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3055章虎符
    说到这里,惠清璇顿了一下,说道:“再说,难道尹大人真的以为李公子是要你的天堑团或者天堑不成?以李公子的神通,只怕整个天堑军团尽出,也难挡他一步。甚至是强大无匹的天堑,以我个人之见,也一样无法让李公子止步……”“……以我之见解,李公子真的是有所图谋,他不需要什么虎符,他只手荡扫便可,他可以独步天下,不论是天堑军团又或者是天堑,都不会给他造成多少的困扰。”

    “李公子想要虎符,只怕是出自于好意,否则,就算他有所谋求,一切推倒便可,摧枯拉朽一般。”

    惠清璇徐徐道来,她似乎完全是站在了李七夜这边,力挺李七夜。

    “五行山的丫头果真是了不起。”听到惠清璇这样的话,让大黑牛不由感慨地赞叹一声,说道:“五行山能在仙统界独占鳌头,那不是没有道理的。丫头小小年纪,便有着这么毒辣的眼光,了不得,了不得。”

    大黑牛最终能窥出李七夜的无双,那是因为他活得太久了,经历了千百万的年沉淀,见识过了无数的无敌之辈,见识过了无数的惊才绝艳的天才,这让他练出了一双毒辣无比的眼睛。

    然而,惠清璇如此年轻,却有着卓越无双的见识,那是远远超越了同一代人,甚至是超越了如太尹喜这样的存在,可以说,这也是和她出身于五行山有着莫大的关系,那是因为她自小便见识过了众多的无敌之辈,拥有着一双卓越的智眼。

    “这”听到惠清璇这样的话,太尹喜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他心里面也很清楚,惠清璇的实力比他只强不弱。

    可以说,举世之间,能让惠清璇青睐的人那是不多,那怕惊艳如金光上师,惠清璇也能闲等视之,然而,对于李七夜,惠清璇却如此的推崇,其中原因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试想一下,五行山是何等惊天的底蕴,出身于五行山山外弟子的太尹喜,他心里面是一清二楚,惠清璇作为五行山的传承人,她是见识过何等无敌的存在。

    但,惠清璇依然如此的推崇李七夜,对于李七夜的实力,依然是如此的肯定,这是何等的惊人,这是让太尹喜心里面极为吃惊的事情。

    “如果尹大人还不有所不放心,五行山为李公子作担保如何?”惠清璇优雅从容,徐徐道来,皇胄无双的她,不论是什么时候,看来都是那么的迷人,那么的动人心弦,那怕是看不到她的真容,都依然让人觉得她美貌绝世无双。

    惠清璇这话一说出来,不管是谁,心里面都没有任何疑虑,若是五行山作为担保,什么事情都称得上是高枕无疑。

    “天女言重了”太尹喜心里面剧震,他哪里敢让五行山作担保呢,他向惠清璇深深一拜,说道:“尹喜这就去取来。”

    太尹喜说毕,匆匆而去,像虎符这么重要的东西,他也不方便随时随身携带。

    “真心不错。”在太尹喜离开之后,李七夜不由笑了笑,竖了竖拇指,淡淡地笑着说道:“五行山出来的姑娘,就是有着别人难于企及的胸襟。”

    “比起道兄来,那是远远不及。”惠清璇轻轻一笑,比起刚才的从容优雅来,那又是多了一个的俏皮,是那么的美丽。

    李七夜笑了笑,取出一物,乃是碧绿的玉佩,此玉佩只有半块,笑了笑,说道:“你下山一次也不容易,看你这丫头,也懂事,讨人喜欢,这东西你就收回吧,从此你也可以高枕无忧了。”

    这一块玉佩,乃是李七夜在仙统道统之时,在凉亭避雨之时,那个老者留给李七夜对亲的玉佩。

    这碧玉佩碧绿,那怕不识货之人,也知道这块玉佩不是凡物。

    当看到李七夜取出这块玉佩的时候,惠清璇身后的静儿一双秀目张得大大的,在此时,她比谁都要紧张,看着这块玉佩,此时她都不由为自己的小姐着急起来,似乎她都怕李七夜突然又反悔。

    她这个侍女,都有点迫不及待地把这块玉佩抢到手,毕竟,这块玉佩关系着她小姐一生的幸福,不可随便落入别人手中。

    相比起静儿的紧张来,惠清璇却是十分的淡定,她看了看玉佩,含笑,目光如流水,看着李七夜,是那么的从容,那么的贵胄,这样的女人,没有理由让人不喜欢。

    “道兄这是要退亲吗?”惠清璇含笑,声音那么的轻柔。

    再想一下她的身份,五行天女,五行山的继承者,如此轻柔的话语从她的口中说出来,那是多么的有份量,是多么的让人为之**。

    “谈不上退亲。”李七夜笑了笑,轻轻摇头,说道:“你们家的老头子,无非是想给我下个套而已。如果你是刁蛮的丫头,我倒会刁难一下你,既然你这个丫头如此懂事,那我也不为难你,拿了这块玉佩,你也可以安心了,以免得心有所羁。”

    “如果说,清璇并不介意呢?”惠清璇显得温柔,声音好听到让人骨头都酥了,这样的女人,错过了,似乎让人永远后悔。

    “最好,最好,最好不过了。”在这个时候,大黑牛立即鼓掌地说道:“你们两个,乃是天生一对,地设一双,没有谁能比你们凑成一对更适合了,你们一对就是天设地造,你们两个人不再凑成一对,那岂不是太对不起这么一份的婚缘。”

    在这个时候,大黑牛恨不得他们两个人立即凑成一对,甚至恨不得就把他们两个人送上洞房,在大黑牛而言,李七夜配五行山,那是再好不过了,李七夜和惠清璇再生一个胖小子,这样的因果,那才是大黑牛最想看到的。

    “再温柔一点,我骨头都要酥了。”李七夜不由笑着摇了摇头。

    “如果我有这样的魅力,清璇那该是喜不胜喜。”惠清璇并没有得意,轻轻地摇头,说道:“你的一颗道心,不是我所能撼动的,我若是想动道兄的道心,那无疑是蜉蝣撼树,不自量力罢了。”

    “好一个姑娘。”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看了看手中的玉佩,说道:“你确定不收回这块玉佩了。”

    “若道兄真的想退回这块玉佩,谁给道兄,道兄便退回给谁。”惠清璇显得温柔,那声音听起来是那么让人的迷醉,一旦惠清璇这样的女人温柔起来,那实在是太让人致命了。

    惠清璇那温柔的声音在李七夜耳边回荡,说道:“我相信,我们老祖也是通情达理之人,绝对不会有丝毫为难道兄的。”

    “小姐”听到惠清璇并没有收回这块玉佩的意思,这顿时让静儿都不由紧张起来,为自己小姐担忧,不由轻轻地叫了一声。

    但是,惠清璇什么都没有说,静儿也闭上了嘴巴了,明白自己小姐的意思。

    “也罢。”李七夜掂了掂手中的玉佩,笑笑,把它收了起来,含笑地说道:“五行山的确是个好地方,有时间,一定会去走走。”

    “清璇一定会敝门远迎李兄的到来。”惠清璇的目光显得那么的温柔,似乎能把人溺入温柔乡久久无法出来。

    “好,一定。”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点头。

    “幸好,幸好。”看到李七夜收回了玉佩,大黑牛嘿嘿地一笑,他比他们两个当事人都还要紧张,他不由拍了拍胸膛,然后嘿嘿地笑了一下,说道:“本帅牛等着喝你们的喜酒。”

    当然,李七夜和惠清璇都没有说其他的。

    好一会儿之后,太尹喜双手捧着一个宝盒进来,恭敬捧于李七夜面前,打开,里面躺着一颗虎符,这虎符十分的古老,不知道是从何年代传承下来的。

    “此乃是天堑的虎符,请公子收好。”太尹喜取出虎符,捧于李七夜面前,说道:“尹喜见识浅薄,不知公子深浅,还忘公子莫怪。”

    李七夜取下虎符,看了看,笑了笑,说道:“你已经很聪明了,难怪五行山能收你。”

    李七夜收回了虎符之后,取出一张图纸,递给太尹喜,淡淡地说道:“天堑,并不像你想象中那么的牢不可破,它建立的时间太久远了,它已经有一些破绽了。对于世人而言,这点小破绽算不了什么,但是,对于真正无敌之辈而已,有了这样的破绽,天堑再坚,他也能来去自由……”

    听到李七夜这话,太尹喜不由为之惊悚,忙是接过这张图纸,一看之下,他不由脸色发白,因为李七夜所标出的破绽,那是写得十分详尽,每一个破绽都好像是打开了方便大门一样。

    对于世间的强者而言,那怕他们明知道有破绽,但,也一样进不来,但是,就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对于真正无敌之辈而言,若是让他们知道了破绽,天堑就挡不住他了,他真的是可以来去自由。

    “多谢公子”太尹喜大拜,说道:“公子乃是为仙统界的福祉而来,仙统界乃是公子庇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