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603章谈条件
    李七夜不由为之一笑,说道:“死在这里,谁说我要死在这里了?如果要死在这里,只怕也是你们死在这里。燃文小说   w?ww.ranwena`com”

    “难道你能出去不成?”毒凤神姬不由叫了一声,有些不敢相信。

    “出去而已,有何难?”李七夜不由淡淡一笑,说道:“难道我真的是活腻不成?真以为我是来送死呀?你们只不过是被投进来的,而我,可是自己走进来的。”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病君他们不由为之一震,刚才一出手,便知道李七夜的强大与恐怖了,可怕无匹。

    李七夜和他们不同,他们是被太清皇活捉,投入洪荒天牢来的。而李七夜则是自己进来了,强大如此李七夜这样的人,他当然是不可能疯了。

    明知道洪荒天牢是一个死牢,有去无回,但是,李七夜依然是进来了。

    想到这一点,病君他们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震,强大无匹的李七夜既然敢进来,那就意味着他也能出去,至少他知道出去之法,他才敢冒着这么大的风险走进洪荒天牢的,不然的话,他为什么会进来?难道是送死不成?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八臂金龙大叫一声,说道:“洪荒天牢乃是一个死牢,有进无出,进来了,就是死路一条,根本就不可能出去。”

    八臂金龙难于相信李七夜这样的话,毕竟他们被困在这里很久了,不论是怎么样的方法,他们都尝试过了,但是都未能成功,根本就出不去。莫说是他们,在此之前的人都未能出去过,全部都惨死在这里。

    现在李七夜竟然说能出去,这怎么让八臂金龙相信呢。

    “那是你们而已。”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不能出去,只能说你们道心不坚而已。”

    “真的难出去?”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羽炎生都将信将疑,毕竟他们什么方法都试过了,但依然不能成功。

    甚至可以说,他们没有找到丝毫的门坎,这里就是一个死地,进来之后,不要说是出去,根本就是没有出去的道路,他们摸索了很久了,依然没有找到任何有出去的线索,或者这根本就是没有退路的死牢。

    “信与不信,随你们。”李七夜随意地一笑,风轻云淡。

    “这,这怎么可能?”李七夜如此的坚定,在这个时候在他们中最强的病君都不由动摇了,但依然有些觉得不可思议,徐徐地说道:“以九秘道统的记载以来,从来没有人能从洪荒天牢中活着出去的,死了也出不去。”

    病君出身于斗圣王朝,也是斗圣王朝了不起的天才,他对九秘道统十分的了解,他曾经读过有关于洪荒天牢的所有记载。

    事实上,并非是在太清皇的时代才会投入囚犯,在九秘道统的前期,九秘道统的先贤也曾经把不少的死囚投入洪荒天牢,甚至有人比病君还要强大,但是,他们都未能活着离开洪荒天牢,最后他们全部都死在了这里。

    “算了,那是你们的事情。”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我也不杀你们了,反正你们在这里也是死路一条。”说完转身离开。

    见李七夜转身离开,一时之间,病君他们五个人不由面面相觑,一下子他们都有点措手无策。

    他们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已经困了一个时代了,经历了无数次尝试之后,他们都知道这个地方是出不去的了,他们只能是在这里等死了,所以,他们心态也淡定了很多,反正都难逃一死,他们还有什么可以去渴求的?只等着死亡来临便是了。

    但是,现在李七夜的到来,打破了这里的平静,特别是知道了李七夜竟然有着离开的方法之时,这更是一下子打破了他们心里面的那一份淡定了,一下子让他们无法自持。

    蚁蝼尚且贪生,何况是人呢,他们都曾经是叱咤风云的存在,当然是想过活着离开了,这对于他们而言,如果是能活着离开,那就是重见天日,宛如重生一般。

    “喂,你,你,你等一下。”在这个时候,羽炎生忍不住出声,叫住了李七夜。

    李七夜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看了一眼他们,淡淡地笑着说道:“还有什么事情吗?我正急着赶路呢。”

    在这个时候,羽炎生他们五个人不由相视了一眼,最后羽炎生犹豫了一下,有些将信将疑,说道:“你,你真的是可以出去?”

    “你们觉得我有骗你们的必要吗?我要取你们的性命,那也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宛如蚁蝼。”李七夜随意地一笑。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病君他们都不由为之一窒息,他们都是叱咤风云的存在,在帝统界,他们跺一跺脚大地都会抖三抖,现在却被李七夜视之如蚁蝼。

    但是,在这一刻他们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李七夜在举手投足之间就可以打败他们,要杀死他们,那的确是易如反掌,双方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带我们出去如何?”最后羽炎生向李七夜说道,这话已经是向李七夜央求了。

    他们曾经是不可一世之辈,何时如此央求过别人,但是,在这洪荒天牢之中,李七夜已经是他们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带你们出去?”李七夜摸了摸下巴,悠闲地说道:“天下可是没有免费的午餐,带你们出去,能给我们什么好处?”

    这个道理,病君他们都懂,他们打滚了一辈子,李七夜与他们是非亲非故,他们当然明白李七夜不可能无缘无故地救他们了。

    “你想要什么?”毒凤神姬不由问道。

    李七夜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想要的东西,这只怕是你们给不起的。”

    “那可不好说。”在这个时候性情急躁的狂牛不由拍了一下胸膛,说道:“在外面,我还是有一些私藏的,我族中还有几件好东西,你只要救我出去,所有的宝物仙材都是你的。”

    “你们的宝藏?”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摇了摇头,笑着说道:“这并不是我看不起你们,说真的,你们那点东西,还真不入我的法眼。就算是始祖的东西,那我都不一定能看得上。”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病君他们都不由为之一窒息,但也不得不承认这话有道理。李七夜的强大他们已经领教过了。

    强大如病君,在他面前都不堪一击,那么,李七夜是强大的什么样的地方?在他们心里面来估算,这只怕是必须以始祖为起步,而且还不是那种以万统级别的始祖为起步,有可能是以帝统级别的始祖为起步,甚至有可能是以仙统级别的始祖为起步。

    这种无上的存在,不要说是帝统界,那怕是在仙统界,那也是站在最巅峰的无上至尊了,这样的存在,会看得上他们的东西吗?他们所谓的宝藏神器,在他眼中那也只不过是破铜烂铁而已。

    “你,你,你想要怎么样的条件?”最后,八臂金龙忍不住问道:“只要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们都会答应!”

    在这个时候,对于他们来说,还有什么比能逃离洪荒天牢更有诱惑呢,对于他们而言,只要能逃离洪荒天牢,一切都可以谈。

    这就好像快喝死的人,看到有清水的时候,为了喝到这一口清水,付出再大的代价,他都会愿意。

    “这还真有点难到我了,说真心话,你们的东西,我还真没有想要的。”李七夜摸了摸下巴,不由淡淡地笑着说道。

    李七夜这挑三拣四的话顿时让病君他们沉默起来,他们都是不可一世的强人,在帝统界,不论在谁人的面前,他们都会保持着那份的高傲与优沃,但是在李七夜面前,他们卑微到如同蚁蝼一样。

    就算是在太清皇面前,他们也一样能高傲自信,病君就更不用多说了,他本身就不比太清皇弱。

    但是,此时在李七夜面前,他们都抬不起头来,他们能自以为傲的东西,在李七夜面前,那都是一文不值。

    “不过嘛,救你们出去也不是不可以。”李七夜摸着下巴一会儿之后,淡淡地说道。

    李七夜这话顿时让病君他们不由双眼一亮,一下子点燃了他们心中的希望。

    “真的吗?”在这个时候,狂牛最急不可待,立即问道。

    李七夜看了病君他们一眼,淡淡地一笑,说道:“虽然你们的宝物我是看不上眼,不过嘛,我手头上倒还缺几个跑跑脚、做做苦力的仆人,如果你们愿意,那我倒给你们留个位置。”

    听到这话,病君他们不由呆了一下,一时之间你看我,我看你的。

    他们不是一教老祖,就是一族神祗,在外面受尽自己族人、子孙的膜拜,以他们的实力,在帝统界不知道有多少人尊敬无比,现在却让他们给李七夜做跑脚做苦力的仆人。

    这样突然的角色转变,让他们心态有些转变不过来。

    毕竟,他们都是不朽真神,一直以来都是高高在上,众生在他们眼中也只不过是弱者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