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872章魔化
    看着洗罪剑,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剑,是好剑,放在这里,有点浪费了。”

    “不然能怎么办?”赵秋实不由苦笑了一下,说道:“没有人能带走它,它也就是我们学院的镇院之宝。”

    大家都知道,洗罪剑,这是光明圣院始祖的配剑,试想一下,远荒圣人是怎么样的存在?曾经是光明普照整个三仙界,他的配剑,那是多么的强大。

    如果能把这样的一把祖剑拥为己有,那是多么强大的事情,一剑出,可平天下。

    事实上,千百万年以来,也曾经有过许多光明圣院的学生想得到这把洗罪剑,但是,没有谁人能拿得起这把洗罪剑,更别谈带走它,把它占为己有了。

    “洗罪剑。”此时李七夜看着低着头的雕像,虽然说这个雕像是低着头,看不清面目。但,李七夜依然知道这是谁,如果说,在十三洲中,有观战过当年远荒一战的人在此的话,看到这个雕像也会大吃一惊,他也能认得出眼前这尊雕像是谁。

    “洗罪。”李七夜不由翘了一下嘴角,淡淡地笑着说道:“洗的是何罪呢?”?赵秋实他们也不由沉默了一下,他们这些学生哪里能知道。他们自从出生以来,便知道这里叫洗罪城,叫洗罪院,至于洗的是什么罪,没有任何人知道,或许也唯始祖远荒圣人他自己知道了。

    “洗的就是你们这种余孽的罪恶!”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只见一个人冷喝一声,直奔这里走来。

    “是路世茂”看到这个人,在场不少洗罪院的学生都惊呼一声,有不少学生都纷纷后退几步,离他远一点。

    怒气冲冲而来的,正是路世茂,对于路世茂,很多学生都纷纷后退好几步,洗罪院的学生对于他都没有什么好的眼色。

    路世茂并非是洗罪院的学生,他们只是出来励练考验,暂寄于洗罪院。

    而路世茂他们这些出身于其他学院的学生,打心底里就瞧不起洗罪院的学生,他们自视高人一等,把洗罪院的学生都视之为罪犯凶人的后代。

    也正是如此,洗罪院的学生都对路世茂他们在心里面也不待见,只不过是敢怒不敢言而言。

    “小畜生,你速速交待。”此时,路世茂怒气冲冲地冲了过来,双目圆睁,好像是能喷出怒火一样。

    “路学长,发生何事呢?”赵秋实忙是拦住了怒气冲冲的路世茂,打圆场地说道:“这些日子以来,李师弟都未离开过房间,只怕他没有得罪学长的地方吧。”

    赵秋实受院长所托,要照顾好李七夜,他当然不能看着李七夜被路世茂教训了。

    “滚一边去。”路世茂气势凌人,冷喝一声,冷声地说道:“我今日就好好审一审这个小畜生!”

    “学长,有什么事好商量。”赵秋实依然不让步,他是真皇实力,真的打起来,不见得会比路世茂弱到哪里去。

    “商量,有什么好商量的!”路世茂双目一张,厉喝道:“我就是要这小畜生老老实实交待,他们罪族在荒野之中究竟舍什么阴谋,竟然敢暗算圣霜真帝!”

    “圣霜真帝受伤了?”听到路世茂的话,赵秋实他们都不由惊呼一声,虽然他们都是洗罪院的学生,但是,他们很多学生对于圣霜真帝是打心里面敬仰,听到圣霜真帝如此强大无匹的存在都受伤了,这怎么不把他们吓得一大跳。

    路世茂是圣霜真帝的爱慕者,所以,当他一听到有关于圣霜真帝受伤的消息,他就被吓了一大跳,他一下子就想到了李七夜,把所有的怒火都迁泄在了李七夜的身上了。

    他认为,一定是李七夜他们这样的罪族在荒野之中搞的鬼,暗算圣霜真帝,这才会让圣霜真帝受伤的。

    “无知。”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入黑暗,而受伤,说明她的道心还未坚定到直面于黑暗的地步。”

    “大言不惭。”路世茂本就是满腔的怒火,在赵秋实失神的时候,他一下子越了过去,冲到李七夜面前,厉喝道:“今日你若不老实交待,我就要扒你的皮,抽你的筋!”

    “路学长”赵秋实回过神来,忙是大叫一声。

    但是,在这个时候,路世茂已经动手了,向李七夜眉心处的那个烙印抓去,他厉声地说道:“撕碎你这丑恶的罪族!”他要把李七夜眉心处的烙印揭下来。

    他是要动狠手段,把李七夜眉心处的烙印揭下来,就是等于把他的一层头皮揭下来,这是多么鲜血淋漓的事情。

    面对路世茂抓来的大手,李七夜动都没有动一下,只是随意地站在那里,任由路世茂动手。

    “小心”赵秋实惊呼一声,但,在这时候已经迟了,路世茂的指尖已经触到了李七夜的眉心了。

    然而,就在路世茂的指尖触到李七夜眉心处的那个烙印之时,路世茂整个人如同雷殛一样,听到“啵”的一声响起,路世茂整个人后退了好几步。

    在这个时候,路世茂整个人就像被雷鸣闪电劈中一样,他整个人脸色一下子煞白,大家都还不明白怎么回事。

    “啊”在这个时候,路世茂一声惨叫响起,紧接着,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只见路世茂指尖冒起了一缕黑暗,在眨眼之间,他的整个手臂竟然被黑暗所覆盖。

    在所有人众目睽睽之下,路世茂的一只手臂一下子化作了黑手,如同黑炭一样。

    “啊、啊、啊……”路世茂惨叫不止,在这个时候,他全身抖动,面容扭曲,黑暗从手臂开始,一下子蔓延到了他的全身。

    在这个时候,可怕的一幕发生了,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路世茂身体竟然化作了黑暗,整个人如同被泼墨一样。

    在此之前,路世茂身上还腾着圣光,然而,此时此刻,他身上的圣光根本就无济于事,反而,在黑暗的吞噬之下,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圣光都变成了黑暗光芒了。

    在路世茂的“啊、啊、啊”惨叫声中,只见路世茂的身体竟然生长出了鳞甲,一身黑漆漆的鳞甲竟然披在了路世茂的身上。

    “这是怎么回事?”看到路世茂身上发生这么恐怖的事情,把赵秋实他们都吓得一大跳,都不由纷纷后退,离路世茂远远的,他们都怕路世茂身上的黑暗会传染到自己。

    赵秋实吓得一大跳,忙是向李七夜看去,但是,李七夜却安然无恙,这就让他一下子纳闷了。

    当然,赵秋实是无法理解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幕。

    试想一下,李七夜眉心处的烙印乃是被黑暗之眼所伤,留下了黑暗伤口,留在这伤口之处的黑暗力量是何等强大,连圣霜真帝的圣光都无法净化,更别谈其他人了。

    在路世茂出手想揭眉心处的烙印之时,李七夜也懒得去净化、压制烙印处的黑暗力量了,直接把这样的黑暗力量传到了路世茂的身上。

    如果说,李七夜要净化这黑暗力量,也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他懒得去理会而已,现在路世茂自寻死路,他索性就把黑暗力量导了出去。

    试想一下,以路世茂这样浅薄的力量,又怎么能压制得住这种恐怖的黑暗力量呢,那怕这恐怖的黑暗力量只有那么一缕,也不是路世茂所能压得住的。

    所以,在眨眼之间,这一缕黑暗力量便占据了路世茂的身体。

    “啊”路世茂那惨叫声,响彻了学院,十分的凄厉,让很多人听得都不由毛骨悚然。

    “发生什么事了”在这个时候,一群人赶了过来,这正是邓壬森带着一群光明学院其他学院的学生赶了过来了。

    他们一看到路世茂身上的黑暗腾起,他们都吓了一大跳。

    “邓老,快,快救我。”此时路世茂惨叫一声,听到“嗤、嗤、嗤”的声音响起,只见他背后竟然生长出了一支又一支的骨刺,这一支又一支白森森的骨刺从背脊上生长出来,刺破了衣裳,这让人看得毛骨悚然。

    “这,这,这是什么鬼东西”看到路世茂此时不仅仅是全身黑暗泼墨一样,而且背后生长出了骨剌,让所有人看得都毛骨悚然,很多人都纷纷后退了好几步。

    “小畜,你用了什么妖术!”此时,邓壬森目光落在李七夜身上,厉喝一声。

    “妖术?有妖术吗?”李七夜耸了耸肩,说道:“邓老,你知道我们罪族,难道没听过一个传说吗?我们罪族为什么眉心有这么一个烙印?为什么我们会被称之为罪族?那是因为我们一出生的时候,体内就有一股黑暗的力量随之而生……”

    “……而我们眉心中的这个烙印,就是为封印这股黑暗力量而存在的。现在路学长揭开了我的烙印,封印被毁了,黑暗的力量也就一下子逃了出来了,一下子钻入了路学长的体内。我这也是应该多谢路学长,他这是救了我,从此之后,我身体里面再也没有黑暗力量了,一身轻松。”

    李七夜话一落下之时,他眉心处的烙印就像痂一样掉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