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2995章送,送,送,都送
    “小姐,你的宝剑。”白金宁话一落下,店里面的伙计就立即把宝剑打包好,恭恭敬敬地送到了白金宁面前了。

    店里面的伙计,那速度就像闪电一样,就好像怕白金宁不要一样。

    “姑娘,再挑挑,再挑挑,还有什么喜欢的吗?”掌柜更是热情了,忙是怂恿着白金宁。

    这样的待遇,来得太快了,让白金宁措手不及,这店里面的好东西,很多是她平日里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这,这样,这样好吗?”白金宁回过神来的时候,她都不由求助地望向李七夜,她还真的怕掌柜向她要钱,或者向李七夜要钱呢。

    “喜欢,就拿呗。”李七夜完全是无所谓的态度,仅仅是看了一眼而已,对于白金宁而言,这店里面的宝物都是十分难得的好东西,很多都是她买不起的好东西。

    但是,对于李七夜而言,这些东西他还看不上眼。

    “正是,正是。”掌柜忙是陪着笑容,说道:“只要姑娘你喜欢,随便拿,随便挑,全部都免费赠送给您。”

    白金宁当然明白,掌柜愿意把店里面的好东西免费赠送给她,那是因为李七夜的关系,李七夜这位财神,让掌柜恨不得再三的跪舔。

    “那,那,那我再要一只宝炉吧。”白金宁犹豫了一下,挑中了一只宝炉,在这个时候,白金宁都觉得不好意思了,都觉得自己太贪心了,毕竟,她已经要了两件的宝物了。

    “小姐要的宝炉。”白金宁的话刚刚落下,店伙计已经把宝炉给她打包好了。

    “姑娘你看看,这只金钟很不错,乃是西王宝金所铸,声清脆,铭神文,有古韵……”此时掌柜大力向白金宁推荐自己店里面的另一件好东西,对于他来说,白金宁多挑几件宝物,他心里面才好受一点。

    他从李七夜手中赚得太多了,这钱赚得太狠了,比赚黑钱还要狠,所以他良心是大大地过不去,如果白金宁多挑几件宝物,他的良心才好受一点,他的良心才不会受到谴责。

    “这,这能行吗?”白金宁都不由犹豫了一下,毕竟,她已经挑了三件宝物了。

    “行,行,行,怎么不行。”在白金宁犹豫之时,掌柜已经让伙计打包好了。

    “那,那,好吧。”白金宁只好收入了。

    “看看这把神锏如何?乃是鞭道大教的无上之宝,软如真龙,硬如天柱,有八十九道宝符加持,乃是上上之品……”在白金宁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掌柜又立即是为白金宁介绍另外一把宝物了。

    在这个时候,掌柜那是恨不得把这些宝物都塞入了白金宁的手里面。

    …………………………………………………………

    在掌柜的怂恿和大力推荐之下,白金宁又在店里面挑了十几件好东西,可以说,最后店里面最好的东西,都被掌柜塞入了她的手中了。

    收着收着,白金宁都不好意思了,在这个时候,白金宁才真正明白什么叫做收人家的好处收到手软。

    一口气免费拿了掌柜的十多件宝物,白金宁都不敢再厚着脸皮要了,最后白金宁已经心满意足了,她都觉得,自己已经是前所未有的贪心了,这已经是十分的贪婪了。

    “够了,够了,我够了。”最后,白金宁真的不敢再要了,在她再三推辞之下,掌柜这才罢手,在这个时候,他的良心也才好受一点。

    事实上,白金宁看着自己一口气拿了这么多的宝物,她脑袋也有点发懵,而且,这些都是免费的。

    这就好像天上掉下了馅饼,而且不仅仅只有一个,最重要的是,这免费的馅饼全部都砸到了她的头上了,这都真的把她砸得有点昏,她没有想到,自己会遇到这样的好事情。

    看到白金宁挑了这些宝物,掌柜这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如释重负一样。

    最后,白金宁收拾好了这些宝物,她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此时的心情好,惊喜,狂喜,不可思议,天上掉馅饼了……所有词语,都无法形容她此时的心态。

    “仙长,欢迎下次再来,欢迎下次再来……”当李七夜要离开的时候,掌柜带着店里面的伙计为李七夜送行,再三鞠躬,那怕李七夜走了很远了,掌柜和伙计都再三鞠躬,直到李七夜消失在转角处。

    白金宁也是晕晕乎乎地跟着李七夜走出了店铺,对于她来说,这样的经历就好像是梦游一样,似乎这就像是一场梦,但是,这不是一场梦,那怕她惊醒过来了,口袋里的宝物依然还在。

    “谢谢你。”当白金宁回过神来之后,她忙是向李七夜道谢,虽然她的声音说得很轻,但是十分的真诚,发自于肺腑。

    对于白金宁的道谢,李七夜仅仅是笑了一下而已,没有说什么。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就在李七夜和白金宁刚转了一个街角的时候,一声佛号响起了。

    两个人在这个时候,刚好出现在了李七夜他们的面前,挡住了李七夜的道路。

    这两个人正是明王左童和明王右童,这也不知道他们纯粹是巧遇,还是对方有遇,总之,在这个时候,他们就刚刚好碰到了李七夜,挡住了李七夜的去路。

    此时,只见明王左童合什,宣了佛号,一副慈悲的模样。

    李七夜只是撩了一下眼皮而已,都懒得再去多看他们一眼。

    “阿弥陀佛。”明王右童合什,宣佛号,说道:“施主,我们有缘了,没想到又再次相见。”

    “我与假和尚从来都没有缘。”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明王左童和明王右童他们两个人相视了一眼,最后,明王左童合什,徐徐地说道:“善哉,善哉,我佛与施主有佛缘,我等向施主结个善缘如何呢?佛保施主平安,永享太平。”

    “善缘?”李七夜翘了一下嘴角,露出笑容,十分随意,无所谓,说道:“好狗不挡路,我不和穷逼结缘,特别是穷和尚,那都是没有一个好东西,不是强抢,就是偷盗。”

    李七夜这话一出,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他们顿时脸色大变,这话已经不是指桑骂槐了,而是直接指着他们鼻子大骂了。

    白金宁也被李七夜这样的话吓了一大跳,因为李七夜这话不仅仅是得罪了明王左童他们两个人了,已经是得罪了整个楞枷寺了,甚至可以说,是得罪了天下的所有和尚了。

    “说点好听的话呗。”白金宁忙是拉了拉李七夜的衣袖,低声提醒李七夜,毕竟,和楞枷寺结仇,并不是一件好事,更何况,得罪天下的和尚,那就更不是什么好事了。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明王左童、明王右童脸色难看,他们都不由同时宣了一个佛号。

    “呵,呵,呵,两位大师。”在这个时候,白金宁也闻到了火药味了,知道明王左童、明王右童要动怒了,她忙是缓了缓气氛。

    她忙是打圆场,说道:“我们有要事在身,就暂且别过,他日再向两位大师请罪如何?”

    “善哉,善哉,女施主,我们只是结个善缘而已。”明王右童合什,说道:“除此之外,我们没有其他的恶意。”

    “滚。”李七夜没有好脾气,冷淡地说道:“趁我还没有大开杀戒之前,立即从我眼皮底下滚出去,否则,到时候,我砍下你们的两颗光头当夜壶。”

    李七夜这咄咄逼人的话,顿时让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两个人脸色大变,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他们是明王佛座前的沙弥,曾出明王佛出入各大道统,倍受人尊敬,什么时候被人如此视之无物,什么时候被人如此的斥喝。

    白金宁不由苦笑了一下,知道今天是难于幸免了,那怕她想打圆场,但是,在这个时候都已经迟了。

    在这个时候,白金宁不由头皮发麻,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他们不仅仅是是明王佛座前的沙弥,他们在拜入佛门之前,就是威名赫赫的大人物,拥有着大神通,实力十分强悍。

    与这么强大的人强仇,那不是用钱可以能摆得平的。

    “好一个孽畜!”此时明王右童大怒,沉喝一声,有金刚伏魔之状,冷声地说道:“切莫敬酒不吃,吃罚酒!”说着,双目一寒,顿时露出了杀机。

    面对明王右童的大怒,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而已,嘴角噙着笑容。

    白金宁在这个时候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拉着李七夜转身逃走,不愿意与明王右童他们正面交锋,因为他们两个人实力太强大了。

    “什么时候,明王佛座下的童子,也开始拦路抢劫了。”就在双方一触即发的时候,旁边突然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声音,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这个清脆的声音,响起了十分的悦耳,但是,这样的声音又充满了威严,似乎这声音的主人拥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势一样,一听到这声音,那怕未见其人,那都已经让人心里面敬畏了。

    “哼”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一听到有人说自己拦路抢劫,顿时不悦,冷哼一声,转过头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