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3191章独钓万古
    李七夜赞了一声,徐徐地说道:“心有彼岸,处处皆是彼岸,心若能解脱,又何需登得彼岸。”

    “先生说得好。”郑帝大笑,赞道:“听先生一席话,胜读十年书,郑隐受教。”

    李七夜笑笑而已,望着不渡海那茫茫的海面,最终,轻轻地说道:“不渡海,广袤无尽,你也去过很多地方吧。”

    “这倒是。”郑帝轻抚掌,也有些感慨,说道:“我在不渡海,也曾有所求索,后来无所求,便随意游荡,走到哪里算哪,随心而行。这些年来,我是喜欢去看看独一无二的风景,观观绝无仅有的奇物,所行皆随心。”

    “只不过,不渡海,实在是太广袤了,或许,是我们的心还不够广阔。”郑帝也不由为之感慨地说道:“至少到目前为止,我还是未能把不渡海走遍。只怕万古以来,没有谁走遍整个不渡海的吧,或许传说中的三仙有可能走遍了!”

    说到这里,郑帝不由为之顿了一下,说道:“或许,立个小小的愿望,在我有生之年,走完不渡海,这也算是一种所求吧。”

    强大如郑帝,完全是可以跨越空间,一步便横渡亿万里,但是,那怕如他,在这不渡海中呆了无数岁月,却未曾能把不渡海走完,试想一下,不渡海之广阔,那简直就是让人无法去想象的。

    李七夜笑笑,说道:“万古奇观,有些东西,一辈子看一次,足矣。”

    “先生这么一说,我近日也正好去打算去看一个奇观。”郑帝笑着说道:“在不渡海,有一个奇观叫独钓万古,听说,三百万年才出现一次,我也未曾看过,此奇观出现时间也将近了,所以我正想去看看,或许,这与先生顺路,先生要不要去一观。”

    “去有何妨,我也不急着赶路。”李七夜也一口答应了,他来不渡海,有着充裕的时间,并不着急,所以去哪里都无所谓。

    “好”郑帝抚掌一笑,说道:“能与先生一同看此奇观,与之荣焉,现在启程如何?”说着,他便站了起来。

    李七夜站了起来,干脆利索。

    他们都是无双之辈,做事从不拖泥带水,说走就走,郑帝亲自为李七夜带路,一步跨越天地,入广袤大海。

    “先生来不渡海,是一走而过,还是会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呢?”在前往“独钓万古”的路上,郑帝说道。

    “虽然是路过,但,这里乃是一个很好的磨练之地。”李七夜笑笑,说道:“行行走走,打磨一番大道,万年那也只不过是弹指而已。”

    “不渡海,的确是最好的打磨之地。”郑帝也十分赞同,徐徐地说道:“千百万年以来,能进入不渡海之人,若是能活下来,多数皆有突破,未有收获者,乃是寥寥无几。相信在这万载时光,先生一定会精采绝伦,不渡海有先生的磨练,将会变得更精采。”

    说到这里,郑帝都有所期待,说道:“或许,未来这一万年,不渡海必将会热闹非凡,打破这茫茫大海的死寂。”

    李七夜来不渡海,不仅仅是送东西来的,他也正好借这个机会来磨砺一砺,完善自己的大道。

    对于李七夜而言,他的计划已经开始了,他必须把自己推到一个世人无法想象的巅峰,他要开始一个全新的纪元,所以,不渡海这样的地方,那是最好不过的磨砺之地了。

    可以说,对于李七夜而言,不渡海不仅仅是一个磨砺之地,它还是李七夜的热身场所,是李七夜的热身战场,这是一个十分适合大开杀戒的地方。

    “当年,不渡海也算是热闹,虽然,很多人都不再想回去,也没谁能找到先生,但,不少人也琢磨着好玩的事情。但是,那东西来了之后,不渡海寂静多了,始祖们,战死的战死,力扛的力扛,也有人堕落,再一次选择了阵营,也有人归隐不出,隐于小世界,自娱自乐,不像当年那么的热闹了。”说到这里,郑帝十分的感慨。

    郑帝所说的那东西,指的就是黑暗巨头,恐怖存在。

    “会结束的。”李七夜笑了一下,目光深邃,好像要把整个不渡海看透一样,徐徐地说道:“快了,不渡海,依然是不渡海!”

    “我相信也会。”郑帝也十分乐观,笑着说道:“在这里遇到先生之后,我就知道先生为何而来,先生扫平不渡海,这也是我们十分乐见之事。”

    郑帝对于李七夜十分有信心,那怕他第一次见到李七夜,那怕他未曾见过李七夜出手,他依然对于李七夜信心十足。

    虽然说,黑暗巨头,恐怖存在,曾经让一位又一位始祖战死,让一位又一位的始祖堕入黑暗,但,他却相信,李七夜的到来,将会改变这一切。

    毕竟,他是郑隐,十大璀璨之一,他是何等存在,那怕他不需要看李七夜出手,他也知道,李七夜绝对比十大始祖要强,而且,李七夜这样的存在,绝对能力扛黑暗巨头。

    李七夜和郑帝横渡不渡海,跨越天地,在他们的跨越之下,亿万里那只不过是眨眼之间的距离而已。

    最终,他们抵达了目的地独钓万古!

    在不渡海,有很多凶险的地方,在这广袤无比的大海之中,波涛起伏,甚至是惊涛骇浪。

    但是,在这里,却是一片的平静,在这整个海域,海面竟然十分平静,连一丝微风都没有,海面平如镜,连有丝毫的波澜。

    整个平静无比的海面,不论是什么地方,都会显得诡异,特别是不渡海这种处处惊险的地方。

    但是,在这里,平静的大海,却显得十分安宁,当你站在这样平静安宁的海面之时,似乎能让你忘记一切的烦恼。

    就在这平静的大海之上,在大海中央,有一礁石,这礁石生长出海面,它似乎是整片海域唯一打破整个平静海面的东西。

    而且,这一块礁石不仅仅是生长出海面,它是刺入了天穹,整块礁石如同弯弯的镰刀一样,刺入了天穹,直入星空最深处。

    如此一块奇特的碎石,它就像是钓鱼杆一样,它插入天穹,似乎可以钓下星空之中的一颗颗星辰。

    站在这样的海域,看着这样的碎石,那都已经是一种奇观,那都已经是一种鬼斧神工了。

    李七夜和郑帝登上了这块礁石,站在了礁石最巅峰之上,站在那里的时候,满天星辰,就好像悬在你头顶上一样,伸手便能轻轻摘下一颗颗的星星。

    再望下俯望的时候,下面的不渡海,就像是一面巨大的镜子,而张望整个不渡海的时候,整个不渡海乃是茫茫一片,望不到尽头,那怕你打开天眼,也一样是无法望到不渡海的尽头,整个不渡海,那实在是太过于广阔了。

    坐在礁石之上,在这一刻,你就会在想,你所钓的,不是天空上的一颗颗星辰,而是身下的不渡海,或许,当你垂下长线的时候,最终钓起来的乃是一种奇迹。

    李七夜与郑帝盘腿而坐,神态自若,郑帝俯看身下如镜面的不渡海,也不由赞道:“好地方,若选一地而终老,此地再适合不过,有一天我若能坐化,就选这里。”

    那怕是事关生死,郑帝也谈笑风声,神态自若,好像是在谈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李七夜静静端坐着,感受这片天地的安宁,过了好一会儿,他睁开眼睛,笑着说道:“若是你选择这里坐化,说不定,有朝一日,尸生魂魄,再轮回一世。”

    “这里,的确是造化之地。”郑帝作为十大璀璨之一,也感受到了这片海域的与众不同的地方,他点头,感叹,说道:“不过,就算真的有一天能尸生魂魄,那也不是我,只不过是一种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而已,就算能记得前世,那只不过是一种残存的执念而已,这样的轮回重生,又有何意义呢。”

    “并非是人人皆如你这般看得开。”李七夜笑笑,目光深邃。

    郑帝轻轻地叹息一声,不去点评他人。他在不渡海,呆了那么漫长的岁月,当然见过种种,求生长不死,求轮回转世,种种皆有。

    那怕曾是再惊艳,再无敌的人,也都曾有去寻找长生不死,寻找轮回转世。

    他们为了长生不死,为了轮回转世,那是不惜一切代价,甚至不计一切后果。

    当然,如他这一般,并非他所求,如果说,在这样的地方,就算是真的能轮回转世,成为那种不人不鬼的东西,他自己也是不屑一顾。

    “三百万年一见的奇观,值得我们去等待。”看着天空,一切安宁,没有什么事情发生,郑帝并不着急,十分平静。

    时至于今,郑帝所行,并求宝物,不求仙品,也不求无敌,不求长生。

    就如此般的奇观“独钓万古”,亿万里跋涉,跨越无数的天地,他也不求什么,只仅仅求一饱眼福而已。

    对于他而言,能亲眼看一看三百万年才一次的奇观,那就已经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