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887章输不起
    白毫琅琊果,如暴雨一般落下,这就像传说,犹如梦幻。这样的事情,或者只会在梦中出现,对于很多学生来说,只有在睡梦中的时候,才会梦到圣果园的圣果如同暴雨一样落下,在这个时候,只怕他们在睡梦中都会笑醒。

    但是,此时他们不是在睡梦中,一切就发生在他们眼前,是那么的真实,也的的确确是真实,并非是幻觉。

    “你掐一下我,是不是真的。”有学生都觉得自己如同是在做梦一样,不由向身边的同伴说道。

    当他的同伴狠狠掐他一下的时候,一阵剧疼传来,这才让他知道这不是做梦,这是真实,这是事实。

    如果的一幕冲击着在场的所有学生,所有学生都嘴巴张得大大的,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在这么弹指之间,就能把几十个的白毫琅琊果叩击下来,这样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或者就算是真帝都没有办法做到吧。

    赵秋实他们也是傻傻地握着手中的白毫琅琊果,他们如果不是手中握着的白毫琅琊是那么的真实,他们都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张丁煜一下子傻住了,他嘴巴张得大大的,大到可以塞得下一只鸭蛋,他都被眼前这样的一幕所震惊了,他的下巴都快要掉在地上了。

    “这,这,这不可能是真的,不可能是真的。”张丁煜不由喃喃地说道,他都不相信眼前这一幕是真的。

    何止张丁煜觉得如梦如幻一样,事实上,在场很多学生都觉得这太离谱了,这简直就不像是真的,但是,偏偏它就是真的,事实就摆在眼前,不管你承不承认,事实就是事实,铁证如山。

    “可惜,这确是真的。”李七夜悠悠地笑了一声,在这个时候,他把手中的白毫琅琊果咬了一口,随便嚼了一下,便吐了,把咬了一口的白毫琅琊果扔掉。白毫琅琊果落地,便消失,归于大地。

    “这样的果子,太难吃了,地摊货而已。”李七夜随意地笑了一下。

    看到如此一颗饱满的白毫琅琊果只是咬了一口就扔了,还不爱吃,好像这是世间最差的水果一样。

    看到李七夜这样败家的行为,让一些学生有亲手掐死他的冲动。

    五品圣果呀,而且还是五品中的极品,不要说是一般的学生了,就算是对于四大院的学生而言,这样的一颗白毫琅琊果,那也是显得珍贵呀。

    现在到了李七夜手中倒好,咬了这么一口白毫琅琊果就好像委屈他了一样,似乎这是世间最难吃的水果,而且只咬一口就扔掉。

    这样的败家,这样的挥霍,只怕整个光明圣院,整个仙统界,都找不出几个来。

    一颗白毫琅琊果,多少人把它当作是珍品,当作是仙果,自己拥有一颗,都好好去消化,好好品尝。如果说,把白毫琅琊果当作普通水果来吃的人,那都已经够奢侈,够挥霍了,放眼整个仙统界也找不出几个人来。

    李七夜倒好,他何止是把白毫琅琊果当作普通水果来吃,在他口中,白毫琅琊果就好像是成了最差的水果,连吃一口的兴趣都没有。

    看着那颗被扔到地上消失的白毫琅琊果,不知道有多少学生心疼,因为他们想得到一颗白毫琅琊果都不容易,甚至有人想得都得不到呢。

    “给我也好呀,我不介意被人咬了一口的。”有学生不由心疼疾呼一声,对于李七夜这样败家挥霍的行为那是疼心疾首,让人发指。

    对于李七夜如此败家挥霍的行为,不知道让多少人嫉妒,不知道让多少人羡慕。

    在所有中,唯有杜文蕊不惊讶,那怕李七夜一弹指就能叩击下几十个白毫琅琊果来,在杜文蕊看来,那也是正常之事。

    “你输了。”李七夜慢悠悠地看了张丁煜一眼

    “不要能”张丁煜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脸色煞白,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李七夜。

    张丁煜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刚才他采摘到了五颗的白毫琅琊果,可以说是胜券在握,没有想到,在这眨眼之间,他就一败涂地,而且败得那么的梦幻,这样的逆转,可以说是让他难于接受的。

    “有什么不可能。”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输了就输了,围着山谷爬一圈,快学狗叫。”

    “你”张丁煜连退了好几步,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望着他,这一下子让他脸色涨红。

    在众目睽睽之下,让他围着山谷爬一圈,还学狗叫,这是让他接受不了的事情,如果他真的是这样做,那他以后还怎么样做人。

    一开始,他敢与李七夜他们赌这样的赌局,那是因为他认为自己一定会赢,一定会胜券在握,所以才会如此赌。

    在当时,他在心里面还幻想着看到洗罪院的几十个学生围着山谷爬一圈,学狗叫,这样的一幕是多么的壮观,他就能好好羞辱一番洗罪院的学生,如此一来,就能大大地满足他的荣虚心,满足他的成就感。

    但是,他没有想到,现在是他输了,现在是他要学狗叫,要在这山谷爬一圈。

    此时,张丁煜脸色涨红,十分尴尬地站在那里,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好,他当然不会爬了,他可是曙光东部的学生。

    “爬吧。”李七夜悠悠地说道:“愿赌服输了,现在就爬,大家都还想听听你学狗叫的声音呢。”

    “你”张丁煜脸色涨红成了猪肝色,被气得不由打了个哆嗦,然后,他大叫一声,说道:“作弊,这里面绝对是作弊,肯定有问题,一定是你使了妖法。”

    “哦,怎么样的作弊法?又有怎么样的妖法可以把白毫琅琊果一下子敲下几十颗来?”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你说来听听,世间真的有这样妖法吗?我倒是洗耳恭听。”

    张丁煜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面面相觑,虽然说,李七夜在弹指之间就叩击下了几十颗的白毫琅琊果,这让大家看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大家都能看得出来,李七夜根本就没有办法作弊,更何况,在这里不乏强者高手,如果李七夜真的是作弊,只怕大家也能看得出来。

    “只怕没有什么妖法可以一口气叩击几十颗白毫琅琊果吧,最多也只能说是运气好了。”有出身于大学院的学生也不相信有这样的妖法。

    毕竟,在采摘不到圣果这时,大家都尝试过各种方法,如果没能叩击下圣果,不管你用怎么样的方法,那怕你使用上始祖功法,那都是不济于事,因为这片天地就是承受于远荒圣人的光明力量之上,大家的力量还能比远荒圣人更强大不成?

    “输了就输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要输不起。”李七夜看了一眼张丁煜。

    大家都看着张丁煜,在众目睽睽之下,李七夜赢了这一场赌局,这是铁一样的事实,张丁煜就算是想耍赖,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张丁煜脸色涨红得像猪肝色,他大叫一声,说道:“你们洗罪城的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哼,你们祖上,都是囚犯恶人,恶事做尽,什么阴险的手段,什么狡诈的手法都能使得出来。哼,这一次,一定是你们这群贱民事先商量好,用什么阴险手段去作弊,欺瞒所有人……”

    张丁煜这话让大家相视了一眼,有些人就不屑地看了张丁煜一眼了。虽然说,不少学生打心底里也的确是看不起洗罪院的学生,但是,这一次张丁煜输了赌局,还如此的耍赖泼皮,那就更让人看不起了。

    “啪”的一声响起,张丁煜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人一脚踹在地上了。

    “你敢打我”被人一脚踹在地上,张丁煜尖叫一声,厉吼。

    一脚把张丁煜踹在地上的人,不是李七夜,而是杜文蕊。

    在张丁煜厉吼的时候,杜文蕊提起脚,就狠狠地踩在张丁煜的背部上,听到“喀嚓”的骨碎声响起,张丁煜“啊”的一声惨叫,狂喷了一口鲜血。

    “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恩怨,我作为长辈,并不去干涉,你们爱怎么样折腾,都行,那是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杜文蕊一脚踩着张丁煜,淡淡地说道:“但是,耍赖耍到我们洗罪院的头上,那就不行。愿赌服输,如果你耍赖,那我这个院长,只好为我的学生讨回点公道。”

    杜文蕊这样一位院长,存在愿并不强,很多学生对他都没有什么敬畏之心,但是,他终究是一个院长,而且,他的地位是得到了四大学院一致认同的,所以,他的身份,完全没有什么问题。

    而现在张丁煜耍赖,不履行赌约,作为院长的杜文蕊,为自己学生讨回公道,这也是说得过去,这并非是杜文蕊以大欺小。

    所以现在杜文蕊站出来主持公道,在场的各大学院的学生都没有觉得不妥之处。

    “你,你,你敢打我。”张丁煜尖叫一声,说道:“我,我,我可是曙光东部的学生,你,你,你敢动我,我,我们曙光东部,一定会跟你们洗罪院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