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613章镇慑
    病君一出,虽然很多年轻一辈的修士已经没有听过他的威名了,但是老一辈的很多人依然还记得病君,所以看到病君的时候,不知道多少人是毛骨悚然的。燃?文小说  ??? w w?w?.?r?a?n?w?e?n?a`com

    “病君呀,没有想到他竟然还活着,恐怖的存在呀。”有老祖不由脸色骇然,喃喃地说道。

    “真的有这么强大吗?”见到自己宗门中最强大的老祖都谈之色变,晚辈不由好奇。

    “何止用强大来形容,用恐怖也不为过。”这位老祖抽了一口冷气,说道:“他可是太清皇最强的敌人,甚至有人说他比太清皇还要强。更为可怕的是,要知道,当年为了活捉他,太清皇和九凝真帝联手,调兵遣将,花费九牛二虎的力气,这才把他捉过来。”

    “如此强大”一对比太清皇,大家对于病君的实力就有了一个明确的印象了。太清皇独尊天下,多少人在他的皇威之下是战战兢兢的,病君不弱于太清皇,这可以想象病君的强大了。

    “而且,病君还是太清皇的师兄,当年他的天赋比太清皇还要高,惊才绝艳,若不是他自己离开九秘道统,只怕太清皇想夺权都难。”另一位更苍老的老祖徐徐地说道。

    “还有这么一回事?”听到这样的话,不少老一辈强者不由为之悚然。

    得知病君强大如斯,望向他的人都脸色大变,毛骨悚然,不由在心里面发毛,宛如此时此刻就是一个太清皇站在这里一样。

    至于三大至尊老祖和斗战皇更是心里面跳了一下了,他们乃是九秘道统的巅峰强者,他们对于病君比别人更了解,更清楚,他们能不知道病君的强大吗?

    特别是斗战皇,以辈份而论,他算得上是病君的长辈,当年病君年轻之时所表现出来的天赋,那实在是太惊才绝艳,如果他不是脱离九秘道统,说不定一生的成就比九凝真帝还要高,至少不会亚于九凝真帝。

    “你们一群蠢物都想把持九秘道统,九秘道统不衰落那才叫奇怪。”病君冷漠地看了斗战皇他们一眼,神态间不屑。

    病君如此不屑一顾的话顿时让斗战皇他们脸色憋得胀红,就算他们心里面不爽,就算他们心里面有着一腔的怒火,都发不起怒来,都说不起狠话。

    这还真不能不说,他们都曾经是病君的手下败将,就算斗战皇也不例外,如果单打独斗,他们四个人没有一个人是病君的对手。虽然说他们有杀手锏,但是,要知道,病君乃是出身于九秘道统最了不起的天才,他们的杀手锏说不定像病君这样的存在有着规避的手段呢。

    “嘿,病君,你这么一露脸,就一点都不好玩了,想打架都难打得起来了。”狂牛见斗战皇他们被病君吓了一大跳,不由抱怨地说道。

    “打什么架。”病君只是冷冷地看了斗战皇他们一眼发,说道:“我一打四,你们上吧。”

    病君这话一说出来,霸气十足,完全是邈视斗战皇他们。

    斗战皇他们被病君如此的邈视,憋得脸色胀红,就算他们想怒斥病君,但他们曾是病君的手下败将,说话也不硬气,除非他们出杀手锏了,否则的话,他们不是病君的对手。

    然而,他们的杀手锏不是为病君而准备的,而是为李七夜准备的。

    看着斗战皇他们都憋得一脸胀红,让在场的人都不由面面相觑,病君的确是强大得十分可怕,否则的话,以斗战皇他们的身份,早就发飙了。

    “病君,莫太过于狂傲自满。”斗战皇冷冷地说道:“太清皇把你扔入洪荒天牢还不够吗?这就是你狂傲自满的后果。”

    “太清皇又如何。”病君冷淡地说道:“我全盛之时,太清皇见我,也得绕着走!九秘道统,也唯有九凝真帝,能镇压我而已。单打独斗,余者何足为惧。”

    病君这话说得冷淡,但却是霸气十足,简直就是邈视八方。病君就是一个十分狷狂的人,那怕是在洪荒天牢被困了一世了,依然是狷狂无比。

    毫无疑问,那怕病君曾被太清皇活捉了,但依然不服太清皇,这也是能理解的,他本来就不比太清皇弱,当年若不是九凝真帝出手,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呢。

    “九凝真帝真的强大。”听到病君这样的话,大家也从从侧明白九凝真帝比太清皇更加强大。

    “这也是应该的,现在的九凝真帝,只怕已经是一尊十二宫的真帝了。”有人轻声地说道。

    “虎父无犬女呀。”有老一辈强者也不由为之感慨,太清皇已经够强大了,已经足够威慑天下了,但是,他的女儿九凝真帝更加强大,更加恐怖,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离开帝统界,进入了仙统界。

    “病君,你太狂了。”兵池绝尊冷冷地说道:“若论单打独斗,我们的确不是你的对手。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耐何不了你,如果真的有必要,我们也一样把你镇压!”

    “是吗?”病君冷淡地看了兵池绝尊一眼,徐徐地说道:“还是老掉牙的杀手锏,这么多年过去了,依然没有多少的长进。你兵池绝尊好称是兵道无双,那也自吹自擂而已,参悟了一辈子,也就拿百破耍耍威风而已,有那个本事,就把你们家的压箱底的那件兵马拿出来炫一炫,看来你是拿不起来了。”

    “你”兵池绝尊被病君如此一揭老底,老羞成怒,但又发飙不起来。

    “传说是真的。”听到病君这样的话,有世家老祖喃喃地说道。

    “什么传说?”年轻的晚辈不由好奇。

    “传言说,兵池世家的破兵真帝打造出来的最强兵器并不是百破,而是还有一件更为强大的兵器,叫兵马,传说可以直追祖器,但,从来没有见兵池世家有谁拿出来使用过,看来,这件兵器不是谁都能掌御。”这位老祖喃喃地说道。

    原来,有老祖早就听过这样的传说,只不过,很多人都认为只是虚传而言,今天病君这样的话,让大家才知道,这并非是虚传,兵池世家的确是有着这样的一件兵器,只不过没有人能拿得起这件兵器而已。

    “病君,休得咄咄逼人。”静莲观的至尊老祖冷冷地说道:“若逼我们出手,今日便把你镇压于此。”

    比起兵池绝尊来,静莲观的至尊老祖说出此话的时候无疑更是底气十足,更加强硬,更显得霸道,这也不足为奇,静莲观的至尊老祖比兵池绝尊强大不少。

    听到静莲观至尊老祖这样的话,在场的许多人都不由面面相觑,看来斗战皇他们的确是有备而来,他们的确是有惊人无比的杀手锏,否则静莲观的至尊老祖就不会说出如此霸道、如此硬气的话来。

    “杀手锏究竟是什么呢?”在这个时候,不仅仅是年轻一辈弟子,就算许多老一辈强者也不由为之好奇。

    面对病君,静莲观的至尊老祖依然能说出这么硬气的话来,这说明他们的杀手锏的确是很强大了,能镇压病君,就意味着能镇压太清皇,难怪当年的太清皇虽然是天下独尊了,依然是有所忌惮。

    “我倒是想试一试,你们这个杀手锏都不知道提了几次了,都有点老掉牙了。当年你们能让太清皇忌惮,也就只有这么一个杀手锏了。也罢,今天我就试一试你们所谓的杀手锏,看一看能否把我镇压。”病君双目一厉,傲然地说道。

    病君如此的挑衅,这顿时让斗战皇、兵池绝尊他们都不由相觑了一眼,他们对于自己的杀手锏当然是有信心了,他们自认为可以镇压病君,只是他们的杀手锏是用来对付李七夜的。

    如果一旦出手镇压了病君,他们也没有底气能否再次发挥最强大的威力去对付李七夜。

    一时之间,斗战皇他们也不由进退两难,他们是为九仙绳而来的,不愿意节外生枝,他们的敌人是李七夜,而不是病君,但是,面对病君这样的挑战,他们又不能怂了,否则他们以后如何在九秘道统立足?

    “病君,你也别为难他们了。”李七夜淡淡一笑,徐徐地说道:“既然人家都是冲着我来的,那就由我来解决吧。你们都退下吧,我出手足矣。”说着轻轻地摆了摆手。

    “是,公子。”听到李七夜的话,莫说是狂牛他们,就是病君也抱拳鞠身,恭恭敬敬地退下了。

    李七夜一出手,还需要他们插手吗?这根本就不需要,他们心里面一清二楚,在李七夜手中,斗战皇他们就如同蚁蝼一样,所谓的杀手锏也是不值一提。

    “哇,这太威风了吧,病君他们都听令于新皇,这,这样的阵容简直就是豪华到不能再豪华,君临天下,也莫过于此。”看到病君这样的存在都对李七夜恭恭敬敬,让不少人大吃一惊。

    很多人看到这样的一幕,何止是震撼,更是羡慕无比。

    “毕竟是新皇把他们从洪荒天牢中救出来的,救命之恩如再生父母,他们听令于新皇,这也不足为奇。”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