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3111章我拳头大
    李七夜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傻眼了。

    溪皇在此,仙铜山的大军在此,更是有金光上师的护道人蛰龙在此,现在李七夜却直接让他们滚,这话是何等的霸道。

    让溪皇滚,让蛰龙滚,那就等于是让金光上师滚!

    试问一下,放眼整个仙统界,不说是金光上师,单是凭溪皇,单是凭蛰龙,又有谁人敢让他们滚呢?似乎没有任何人敢。

    但,现在第一凶人就直接叫溪皇他们滚了,这样的话,何止是霸道,那简直就是凶猛到无与伦比了。

    刚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之时,很多人都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但,好一会儿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一个字都没听错,第一凶人的的确确是要溪皇他们滚!

    “这,这,这太嚣张了吧。”回过神来之后,很多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喃喃地说道。

    溪皇实力就算还没有达到始祖级别,但是,蛰龙作为一尊远道长存,他的实力不见得会比金光上师和兰书才圣差。

    举世之间,能与蛰龙比肩的人,那是寥寥无几,不要说是五根手指,只怕三根手指都能数得过来。

    现在李七夜却直接让溪皇和蛰龙他们滚,这话不论是任何人听来,都觉得太嚣张了,那怕这话是由第一凶人说出来,依然让人觉得还是嚣张了。

    毕竟,金光上师也好,蛰龙也罢,他们可是始祖的实力,当着天下人面,让他们滚,这未免太不给情面了。

    “第一凶人,好像从来不懂得谦让。”有一些强者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心里面颇为不满。

    “他何止不懂谦让,他连客气都不会。”有大人物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你见他什么时候把别人放在眼中了,真帝也好,长存也罢,他都视之如蝼蚁。现在他对于远道、对于长存,还是这样的姿态。”

    “目中无人的人,我是见多了,但是,如此的目中无人,还是第一次见。”也有大教的掌门也不由苦笑,有些无奈。

    虽然说,大家都认为第一凶人这话是太嚣张了,但,没有人敢去蜚议,或者贬低,谁都知道,第一凶人实力太强大了,拥有始祖实力的存在,他再嚣张,也是让任何人能容忍的。

    “这太狂了。”也有老祖觉得第一凶人说出这样的话之时,实在是太狂妄了,说道:“金光上师、蛰龙他们的实力,举世之间还有谁人能敌?若是他们联手,完全可以横扫整个三个界,难道第一凶人真以为自己能以一敌二不成?”

    “溪皇还是太好说话了,哼,换作是我,早就怒了。”也有人为溪皇和金光上师抱打不平。

    而李七夜说了这样的话之后,马车之内沉默了一下。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溪皇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徐徐地说道:“李公子,此地之妙,可谓无穷,公子又何不共享之呢?”

    听到溪皇这样的话,不少人相视了一眼,溪皇说出这样的话之时,大家都知道,溪皇是作出了让步,他们愿意与李七夜共享这块大陆。

    溪皇的让步,虽然让不少人吃惊,但是,在一些老祖看来,这也是正常,毕竟,始祖之战,非同凡响,溪皇对于这样的事情,是十分的谨慎,她也不敢轻言与李七夜为敌。

    ”共享?”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我拳头大,为什么要共享!”

    这话说得十分随意,但,却像是一个拳头狠狠地砸在了所有人的心脏之上,让人不由为之一窒息。

    李七夜这话听起来十分的野蛮无理,霸道绝伦,但,这却是整个修士世界的硬道理,甚至可以说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谁的拳头大,谁的话就是道理!

    试想一下,在此之前,溪皇他们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仙铜山的大军占据这块大陆之后,还不是一样逐走其他的修士强者。

    现在李七夜只不过是把仙铜山所做的事情,再做一遍而已。

    当然,比起李七夜来,仙铜山还是斯文一点,所说的话,还算是有几分客气,不像李七夜那样**裸的。

    李七夜直接就把这样的话说出来了,是那么的直接,是那么的凶猛,是那么的野蛮!

    “第一凶人,真让人摸不透。”连一些长存都不由苦笑了一下。

    谁都不否认李七夜这话是真理,谁的拳头大,谁的话就是道理。但是,千百万年以来,多少的无敌存在,多少的道统,他们都不会直接把这话说出来。

    谁都明白,第一凶人可以把这话说得更斯文一点,说得更正气堂皇一些,但是,李七夜却没有这样做,直接很凶猛地说了出来。

    如果说,其他人敢对溪皇说出这样的话,或者对金光上师说出这样的话,那么世人都嗤之于鼻,世人都会认为不自量力。

    但是,第一凶人说出这样的话之时,虽然有一些人怀疑,也有一些人觉得第一凶人这话说得太凶猛了,但,没有谁人敢嗤之于鼻。

    因为第一凶人,真的有与金光上师一战之力,或者说,第一凶人,拥有与世间任何人一战之力。

    对于李七夜如此直接,如此凶猛的话,马车中的溪皇沉默了一会儿,过了甚久之后,她才徐徐地说道:“李公子,此地非同小可,对于我夫君、对于我仙铜山,都有着无比重要的意义,若是公子愿意与我们携手合作,一切都可以谈。”

    溪皇,是何等的存在,作为金光上师的妻子,她说出这一席话之时,已经是充满了足够诚意了!

    所有人听了溪皇这样的话,都不由暗暗点头,溪皇这样的奇女子,不愧是为始祖之妻,如此女子,世间还有何人能及。

    对于多少人而言,得此娇妻,夫复何求?

    “有什么好谈的。”李七夜笑了一下,摇头,完全没兴趣。

    溪皇并不死心,徐徐地说道:“李公子,我们所取并不多,只想取其中一物,只取此物,便足矣。若是公子愿意,我们愿意以任何东西交换。”

    溪皇说出此般话之时,让不少人为之动容。要知道,溪皇他们是比第一凶人先占据这块大陆,现在溪皇却作出如此大的让步,不仅仅是愿意与李七夜合作,甚至愿意拿出任何东西与李七夜作交换,试想一下,这是何等宽阔的胸襟。

    换作其他人,身居如此高位,只怕早就暴跳如雷了。

    “我想要的,你们给不了。”李七夜一笑,摇头,直接拒绝了溪皇的请求了。

    马车之中,顿时陷入了沉默。

    “第一凶人,这未免欺人太甚了吧。”有人见到这样的一幕,不由为溪皇抱打不平。

    也有老一辈强者乜了一眼抱打不平的修士,淡淡地说道:“当仙铜山驱逐其他的修士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说这话,怎么没见你抱打不平?”

    抱打不平的修士强者顿时被这话给堵住嘴巴了,脸色涨红,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虽然说,也有人为溪皇抱打不平,也有人觉得第一凶人太过于嚣张狂妄。

    但,对于一些老祖而言,这样的事情,那是再正常不过了。在此之前,仙铜山不也是驱逐了其他的人吗?

    现在只不过是报应来得有点快,第一凶人把仙铜山所做的事情再做一遍而已。

    当然,对于发生这样的事情,没有人敢去幸灾乐祸,谁都不愿意引火烧身,更何况,不论是溪皇,还是金光上师,他们的实力依然让天下强者为之敬惧。

    “李公子,真的有必要硬碰硬吗?”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溪皇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虽然说,溪皇愿意作出让步,也不愿意与拥有始祖实力的李七夜为敌,但是,这并不代表溪皇会怕谁,也并不代表溪皇会向李七夜怯弱。

    “不,你说错了。”李七夜笑了笑,轻轻摇了摇头,徐徐地说道:“这不是硬碰硬,这是你自己想多了,这是以卵击石。虽然说,我对你这个人,倒有好感,但,如果挡我道,一样杀无赦,我不介意血洗这里的。”

    这样的话,从李七夜口中说出来,鲜血淋漓,顿时让许多人抽了一口冷气,毛骨悚然。

    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少人面面相觑,大家都知道,暴风雨要来临了。

    “道友,这话未免得咄咄逼人了吧。”终于,在大陆深处,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这个声音如从九天上降落一样,那怕不见其人,闻其声,都让人心里面不由为之一凛,让人不由为之肃然起敬。

    “蛰龙!”听到这苍老的声音,就算没有人见过蛰龙,也知道这是何人。

    一听到蛰龙的声音,多少人心里面为之一震,一尊远道长存,不论是放在哪个时代,都是值得人敬佩,特别是对于真神而言。

    蛰龙,他就在这块大陆的深处,作为远道长存,他的实力,毋容置疑,所以,在这一刻,许多人都不由望向了李七夜。

    金光上师虽然还没有到,但是,蛰龙在此,如果说,第一凶人与蛰龙一战,这将会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