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3136章信使
    一个人东来,飘然而至,全身黑雾缭绕,犹如来自于黑暗,整个人深不可测,似乎可以吞噬世间的一切。

    但是,说来也怪,就是这么一个全身黑雾缭绕,犹如来自于黑暗的人,他却没有给人一种邪恶的感觉,相反,他给人一种独立遗世,飘然出尘的韵味。

    似乎,他来自于天外,不沾红尘,又似乎,他与世间的一切,是那么的格格的不入。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那怕他是黑雾缭绕,那怕是来自于黑暗,甚至他是一尊魔王,但,他给你的第一印象,都不是邪恶,他给你的第一印象,就不由想到了四个字鹤立鸡群。

    这是一种十分诡异的感觉,一个人若真的是来自于黑暗,或者他代表着邪恶,不论怎么说,或许会让人惊惧,或许会让人为之毛骨悚然,又或许会让人感到厌恶。

    但,这么一个人,飘然而至,他却没有给人一种如此的感觉,相反,他似乎是在众生之上,他似乎不论是走到哪里,都是鹤立鸡群,他身上的黑雾,却一点都不影响他独一无二的气息。

    这是多么奇特的感觉,这是多么荒谬的感觉,但它却又是那么的真实。

    “绝对是一个十分了不得,十分惊天的人物。”看着这个徐徐而来,那怕再强大的长存,都不敢有丝毫的轻敌,不由暗暗吃惊。

    因为那怕强大的长存、真帝,都无法看出这个人的深浅,但是,从这个人独一无二的气息告诉了所有人,这个人绝对是强大到无与伦比的地步。

    “他究竟是谁,若是出身于三仙界,不可能是无名之辈。”也有老祖心里面猜测,不敢说出口来。

    毕竟,现在任何的可能,任何的一个猜测,都会对某一位始祖或某一位先贤造成诋毁,所以,强大的老祖们都不敢轻易下断论,只能心里面暗暗猜测。

    在此时,这个全身黑雾的人来到了天雄关之前,他静静地站在那里,显得特别的安静,似乎他是一个十分有修养的人。

    “来者何人?”看到这个人安静地站在天雄关外,太伊喜沉声地说道。

    这个人轻轻地鞠了鞠身,徐徐地说道:“海外归客,道友,你可是天堑的守护者?”

    有心留意的人,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海外归客,一个“归”字,使得他的身份昭然若揭,让人心里面不由为之一凛。

    很多人一下子知道,这个人真的是出身于三仙界,至于他的真实身份,那暂且还不得而知,但,大家心里面已经猜测着,希望某一位先人能与眼前这个人对上号。

    “我乃是天堑军团的将领,肩负守护天堑之责。”太尹喜目光一凝,每一缕的目光都犹如银针一样,欲看透这个人的黑雾:“不知道尊驾如何尊称?”

    可惜,太尹喜失望了,那怕他的天眼打开,都无法看透眼前这个人,更别说是猜测他的身份,猜测他的来历了。

    要知道,太尹喜可是一位至尊长存,实力之强,在当今仙统界没有多少人能超越,能比他更加强大的,可谓是寥寥无几,但是,他却无法看透这个人的丝毫。

    这让太尹喜心里面不由为之一凛,知道这个人比自己强出太多了,他都无法估量或者去推算这个人的实力。

    “尊称?”这个人轻轻地说道:“尊称,不敢,我只是天地间的一颗尘埃而已,渺小不足为道,今日来,我仅仅是个信使而已,至于叫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这个人说出这样的话之时,并没有拿捏,也没有装腔作势,他十分的低调,也是十分的自谦,这一切都出自于肺腑。

    这个人这样的话,这样的姿态,不由让人心里面抽了一口冷气,这个人强大如厮,却如此的谦卑,这不见得是性格的使然!

    “不知道信使阁下,要传递什么?”太尹喜徐徐地说道,神态郑重。

    此时,在仙统界,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看着眼前这一幕,一个个老祖,一位位长存,都关注眼前的这一切。

    这个信使不由望着天雄关,不由望着天雄关身后的仙统界,似乎他看得出神,忘记了回答太尹喜的话了。

    太尹喜也静静地等待着,静静地等待着他的回答。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这个信使收回了目光,徐徐地说道:“故人归乡了,这是一片让人眷恋的故土,还请将军打开城门,迎接故人归来。”

    不少老祖、不少长存,听到这样的话之时,心里面不由震了一下,一时之间,他们不少人暗暗相视,心里面不由有些茫然。

    在这个时候,有不少人望向沙滩上的阵营,看着那如堡垒一样的战舰。

    在这一刻,很多人都明白,也都听懂了这位信使的话,有先贤回来了,而且不仅仅只有那么一二位,或许,这一艘艘战舰上的人,都是进入不渡海的先贤。

    试想一下,千百万年以来,进入不渡海的始祖、长存、真帝……那是何其之多,若是今天有始祖、真帝回来,那人数绝对不在于少数。

    更何况,在千百万年以来,始祖、真帝有多少身边的人是追随他们进入不渡海的。

    如果,今天他们回来了,这将会如何呢?

    若是换作以前,只怕不知道多少修士强者心里面兴奋得不得了,毕竟,他们的祖先回来了,有可能是他们的祖父,也有可能是他们的老祖宗,也更有可能是他们道统的始祖!

    这对于每一个修士来说,那是多么值得兴奋的事情,那是多么值得去庆祝的事情。

    但是,今日,却不一样了,当听到故人归乡,反而让所有道统的老祖、长存心里面惴惴不安。

    甚至说句诛心的话,只怕不少老祖、长存他们在内心里面并不希望自己的先贤回来,那怕是死在了不渡海,都比故人归乡强。

    因为大家心里面都在害怕,害怕着可怕的事情发生,害怕着黑暗降临到自己始祖、先贤的身上。

    试想一下,对于多少子孙而言,他们以自己的始祖为傲,以自己的先祖为荣,若是今天,突然之间,他们的始祖,不再是他们心里面的那位始祖,不再是他们引以为傲的始祖,这是让多少的子孙心里面的梦想崩碎,让多少人心里面的腾图一下子毁灭。

    虽然太尹喜早就是心中有数了,但是,真正要面对的那一刻,他心里面也是不由沉甸甸的,毕竟,他所面对的,不是洪荒巨兽,也不是什么来自于某些黑暗世界的恶魔,而是曾经他们引以为傲的先人,曾经让他们缅怀的前辈。

    “天雄关,关乎仙统界安危,尹喜肩负重任。”太尹喜轻轻鞠身,并不失礼,徐徐地说道:“今日,非同往时。若是故人归乡,尹喜尽是欢迎,仙统界的世人,也是欢迎。只不过,为了仙统界的安全着想,若要进入天雄关,那必须接受天雄关的审查。希望前辈能理解,也希望能见谅。”

    太尹喜这话说得很客气了,也没有恶言相向,毕竟,他所面对的,乃是三仙界的前人。

    “如果不呢?”这位信使轻轻地说道。

    “那只有抱歉了,没经同意,任何人都不得进入天雄关,得罪之处,还望见谅。”太尹喜一口拒绝了信使的话。

    “我是能理解。”这位信使轻轻点头,也不生气,徐徐地说道:“但,你要知道,那怕天堑再高,天堑再厚,都挡不住的,该来的,还是要来。”

    虽然信使没有直接说出威胁的话,但,他这话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谁都能听得明白。

    在这个时候,仙统界不知道有多少老祖、多少长存,心里面为之一寒,不由毛骨悚然,心里面惴惴不安。

    他们担心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

    “责之所在,见谅。”太尹喜的态度也是十分的坚定,他目光冷厉,盯着这位信使,徐徐地说道:“以前辈而言,是真的故人归乡,还是有其他目的而来?恕我以小人之心度君之子腹。”

    “没什么区别。”这位信使说道:“当年,我们在这个世界洒下了光辉,今日归来,我们也为这个世界洒下希望而已,都一样。”

    这位信使的话说得很轻淡,但,却让所有人心里面毛骨悚然。

    毫无疑问,在这位信使说出这话的时候,大家已经可以肯定他们的身份了一位始祖!

    一位始祖归来了,一位无敌的始祖,至于是哪一位始祖,不得而知。

    一位始祖归来,按道理来说,多少子孙应该为之兴奋,但,此时,更多人心里面毛骨悚然。

    因为这位信使的话已经让很多人明白,不仅仅只有一位始祖归来,而且,他们不是简单的归来!

    黑暗降临,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想到了在此之前一直预言的事情,所有人都不由毛骨悚然。

    “前辈要为这个世界洒下怎么样的希望?”太尹喜神态凝重,徐徐地说道。

    “拥抱全新的世界。”这位信使说道:“开拓更广阔的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