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604章效忠
    一时之间,八臂金龙他们都不由犹豫了起来,这也不能怪他们,毕竟强大如他们,突然之间要成为别人的仆人,这对于他们而言,是有些难以接受的。燃文小说   w?ww.ranwena`com

    “我愿意。”最后最先开口的竟是病君,他徐徐地说道,神态极为端庄。

    “病君”病君第一个开口同意,这顿时让羽炎生他们大吃一惊,毕竟他们之中以病君最为强大,而且也是以病君最为难缠,那可不是什么贪生怕死之辈。

    要知道,当年太清皇如日中天的时候,他也依然是硬撼太清皇,那怕是后来太清皇与九凝真帝联手了,他也一路血战到底。

    别看他是病恹恹的,事实上他是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是一个谁都不服的人,现在却第一个开口同意了,这怎么不让羽炎生他们大吃一惊呢。

    “这也没有什么丢人的事情。”病君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败也都败了,还有什么好丢人的。能在无上至尊座下效力,这也算是一种荣幸吧。”

    病君这样的话顿时让羽炎生他们不由为之沉默了一下,站在他们自己的角度而言,他们也是不朽真神,但是,试想一下,李七夜强大到怎么样的程度?举手投足之间便把他们打败,那已经是一尊无人能匹敌的始祖了。

    这样级别的始祖,平日里在帝统界根本就不可能遇到。像这样强大无匹的始祖,不要说是他们这些不朽真神,就算是比他们还要强大的真帝只怕都不得不低下高贵的头颅。

    就如病君所说的那样,能在李七夜座下效力,那已经是一种荣幸了,并非是一种耻辱,李七夜的实力完全是衬得上这样的地位。

    “我也愿意。”羽炎生也不由感慨地说道:“比起病君来,我又算得了什么呢?”

    “那我们还犹豫什么?都同意呗。”八臂金龙见病君都低头了,看着毒凤神姬和狂牛说道。

    “我们愿意为公子效忠。”在这个时候,狂牛他们三个人也都纷纷臣伏。

    “甚好。”李七夜轻轻地点了点头,随手一弹,解开了他们身上的镇压,随手便是一记烙印,烙在了他们的真命之中,淡淡地说道:“以后就好好做事吧。”

    当李七夜这随手的一记烙印烙在了他们的真命之中时,那就是等同于他们以真命起誓,他们必须遵守自己的诺言,必须遵守自己的誓言。

    “见过公子。”被解开身上的镇压之后,病君率领狂牛他们站了起来,然后向李七夜伏拜。

    李七夜轻轻点了点头,徐徐地说道:“很好,那我们起身吧。”

    “公子要去哪里?”在这个时候,病君不由问道。

    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这里哪里煞气最重,就是我要去的地方。”

    “死坑”听到李七夜这话,羽炎生不由抽了一口冷气,说道:“公子真的要去死坑?”

    “就这个地方了。”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那地方,我们没能走进去过。”狂牛也忙是说道:“那地方,太诡异了,也太可怕了,进去的人,那绝对会疯掉,就算不疯掉,也会被那恐怖的煞气刮死。”

    “你们尝试过了?”李七夜看了他们一眼,说道。

    “我们只是能在边沿走几步而已。”八臂金龙不由苦涩一笑,说道:“不要说是迷惑人心的幻象,就是那里的煞气,都让人受不了。我八只手臂护体,没能走多远,就撑不住了,手臂的白骨都被那煞气刮断了。”

    “我们中走进去最深的就是病君了。”毒凤神姬说道。

    病君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我也没能走多深,只是比你们更进入一点而已。我是擅长此道,煞气我还是能熬一下,但那种扰人的幻象,让人承受不了,简直就是像心魔一样,如果再坚持下去,那还真的会让人疯掉。”

    “死坑是我们唯一没办法探究的地方了。”狂牛说道:“我们被困在这里的时候,基本上是把这里的每一寸土地翻遍了。”

    “公子真的要进去?”病君也不由轻声问道。

    “既然来了,焉有不进去的道理?”李七夜随意地一笑,浑然不在意。

    病君他们都觉得有道理,更何况,李七夜不知道比他们强大多少,他们不能进去,但是强大如李七夜,那就不一定了,说不定他真的能穿过死坑。

    “洪荒天牢真的是有长生之物?难道说长生之物真的就在死坑之中?”性子急的狂牛有些迫不急待地问道。

    “世间,谈长生,何有这么容易。”李七夜笑了笑说道:“若真有长生之物,那只怕也不见得会留于此。”

    “但,按理说,这里的确有长生之物。”羽炎生不由沉吟了一下,说道:“这里面,没有任何的天材物宝相助,能让人活得比外面还要久。”

    “那也只是益寿延年而已,离真正的长生,还很远很远。”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死坑中究竟是何物?”病君也不由为之凝惑,说道:“若是说长生之物,这真的是有点悬,毕竟那里是煞气恐怖无匹。按道理来说,长生之物,乃是无上仙物,不该有如此的煞气才对。我觉得,这煞气乃是大恶之气,源头乃是大恐怖。”

    “但是,不能否认的是,我们在这里不也是活得好好的?”八臂金龙说道:“以我个人的看法,没有什么意外,在这里活蹦乱跳地再活一个时代都有可能。如果论活得久,只怕太清皇那老鬼都活不过我们。”

    “这个看法,的确不无道理。”毒凤神姬说道:“这个地方让人猜不透,若是在外面,我们想再活一世,那必须是需要大量的天华物宝来支撑,还必须是尘封静修。但,这地方如此的恶劣,可谓是穷山恶水,竟然能让我们活这么久,那也的确是一种奇迹。”

    “所以,以前有人传言说这洪荒天牢有长生之物,那也不是空穴来风。”狂牛嘿嘿地笑着说道:“不然为什么太清皇老鬼会把我们投入这洪荒天牢,难道他是吃饱了没事干不成?他为了活捉我们,可是花了九牛二虎的力气。”

    “太清皇老鬼,他也肯定是垂涎这里面的东西。”毒凤神女冷哼一声说道。

    “在很久以前,九秘道统先贤就有过尝试,但一直没有收获,太清皇拿我们做尝试,他也是想得到一些信息,他也想活得更久。毕竟他与孙冷影的长寿也不可能一直继续下去,只怕这一世过去,他们都是熬不住,必定会衰老而死。”病君徐徐地说道。

    “公子,此物究竟是何物呢?”毒凤神姬也不由好奇,问道。

    “等得到了,不也就能知道了。”李七夜淡淡地一笑,望着远处,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我为公子带路。”见李七夜不多说,病君他们也知进退,不多问,狂牛立即走在前面,为大家带路。

    “太清皇,可真死了?”在途中,病君有些不死心,忍不住问道。

    “这个你就得必须去问他了,毕竟我没去关注,也不会去琢磨人家的尸体。”李七夜笑着说道:“我这个人,一向都尊敬死尸的。”

    “哼,好人不长命,坏**害千年。”八臂金龙悻悻地说道:“八清皇这老鬼,早就该死了,活了三世,还想怎么样?他早就活够本了。”

    虽然说,八臂金龙他们都曾与太清皇为敌,像病君比太清皇的年纪还要大。

    但是,他们可不像太清皇那样,太清皇是三世为皇,他是三世都活跃于凡世间,而他们往往很多时候是自己尘封起来,或者是静养于秘地,这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能一直活下去。

    不得不否认,像太清皇这样能一直活跃于尘世间,不尘封自己,还能活三世的,那真的是一种奇迹了。

    当然,太清皇为什么能活三世,这里面的秘密病君最了解,这其中与孙冷影有关,只不过病君不愿意多谈而已。

    “说得你好像是好人一样。”毒凤神姬瞅了八臂金龙一眼,徐徐地说道:“我们中哪一个不是恶人?哪一个不是杀人不眨眼的?如果论杀人少,搞不好是羽炎生杀人最少了。”

    八臂金龙不由干笑一声,虽然说他对太清皇是恨之入骨,但说起来,他们也不是什么好人。

    “我倒不希望太清皇老鬼这么早死去。”羽炎生摇了摇羽扇,说道:“我与他的旧帐,我倒想好好的算一算!”

    “都是陈年老帐,无所谓了。”相反病君看得更淡一些,说道:“我只是想知道他究竟是不是死了,至于过去的恩怨,都无所谓了。当人一死,过往的恩怨,那也只不过是无足轻重的事情而已。”

    病君这样的话顿时让毒凤神姬他们都不由沉默了一下,毕竟,他们都经历过生死的人。

    “活着,真的是好。”羽炎生也不由有些感慨地说道。

    “太清皇,狡如狐狸。”病君望着远处,目光不由跳动了一下,徐徐地说道:“他做事情,往往是出人意料。”

    对于病君的话,八臂金龙他们都信服,因为病君曾经和太清皇一同长大,他很了解太清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