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623章孙冷影再现
    虽然是得到了李七夜这样的夸奖,张甲第依然是跪地不起,跪在那里,低着头颅。r?anwen w?w?w?.?r?a?n?w?e?n?a`cor?m?

    “怎么,你还真决定了?”李七夜看着张甲第,笑了笑,说道。

    “回陛下,属下无能,留于陛下身边,也不能立半寸之功,还望陛下成全。”张甲第跪在那里,话语坚定,看来他真的是下了决心了。

    李七夜看了看张甲第,点了点头,说道:“也罢,既然你想辞呈退隐,我也不勉强你,那我准了你便是,你想退隐于何处皆可。”

    “谢主隆恩”听到李七夜准许之后,张甲第伏拜于地,恭恭敬敬地向李七夜磕了三个响头,一丝不苟,十分的认真。

    “去吧,我也不为难你。”见张甲第模样,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说道:“若是看中皇宫中的哪件宝物,带走便可。”

    “陛下大恩,属下感激涕零,陛下已厚待属下,此大恩无价,属下足矣。”张甲第向李七夜恭敬地说道。

    “也罢,随你。”李七夜轻轻地点头,准许了张甲第的辞呈。

    “陛下,珍重。”张甲第再拜,恭敬,诚心诚意。

    按道理来说,今日的张甲第更应该留下来才对,毕竟一直以来他都是李七夜身边的忠臣,一直以来都是对李七夜忠心耿耿。现在新皇天下独尊,张甲第留下来,那更是平步青云,加官进爵,然而,却在这个节骨眼上,张甲第却辞呈,却是告老还乡。

    错过如此大好时机,这在很多人看来那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唯有李七夜并不意外,见张甲第去意已决,也未曾加于挽留。

    “珍重了。”李七夜对张甲第点了点头,也未再多说什么。

    张甲第再拜之后,这才爬起来告退而去,只是,张甲第走到门口的时候,又站住了身子,转过身来。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呢?”看着张甲第停下来,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张甲第张口欲言,但有一些话又说不出口,又有些顾忌,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好。

    “陛下,臣曾逃离之时,曾见银秘军团,他们乃是守于道统之外,时至今日,是否还在,臣已不知。”话语在张甲第的喉咙中滚动了好几回之后,最后张甲第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银秘军团呀。”李七夜随意地一笑,说道:“这往事有点老了,我都快有点记不得了。随它去吧,银秘军团也好,金秘军团也罢,都不足为道。”?听李七夜这般话,张甲第张口欲言,但有些话就是卡在喉咙中说不出口来,最后他只有轻轻地说道:“还请陛下小心,陛下安危关系着整个九秘道统的兴衰,关系着九秘道统的福祉。”

    “这么说来,你是知道些什么了。”李七夜也不惊讶,坐于那里,淡淡地笑着说道。

    张甲第张口欲说出来,但是,说了大半天,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因为有些话他没办法说出口,正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他是忠心耿耿的人。

    “陛下,小心一点,或者有一些不存在的人,总会让人意想不到。”最后张甲第轻轻地说道:“说不定,一个转身,死人就在身后。”

    “我明白了。”李七夜点了点头,徐徐地说道:“我也不为难你,去吧。”

    “珍重了。”最后张甲第轻轻地叹息一声,往往很多事情他也是无能为力,他所能做到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虽然有一些东西他很想透露出来,但是,他是一个忠心耿耿的人。

    此时,张甲第再拜,随之便离开了。

    张甲第离开之后,只是淡淡地一笑,望着外面,什么话都没有说。

    就在李七夜刚回皇宫那个时候,在帝统界的另外一个地方,也就是沐家,也是九秘道统齐名的三大巨头之一。

    在沐家的重要之地,沐家的一位强大无比的老祖迎接来了一位十分罕见的贵宾。

    “老朽正觉得好奇呢,今天一大早起来,喜鹊便在枝头上吱吱吱地叫。”这位老祖看到来客,满脸笑容地说道:“原来是孙兄呀,不知道是什么大风把孙兄吹到我这里来,实在是让人意外。”

    “沐兄客气了。”来人正是已经在九秘道统告老还乡的孙冷影,此时孙冷影依然是穿着一身灰衣,依然是犹如一只影子。

    “太清皇仙逝,我们沐家十分的衰思。”沐家老祖感慨,说道:“虽然你我两家有所不和,但太清皇乃是一代无双人杰,行事让人敬佩。只可惜,因为种种原由,未能亲自去九秘道统哀悼。”

    “沐兄有心,陛下在地下有知,也会感激。”孙冷影依然是冷漠,似乎看不出他的神态,也无法看出他的心思。

    “当日,听闻太清皇驾崩,我还以为太清皇会把大权传授于你,毕竟孙兄也是跟随了太清皇三世,转战天下,功劳赫赫,也唯有孙兄能担得起这般重任。”沐家老祖徐徐地说道。

    “……未曾想到,太清皇竟然把皇位大权传授于一个名不经传的无名小辈,实在是让人惋惜,也为孙兄抱不平,太清皇这也是糊涂了。”说到这里,他是不胜吁嘘。

    “多谢孙兄的抱打不平。”孙冷影还是那么的冷漠,他徐徐地说道:“往事,不提也罢,今日孙某前来,还请沐兄帮忙一二。”

    “孙兄乃是当今数一数二的不朽真神,道行之高,只怕老朽也自叹不如。”这位沐家老祖含笑说道:“更何况孙兄更是手握银秘军团,足可以横扫九天十地,所向披靡,无人能敌,我这么一个老头子,只怕帮不上孙兄什么忙吧。”

    “沐兄也莫急着拒绝。”孙冷影淡淡地说道:“我也不会让沐家白白帮忙一次,沐家也不会白白帮一个外人是吧。”

    “孙兄出手必定是不凡。”沐家老祖徐徐地说道:“但,我相信孙兄的事情也没有那么容易,如果孙兄都搞不定,只怕我们也是无能为力。”

    “是吗?”孙冷影看了沐家老祖一眼,淡淡地说道:“整个九秘道统就你的眼前,难道沐兄不心动吗?”

    “孙兄说笑了。”沐家老祖笑着说道:“虽然我没有在外面走走看看,但是,我所知,听说银秘军团封锁了九秘道统的外域,当下外人想进去,那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我现在不就是坐在沐兄的面前吗?不是就是沐家的座上宾吗?”孙冷影淡淡地说道。

    “孙兄这话有意思。”沐家老祖不由笑着说道:“不过,我所知,孙兄一向对于太清皇忠心耿耿,我相信,这一点也没有任何人怀疑,而且也不用去怀疑。若是说孙兄想对九秘道统有什么想法,只怕是难于让人相信。”

    “孙某的确是对陛下忠心耿耿。”孙冷影淡淡地说道:“只不过,陛下已经仙逝,所以九秘道统还有什么可以让人挂念的呢?”

    说到这里,孙冷影看着沐家老祖一眼,徐徐地说道:“孙某相信,沐兄也不会错过这万载难逢的机会。若是沐兄扳倒了九秘道统,我相信女沐兄不仅仅是能名垂青史,更是能光宗耀祖,名列沐家的先贤之中。”

    “孙兄的话的确是诱人。”沐家老祖看了孙冷影一会儿,含笑,摇头,说道:“只可惜,只怕我也是无能为力。”

    说到这里,沐家老祖看着孙冷影,说道:“虽然说现在的九秘道统外域已被封锁,但是,在刚刚我接到消息,听说九秘道统的新皇已经是独尊天下了,他已经斩杀了斗战皇、兵池绝尊这样的至尊老祖了。”

    说到这里,沐家的老祖顿了一下,他轻轻地摇头说道:“所以,我觉得这样的一趟浑水,我们沐家也没有必要去搅和。太清皇既然会传位给他,那就说明这位年轻人有着过人之处了。”

    “不否认。”孙冷影淡淡地说道:“新皇的强大,的确是出于我意料,他的确是斩了兵池绝尊、斗战皇他们,这也我始料未及的。”

    “所以说,我们也爱莫能助。”沐家老祖说道:“斗战皇、兵池绝尊的强大,我们心里面清楚,就算是老朽放手一战,也就与斗战皇打个平手,再说句豪气的话,那也就强一点点而已,所以说,九秘道统的新皇之强大,那是超过大家的估算,我们沐家也没有必要去树立这么一个强敌。”

    说到这里,沐家老祖顿了一下,看着孙冷影,轻轻地摇头,说道:“我们只能很抱歉,未能帮上孙兄什么忙。孙兄对于九秘道统,乃是忠心耿耿,为九秘道统作出丰硕无比的功绩,孙兄是到如此不公平的待遇,我们心里面也打抱不平。”

    “沐兄的心意我倒心领了。”孙冷影笑了笑,说道:“看来,沐兄还是怕了,不敢放手为之。当年面对太清皇之时,沐兄也顾忌踌躇,今日也是如此,沐兄的优柔寡断,让错失了许多的大好时机。”

    “孙兄,这样的激将法只怕对我没有什么作用,毕竟我再也不是小年轻了,不是一听刺激就是热血上脑的愣头青,孙兄请回吧。”沐家老祖笑着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