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868章又见她
    看着邓壬森、路世茂他们在前面行走着,光明普照,所过之处,街道左右两边的人都纷纷退避,这让赵秋实他们这些洗罪院的学生很尴尬。

    这就好像一个有钱人来到你家里一样,各种的显摆,各种嫌弃你家的贫穷,那是多么让人尴尬的事情。

    “杜院长,洗罪院乃是我们光明圣院的一大学院之一。”在前行的时候,邓壬森就对杜文蕊说道:“洗罪院该肩负起光明普照的责任,让光明照入洗罪城的每一个角落,照耀着洗罪城每一个人的内心,让他们信仰光明,奉承光明。”

    毫无疑问,邓壬森这话已经是责怪杜文蕊他们的洗罪院并没有尽到责任了。

    杜文蕊只是笑笑而已,并没有反驳邓壬森的话。

    “他们只是普通人而已,又不是什么坏人,也不是什么心怀黑暗,他们就是普普通通求个生活的凡人而已,为什么一定要信仰光明、奉承光明。”本就是走在后面的洗罪院学生此时和邓壬森他们格格不入,现在听到邓壬森这样的话,让他们心里面就更不高光,有人忍不住反驳。

    在这个时候,邓壬森他们的姿态,就完全是高人一等的模样,而他们这些人,似乎就好像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人一样。

    “光明圣院,当是信奉光明,难道是信奉黑暗不成?”邓壬森没开口的时候,路世茂冷冷地说道:“我们修练始祖的光明之法,禀承始祖的理念,作为光明圣院的一员,理当是让始祖的光明更加的发扬光大,就算是洗罪城,都应该在光明的笼罩之下。”

    “蠢。”李七夜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非光明即是邪恶吗?众生皆有灵,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执念,都有自己的道心,谁言世人皆应信仰光明?只怕远荒圣人在世,也未曾说过这等话。救赎天下,悯怜众生,那只不过是远荒圣人的执念而已,但是,世人信与不信奉他,是世人自己的选择!”

    “光明之下,当是普照!”邓壬森冷冷地说道:“光明普照,便是杜绝黑暗滋生!”

    “蠢不可及!”李七夜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强迫世人信仰你的教条,与黑暗何异?”

    “妖言惑众,你这等罪族,该当诛!”路世茂冷哼一声,手握长剑。

    “诸位,这是我们洗罪院的事,洗罪院自会有定论。”在路世茂拔剑的时候,作为院长的杜文蕊笑了笑,说道:“无需诸位操心。”

    杜文蕊这样的话,顿时让路世茂神态僵在那里,不好发作,而邓壬森则是不咸不淡地说道:“杜院长,我们也是为了大家好。”

    “邓老的心意,杜某感激。”杜文蕊忙是笑着说道。

    杜文蕊打了个圆场,就让这样的冲突草草收场,路世茂这些出身于其他学院的学生,在神态间傲视李七夜他们就更加明显了。

    像赵秋实他们这些出身于洗罪院的学生,对于路世茂他们这样的姿态,心里面不痛快,又无可奈何。

    在这个时候,对于赵秋实他们这些学生而言,反而觉得李七夜这样一个出身于罪族的人与他们更有亲近感。

    经此一闹,一路无话,他们匆匆地赶回了洗罪院。

    洗罪院,此乃是洗罪城最大的学院,也是洗罪城的唯一学院,在整个洗罪城,所有人想修道,多数都会选择洗罪院。

    当然,一些有条件的人或者会远走他乡,想办法拜入其他的学院。只不过,出身于洗罪城的人,想拜入其他的学院,那不是一件容易之事,毕竟其他的学院多多少少都会歧视罪城出身的人,在他们看来,罪城出身的人,就是低人一等,他们都是罪人的后代。

    洗罪院很大,占地很广,而且,学院不仅仅是一个学院,它在洗罪城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甚至可以说,洗罪城是在洗罪院的管理之下。

    洗罪院创建的时间很古老,甚至有人认为,洗罪院与光明圣院是同时创建的,甚至还有人说,洗罪院是由远荒圣人亲手创建。

    也只是因为如此,在光明圣院有着这样的一个说法,光明圣院其实是有五大学院,除了其他四大学院之外,还应该加上洗罪院。

    只不过,洗罪院一直以来都比较弱,一直没办法与四大院相比,再加上洗罪院处于洗罪城,声名不好,这使得洗罪院一直都是名气很弱,而且除了洗罪城出身的学生之外,其他地方的学生根本不愿意拜入洗罪院,如此一来,洗罪院就越是凋零了。

    进入洗罪院之后,在杜文蕊吩咐之下,赵秋实安顿李七夜住了下来。

    赵秋实的确是做事踏实的人,虽然大家都认为李七夜是罪族,但是,赵秋实也没有就此歧视李七夜,他按照杜文蕊的话,把李七夜安顿得好好的。

    在临走的时候,赵秋实还特地跟李七夜说:“师弟,你刚来学院,有什么事情可以来找我,我就在招待新生处帮忙。”

    对于赵秋实的踏实和热血,李七夜只是笑了笑,然后把他打发走了。

    赵秋实走了之后,李七夜端坐在床边,闭目养神,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看够了吗?”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李七夜缓缓地说道:“你信不信,惹怒了我,我一只手便把你们的宗门从天上拽下来。”

    李七夜周边都没有人,他这话好像是说过空气听一样。

    就在李七夜话一落下的时候,听到“嗡”的一声响起,空气波动了一下,李七夜面前出现了一个人。

    一个女子,全身青纱之中,看不清她的真面目。这个女子就是当日陈唯正他们在凉亭中所遇到的那个面纱笼身的女子,后来她与那个和尚被李七夜惊走了。

    现在,这个女子又一下子出身在了李七夜面前,无声无息,似乎没有任何人能发现一样。

    “小女子对前辈并无恶意,小女子只是想结业缘而已。”这个全身被青纱所笼罩的女子,忙是向李七夜一鞠身,声音如黄莺出谷,神态恭敬,不敢造次。

    “凭你,也能对我有恶意?你与那和尚联手上,我一只手指,一招,便碾灭你们。”李七夜端坐在那里,连眼皮都没有撩一下,静静地坐在那里。

    这个女子垂手而立,这一次她不敢托大,也不敢造次,很恭敬地站在那里,她一路跟来,已经知道李七夜的可怕了。

    她心里面一清二楚,李七夜这话并非是夸张之词,他一只手碾下来,她根本就无法抵抗。

    “能从仙魔道统找到这里来,看你还有点本事。”李七夜随意地说道。

    “不瞒前辈,我得老祖宗赐下一宝,从中推演出前辈的一些足迹。”这个女子忙是说了出来,不敢隐瞒。

    “穷碧,倒是有点手段,推演也算一绝。”李七夜没往心里面去。

    “前辈识我们的始祖”听到李七夜这话,这女子不由为之骇然,惊悚。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不认得,既然她敢窥天命,也该知道我来了。那修练的天书,倒有几分本事,但是,我的脚根,不是她能窥视的!也不是你们所能算的!”

    “是小女子糊涂,有眼不识泰山。”这个女子心里面悚然,不由冷汗直冒,李七夜的恐怖,她心里面是一清二楚的。

    “你也不算蠢,比和尚强点。”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这个女子垂首而立,听训,不敢吭声,可以说,此时李七夜饶她一命,那就是一种恩赐。在这个时候,那怕她出身再不凡,那怕她身后靠山再强大,只怕李七夜都没放在眼中,在他眼中,她依然与蚁蝼没有什么区别。

    “既然你精于算,那你算出了什么了?”李七夜端坐在那里,只是看了她一眼而已。

    李七夜看了自己一眼,这就让女子松了一口气,这是青睐,能得李七夜一眼,就已经不容易了。

    “回前辈话,弟子道浅,未能算出大概,只知前途一片黑暗,无法窥视。”这个女子忙是如实回答。

    “那不是你有资格窥视的。”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弟子惭愧。”这个女子忙是说道:“弟子下山,禀承老祖宗一言,所以入世寻觅,欲结业缘,因此冒犯了前辈。”

    “天将变,凶人出!”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是的,前辈。”这个女子忙是说道。

    “那你怎么看呢?”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

    这个女子犹豫了一下,看着李七夜,最后垂下螓首,说道:“若天将变,以弟子看法,前辈或许就是救世主。”

    “救世主?”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说道:“或者,你心里面也有可能认为我就是那个凶人。”

    “老祖宗留下箴言,弟子浅薄,也不敢多加揣测。”这个女子忙是说道:“就算是揣测,只怕也是谬测而已。”

    “谁是救星,谁是凶人,这就不知道了。”李七夜笑着说道:“不过,天将变,那的确是没错,搞不好,三仙界灰飞烟灭,从此不复存在。”说到这里,目光一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