瑶让人一见便心生爱慕,让人神往,宛如心中的仙子。

    那么眼前这个女子,让人一见,便心神一荡,有着占为已有的冲动,她实在是太妩媚入骨了。

    “含玉公主驾临,使宴会更是添增色彩。”见到这个女子到来,秦剑瑶亲自相迎,含笑地说道。

    “是兵池世家的含玉公主。”在这个时候,不少人也认出这女子的来历了,不少人贪婪地多看了几眼,有些舍不得收回目光。

    虽然眼前的兵池含玉实在是太撩人心弦了,让人有着一股占为己有的冲动,但是心里面就算是有邪念,也没有人敢去行动。

    要知道,兵池含玉乃是兵池世家的千金,她的实力可不是兵池映剑这种落难公主所能相比的,她拥有着凶猛强悍的实力,拥有着大量无敌之兵,一怒便可屠神,谁敢轻易去招惹她?

    更何况,她可是八阵真帝的未婚妻,谁敢去打她的歪主意,那是自寻死路,一旦是惹怒了他们,只怕九秘道统无立足之地。

    “我也刚到九连山,还没有居住下来,听仙子举行盛宴,便来一看。”兵池含玉笑着说道。她一笑,便是如玫瑰怒放,十分的娇艳,妩媚入骨,让人看得都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秦剑瑶与兵池含玉本就是相识,所以再次相见,她们两个人也不陌生,相互打招呼。

    此时就算是汤鹤翔、马金明也纷纷上前去打招呼,至于杨博凡那就更加不用说了,他向兵池含玉行晚辈之礼。

    事实上,杨博凡比兵池含玉小不了多少,只不过兵池世家和万阵国已经联姻,兵池含玉乃是八阵真帝的未婚妻,未来也是杨博凡的师母了,所以他所执的便是晚辈之礼。

    “天絷可好?”待杨博凡上前问候之后,兵池含玉问道。

    天絷,便是八阵真帝的真名,当然兵池含玉直呼他的名字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回公主殿下,师尊安好,他老人家正在闭关,参悟诛仙古阵。”杨博凡忙是如实回答地说道。

    “天絷的天赋远在我之上,我相信待他出关之时,便是古阵大成之日。”兵池含玉点头,说道。

    虽然说这一桩婚事乃是由他们兵池世家的老祖宗作主的,但是兵池含玉对于这一桩婚约也没有什么异议,心里面也甚是满意。

    毕竟兵池世家与万阵国乃是门当户对,而且八阵真帝造化惊人,他们在此之前曾是相识,彼此的印象都不错,所以当两家联姻的时候,这一切都是水到渠成,她也将会嫁过去,成为万阵国的皇后,成为帝后。

    对于以前的那一桩婚事,兵池含玉心里面当然是不满了,当日知道自己许配给一个游手好闲、一事无成的太子之时,她就十分不满,强烈反对。

    只不过,当时太清皇还在,天下独尊,她的反对也没有任何作用。

    当太子上位,成为新皇的时候,兵池含玉对于这一桩婚事也依然不满,虽然说嫁入皇宫,也是一种荣耀,但是在她看来,像新皇这般昏庸无能、荒淫无道的男人,根本就配不上她,这种好色流氓的男人让她心里面就觉得恶心,更何况一个无能的废物,又怎么能配得上她这样的天之骄女呢。

    所以,在当时他们兵池世家便钻了一个空子,把落难公主兵池映剑代替她,嫁入皇宫,嫁给了新皇。

    在她看来,新皇根本上就配不上她,根本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定会是如此。”杨博凡应声说道。

    兵池含玉轻轻点头,说道:“天絷出关,必惊天下,算一算时间,他也快出关了,我想他必会来九连山,我为他张罗一二,以见天下豪雄。”

    听到兵池含玉这样的话,让在场的不少人惊叹一声,不少人心里面为之羡慕嫉妒恨。

    兵池含玉如此性感妩媚的尤物,多少人为之怦然心动呢,只可惜,这样的尤物没资格消受而已。

    如此性感妩媚的尤物,还如此的贤慧,还未嫁到万阵国,便已为八阵真帝作打算了,能娶如此贤妻,这对于八阵真帝来说是多么让人羡慕嫉妒的事情。

    “公主既然都来了,不妨再多坐一会。”秦剑瑶此时邀请含玉公主。

    “多谢仙子好意,我也刚到九连山,天絷也将出关,也需要张罗一下,含玉就不再陪诸位了,含玉敬大家一杯,大家不欢不散。”此时兵池含玉也是落落大方,举起美酒,一饮而尽,当她唇角沾有酒渍的时候,更是艳媚无比。

    “敬公主殿下,敬真帝。”在场的人也都纷纷回敬兵池含玉,气氛十分的高涨。

    大家都纷纷举杯,很多人都是一饮而尽,见如此美丽而又有气质的兵池含玉,不知道让多少人为之羡慕呢。

    “这里还真热闹呀,看来,我好像是错过了什么。”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悠然的声音响起,自在平静。

    这突然冒出来的声音,打破了这热闹的气氛,一下子让所有人都不由转过身去,纷纷向这个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大家一望去,此时只见李七夜缓缓地走入了石林,柳初晴轻挽着他的手臂,宛如是一个害羞的小妻子一样。

    “是他”看到李七夜走入了石林,一时之间,在场的不少人都纷纷相视了一眼,大家都是你看我,我看你的。

    在场的人多数是见过李七夜的,现在见到李七夜突然跑到这里来,大家都不知道他是要来这里干什么。

    毕竟,大家都知道,这一次盛宴秦剑瑶并没有邀请李七夜这位新皇,但他却偏偏跑过来了,难道他是想要闹事不成?

    看到李七夜走入石林,秦剑瑶不由蹙了一下眉头,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面总有着一种很突兀的感觉,只是她也没有再去说什么。

    看到李七夜竟然独自闯入盛宴,马金明顿时脸色一沉,冷哼一声,冷冷地说道:“姓李的,这盛宴又有没邀请你来,你来干什么,这里的盛宴,有你来参加的资格吗?”“这是什么破宴会”李七夜都懒得去看马金明,说道:“我需要来参加这种破宴会吗?”说着,也没有理会众人,而是径自走到前面,望着前面那张立于山峰之前的石椅。

    “他是何人?”兵池含玉还从来没有见过李七夜这位新皇,就问道。

    “回公主殿下,他便是新皇。”杨博凡忙是轻声地说道。

    听到杨博凡的话,兵池含玉立即皱了一下眉头,多看了李七夜一眼,神态间不由露出了厌恶,她早就听说过新皇荒唐无道了,失去了江山之后,还如此不懂得低调收敛,还是如此的张狂,真是不知死活,如此看来,蠢人一个。

    李七夜站在石阶之前,看着上面的石座,也懒得理会众人。

    “不知,不知尊驾有何贵干呢?”秦剑瑶轻轻蹙了一下眉头之后,问道。

    在此之前,她已经没有称李七夜为“陛下”,但现在又觉得称他为“李公子”并不适合,所以称了一声“尊驾”。

    “怎么,来这里一趟还需要告知你不成?天下江山,便在我脚下,我想来便来,想去便去。”李七夜懒得去看秦剑瑶。

    秦剑瑶自知无趣,只好退到一边,不愿再说话。

    “好大的口气”见李七夜依然如此狂傲,此时汤鹤翔就冷哼一声了,毕竟他对秦剑瑶有意思,更何况,如果未来静莲观扶持他当皇帝的话,说不定秦剑瑶就是皇后。

    况且,他想要坐上皇位,新皇那就是他必须所荡扫的碍障。

    “这天下江山,已经不是你的了。”此时汤鹤翔冷冷地说道。

    李七夜这才收回了目光,懒洋洋地看了汤鹤翔一眼,说道:“这不是汤将军吗?怎么,这江山难道是你的不成?”

    “江山,系天下苍生,有德者居之……”汤鹤翔徐徐说道。

    “好了,不要给我文绉绉的。”李七夜摆了摆手,说道:“想当皇帝,直说一声就是。你也就是现在才敢在我面前挺着腰板说话,我登基之时,你跪在金銮殿之下,战战兢兢,一个屁都不敢放。只需我一声令下,你人头落地。过了这么久,今天才敢跑出来耍威风。”

    “你”汤鹤翔顿时被气得脸色通红,半句话说不出来。

    当日新皇登基,天下来朝,汤鹤翔也在场,只不过,在那个时候可不一样,银秘军团驻守皇城,有孙冷影亲自护驾,新皇之威,虽然比不上太清皇,那也是凌驾天下。

    在那个时候,整个九秘道统,谁敢有贰心?莫说是六大军团,就算是五大至尊老祖,都必须乖乖地拜见新皇,恭迎新皇登基。

    在那个时候,新皇可以说是站在九秘道统的权势巅峰。

    在新皇登基那一天,北方大将军不也是反对新皇,一席话刚刚落下,新皇一声令下,便人头落地,血溅金銮殿。

    要知道,那可是七大军团长之一,权势冲天,但是在有银秘军团和孙冷影的护驾之下,北方军团长说斩就斩,那怕新皇的皇位还没有坐稳,一样是杀无赫。

    在那个时候,作为禁卫军的军团长,虽然说汤鹤翔是大权在握,但在新皇面前,也只能是跪拜在金銮殿,就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在那个时候他也不敢吭声,也不敢多嘴。

    现在他汤鹤翔名满天下,是新一代皇帝的候选人,当着天下俊杰的面被李七夜如此的数落,这让汤鹤翔十分的难堪。

    “今时不比往日。”在汤鹤翔十分难堪的时候,兵池含玉的一句话为他解了围,兵池含玉只是冷淡地看了李七夜一眼,徐徐地说道:“这江山,已不在你手中,若是识大势,低调收敛一些,或许能保你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