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641章杨庭宇
    疏石宗被围困,整个明洛城的人都不由屏住呼吸,至于平民百姓,更是无力去干涉修士之间的恩怨。燃文小说   w?w?w?.?r?a?n?w?e?n?a`co?m

    虽然说疏石宗在明洛城深得人心,而宗主吴有正也受很多人的爱戴,但是,在这个时候,也没有哪一位修士敢站出来为疏石宗说上几句话,更没有哪一个门派传承出来力挺疏石宗,或者救援疏石宗。

    在当下,洛府可以说是蒸蒸日上,特别是杨庭宇掌执洛府之后,更是如日中天,大家都看得出来,杨庭宇前途无量,未来必定能成为登天真神,甚至有可能问鼎不朽,到了那地步,他就是货真价实的第一人了。

    所以,在这样的大势之下,谁人愿意与杨庭宇为敌,谁人愿意得罪杨庭宇。大家都看得出来,杨庭宇一统石韵道统,那是迟早的事情。

    看着洛府的黑铁军团团包围住了疏石宗的堡垒,疏石宗已经作最后的挣扎,大家都知道,不管疏石宗如何地挣扎,都逃不掉被灭的命运。

    “疏石宗,终究还是要成为历史了。”有老一辈的修士不由有些感慨,在心里面也不由为之吁嘘。

    对于一些修士来说,不免是兔死狐悲,洛府今日能灭疏石宗,那么明日也一样能灭掉他们,但是,在这样的大势之下,他们也不能做些什么,也无法阻止杨庭宇的步伐。

    在堡垒之上,吴有正也是忧心忡忡,往天韵废墟望去,神态间也不由焦虑无比。

    虽然他们好不容易突围,把林亦雪送出去了,但吴有正心里面也没有底,一点把握都没有,他也不知道林亦雪能不能请来李七夜,他也不知道李七夜愿不愿意出手相救,可以说,他心里面一点底气都没有。

    毕竟,他们疏石宗与李七夜是非亲非故,那怕他们疏石宗被灭门了,李七夜也不一定会伸出援手,更何况,像李七夜这样的高人,他的心思和行事,根本无法用常人的思维去揣测的。

    此时,吴有正心里面十分的焦虑,时不时远眺,此时他身上带了不轻的伤,他与杨庭宇交锋,被杨庭宇霸道的真帝之术所伤,如果不是他功力深厚还能撑下来,否则早就一命呜呼了。

    吴有正心里面焦虑万分,因为他很清楚,凭他们的力量,抵挡不了洛府多久了,再来几轮攻击,他们的堡垒必破无疑。如果到了那一步,李七夜都不出手相救,他们疏石宗就真的是要灭亡了,到那个时候,他们就真正的绝望。

    “师父,那位高人会来吗?”此时吴有正身边也有弟子轻声问道,看着堡垒之下黑铁军,疏石宗的弟子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凛,他们已经无法冲破洛府的围困了。

    在此之前,他们曾经组织过力量几次突围,都未能成功,死伤惨重。

    “应该会吧。”吴有正不由喃喃地说道,他说着不由向天韵废墟望去,他这话既是回答了门下弟子,稳定门下弟子的信心,也是在给自己鼓劲,事实上,他心里面也一点底都没有。

    就在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着黑铁军,突然之间,一步跨来,两个人从天而降,眨眼之间便落在了堡垒之前,落在了黑铁军之前。

    一看到落在黑铁军之前的两个人,吴有正定眼一看,正是李七夜和林亦雪,他顿时狂喜,忍不住大叫一声:“高人来了!”

    “谢天谢地,我们疏石宗终于有救了。”一时之间,吴有正不由热泪满眶,他本就作好最坏的打算了,他们疏石宗只怕今日要灭亡了。

    没有想到,在最后关头,大救星终于来了,李七夜一驾到,吴有正就知道,他们疏石宗有救了。

    李七夜和林亦雪从天而降,突然之间,立即引起了骚动。

    “那不是疏石宗刚逃出去的弟子吗?怎么又回来了?这不是送死吗?”远处旁观的人中,有人远远看到林亦雪,不由意外。

    也有人看到了李七夜,说道:“这个男人是谁?不会是疏石宗请来的救兵吧?在我们石韵道统,搬什么救兵都没有吧,还有谁能比洛府更加强,还有谁是杨庭宇的对手?”

    “铛”的一声,兵鸣不止,当李七夜和林亦雪出现在堡垒之外的时候,不少黑铁军瞬间转过身来,枪尖利刃瞬间对准了李七夜,杀气腾腾。

    “是你”在现在督战的许英建一看到李七夜的时候,不由脸色大变,后退了好几步,大手一招。

    “警戒!”许英建也被吓了大跳,黑铁军立即冲了过来,如铁垒一样对准了李七夜,凌厉气息弥漫。

    许英建在这个时候也后悔让林亦雪突围而去,他也没有想到,林亦雪竟然能把这样的一尊救兵搬来。

    “这小子是谁何神圣呀?”看到许英建如临大敌,这一时之间也让不少人意外,轻轻地说道。

    大家都摇了摇头,没有人认识李七夜,更别谈知道他的来历了,再说,李七夜看起来普普通通,不像是什么高手才对。

    “哼”一声冷哼响起,如同焦雷一样,在这一刻,一个人排众而出,身边有不少洛府弟子强者拱护,犹如众星捧月一样。

    “杨庭宇,不,杨府主来了。”看到这个青年排众而出,远处旁观的所有人都心里面一震,神态间恭敬了不少。

    杨庭宇,洛府的府主,长得气宇轩昂,气度不凡,一身大袍在身,披风随风飘舞,气势十足,龙姿虎步,的确是有霸主风范。

    “你就是那个废墟中的高人。”杨庭宇双目一厉,盯着李七夜,冷冷地说道。

    李七夜淡淡一笑,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是什么废墟中的高人,我叫李七夜,记住了,人家称我第一凶人。”

    “李七夜,第一凶人?”听到这陌生的名字,在场的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大家都不知道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个人,而且还竟然如此大言不惭地自称第一凶人。

    杨庭宇双目一厉,牢牢地盯着李七夜,片刻,他徐徐地说道:“我们洛府,素不与人为敌,你杀了沐成杰那孩子,自有沐家会与你计较。今日,此乃是我们石韵道统的内务之事,无需外人来过问,更无需外人来插手,所以,请你莫介入我们道统内部的恩怨。”

    杨庭宇这样客气的话,让很多人都不由意外,这个叫李七夜的人,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普普通通,而杨庭宇竟然对他如此客气?要知道,在当今石韵道统,毫不夸张地说,杨庭宇可以君临天下了,还有谁值得他如此的客气?

    不过,杨庭宇这话说得很有道理,在三仙界来说,一个外人,的确是不方便插手别人的内务之事,道统之内的恩怨,一般而言,没有多少人愿意去插手,这也是许多道统所忌讳的事情。

    毕竟,对于许多道统来说,那怕他们道统之内的各大门派传承打打杀杀,他们都是一家人,都是家里人的事情,不需要外人来插手解决。

    “哦。”李七夜应了一声,说道:“那是你的事,不过,我既然在这里,识相的,就滚吧,我出手,那就是血流成河。”

    李七夜这话一出,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远处旁观的人一听到这话,顿时都傻了眼,一时之间,不少人还回不过神来。

    “这太狂了吧,难道他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人吗?这可是我们石韵道统的第一人。”有人不由惊呼一声。

    “这小子究竟是何来历?竟然敢对杨庭宇如此的大言不惭!”连老一辈的修士也不由为之吃惊。

    “你”杨庭宇顿时脸色大变,不由后退了一步,双目一厉,脸色一沉,冷冷地说道:“你这话未免太狂了吧,这里乃是我们石韵道统……”

    “我知道。”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打断了杨庭宇的话,淡淡地说道:“我不再说第二遍,滚!”

    杨庭宇顿时被气得脸色铁青,他这位石韵道统的第一高手,什么时候如此被人斥喝过,更何况,那怕在石韵道统之外,大家知道他是沐剑真帝的记名弟子,就算是大道统的强者,也一样对他客气三分。

    现在李七夜当着所有人面前斥喝,直接让他滚,如果他咽得下这口气,那么他在石韵道统的威望就一下子扫地了,让他能于维持第一高手的权威,这将会冲击着他在未来一统石韵道统的野望。

    “你太咄咄逼人了!”杨庭宇不由厉喝一声,说道:“我们洛府又怕过谁了,任何人敢在我们石韵道统放肆,就是我们洛府的敌人,就是我们整个石韵道统的敌人……”

    “剑”李七夜懒得理会杨庭宇,缓缓地伸出手。

    林亦雪呆了一下,回过神来,把自己的配剑递了过去,李七夜没有看一眼,只是随手抽出了长剑。

    李七夜随意地握着长剑,徐徐地说道:“在我起手之前,还有机会,我手落的时候,就是血流成河。”

    “备战”看到李七夜剑在手,许英建脸色大变,厉喝一声,让黑铁军准备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