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3245章凡人李七夜
    弓千月老羞成怒,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这样那么的自然而然地回答他的话,似乎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一样,似乎眼前这个青年随口一句话,就是充满着权威,有着至高无上的力量一样,那怕他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都让人不能拒绝。

    “快说,是谁派你来的?你又怎么会躲在这里?否则,绝不轻饶!”弓千月粉脸一沉,娇叱道。

    “哗啦、哗啦、哗啦……”就在这个时候,潭水翻滚,好像潭底下有巨泉狂喷而出一样。

    突然有异变,这让弓千月都不由怔了一下。

    见潭水翻滚,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苦笑了一下,摇头,说道:“怎么我就和水有缘呢,送我到这里也就罢了,还要来。”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弓千月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潭底下突然喷涌起了巨大无比的水柱,把整个水潭都掀翻了,弓千月都瞬间被这么可怕的潭水冲击得飞了起来。

    被潭水轰得飞了起来的还有李七夜,他整个人被强猛无匹的潭水瞬间轰上了天空,最后冲上天空的水柱是“哗啦”的水声响起,化用了雨水,洒落于天地之间。

    “操,我还不会飞”李七夜整个人从高空中高高地坠落下来,他不由苦笑了一下。

    最后听到“砰”的一声响起,李七夜整个人重重地从高空中摔了下来,压断了不少树枝,一阵钻心剧痛传来,这顿时让李七夜眼前一黑,一下子昏死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七夜这才慢慢地苏醒过来,张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乃是屋顶,这是木材筑建的屋顶,屋顶已经被烟火薰黑,有些地方已经挂着尘丝。

    看这屋顶,就知道这不是什么富贵人家,也不是什么修道之人居住的地方,应该是农舍木屋。

    当李七夜侧首看了一下四周,四周摆设十分的简单普通,除了一些桌椅和日常生活用品之外,就再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了。

    李七夜动了一下,发现自己全身被布条绑得严严实实,一股药香味扑面而来,他全身是被涂满了药膏,绑上了布条,把他绑得像木乃伊一样,想动弹都难。

    “做个凡人,也真的不容易。”李七夜见自己全身被布条绑得严严实实,李七夜不由苦笑了一下,轻轻地摇了摇头。

    此时李七夜简简单单地给自己内视了一下,事实上,就算不给自己内视,李七夜也知道自己的情况。

    在这个时候,他就是一个凡人,一无所有的凡人,一穷二白的凡人,什么都没有。

    在苍穹之外,一炸之下,他死透了,彻底地死了,绝对是不可能活下来了,而且,彻底死透了,也不可能复活了。

    但是,不要忘记了,他是李七夜,他是阴鸦,他要面对的,那可是更加可怕的一战,该准备的,他都准备好了。

    在九界之中,不,现在这里已经不是九界了,以前的九界早就崩分离析,现在是全新的纪元,全新的世界八荒。

    在这八荒之中,他是留下了逆天的后手,不管天地如何变化,但,他的后手依然还在。

    死透的他,在后手滋养之下,经历了千百万年的演化蕴养之后,他终于复活过来了,只不过,复活过来的他,只不过是凡人而已。

    当然,是凡人,还是仙人,对于李七夜而言,这都并不重要,他还是他,依然是那个道心无敌的他,这才是最根本的东西。

    只要他的道心依然那么无敌,依然是坚不可破,那么就算是凡人,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他一样是可以卷土重来。

    “凡人。”李七夜不由淡淡地笑了一下,从容不迫,依然是那么的自在,也不由轻轻地咂了咂嘴唇,品尝做凡人的滋味。

    毕竟,他离上一次做凡人,那已经是很久的事情了,今天,他再一次做凡人,那种滋味也的确还可以。

    李七夜缓缓地闭上眼睛,淡定自然,这也是难得一个十分安闲的时光。

    当李七夜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床旁已经站着一个小女孩,穿着布衣,身上的布衣还有几个补丁,虽然小脸晒得有点黑,但一双眼睛还是很有神的。

    当这么一个小女孩看到李七夜突然睁开眼睛,她也是吓了一大跳,立即跑开了,跑到门外的时候,大叫地说道:“教官,教官,那个人醒了,那个人醒了。“

    看着小女孩的背影,李七夜也不由淡淡地笑了一下。

    片刻之后,门外一黑,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这是一个中年汉子,身材高大魁梧,双臂很长,垂落左右,手掌宽大。

    这个中年汉子穿着一身粗布,虽然简朴,但他身体站得笔直,五官的线条很刚毅,给人一种沉默而又有力量的感觉。

    这个中年汉子走进来,坐在床边,看了看李七夜,开口说道:“你醒了。”

    李七夜也看了一下中年汉子,说道:“你救了我。”

    中年汉子有些怪诡,看了李七夜一下,点头,说道:“下雨的时候,你从天上掉下来,掉到村里,幸好命大,没摔死。”

    中年汉子的话也是简单直率,当然,他也觉得很诡异,那一天本来是朗朗晴空,突然之间下起了倾盆大雨,更怪的是,李七夜从天上掉了下来,而且,他竟然还是一个凡人。

    如果说,他是一个修道之人,还能说得过去,但是,他偏偏是一个凡人。

    李七夜不由苦笑了一下,什么下雨,那只不过是轰上天空的水柱而已。

    “只怕你需要躺上一段时间。”中年汉子看了看李七夜,他轻轻摇了摇头,可以说,当时李七夜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作为一个凡人,还没有摔死,那已经是个奇迹了。

    “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中年汉子见李七夜醒来之后,就不由询问。

    “家,不知道。”李七夜笑了一下,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中年汉子都不由多看了李七夜几眼,他都还以为李七夜是脑袋摔坏了,记不得自己的家住哪里了。

    只不过,不论是怎么样看,李七夜都不像是脑袋摔坏的人,不过,中年汉子不是爱多嘴的人,也没有再多去问。

    这个中年汉子叫刘付友,是刘村人,土自土长的刘村人,当然,也修行过。

    “这药,不咋的。”李七夜闻了闻身上膏药味,轻轻摇头。

    “是我宗门的金创药。”刘付友沉默了一下,说道:“已经是最好的药了。”

    当然,这对于刘付友来说是最好的金创药了,他手头上所剩不多的金创药,都差不多用在李七夜身上了。

    按理来说,这么一个素不相识的凡人,刘付友不应该救他,而且救不救都无所谓,但是,最后他还是救了李七夜一命,而且还把自己宗门所赐的金创药都用在了李七夜身上,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李七夜笑了一下而已,他当然无所谓了,不过,对于他而言,救不救,他都死不了,如果他还能下地的话,他能配出更好的药,在最短的时间让自己全愈。

    “好好休息吧。”最后,刘付友吩咐李七夜一声,然后就离开了。

    李七夜就这样呆在了刘村养伤了,平日里,也只有刘付友照顾他,而刘付友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很少与李七夜交谈。

    只不过,往往很多时候,刘付友一个人在那里发呆,似乎有什么心事。

    对于这样的状态,李七夜是既来之则安之,十分的坦然,自由自在地留在这里养伤。

    李七夜的伤势愈合的速度远远超过刘付友的意料,这也让刘付友十分的奇怪,没有想到李七夜的伤势好得那么快。

    这一大清早的时候,李七夜就能起床落地了,他走出了房间,这也是他第一次走出房间。

    走出房间之后,身处于一个小院子,乃是一个十分简单的柴院,这就是刘付友的家。

    李七夜走出了小院,一股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站在小院之外,往外一望,这是一个坐落于群山之中的小村庄。

    这个小村庄四现环山,诸峰环抱,山峰之上,乃是雾锁云绕,能闻到一股森林中所独有的清新气息。

    这个小村庄只有几十户人家而已,包括刘付友,全部都姓刘,所以才被称之为刘庄。

    在这个时候,虽然是清晨,但是,刘村的村民都开始忙碌起来了,有上山打猎,有喂鸡养狗,也有耕田种地……在田垅农舍之间,能听到起伏的叫喝之声。

    李七夜是被刘付友救回来的,而刘付友也是村里面唯一一个修道之人,在村里面有很高的威望,所以大家也都知道李七夜这么一个病人,所以,李七夜行走在村里的石道上的时候,村里的一些村民都向李七夜打一声招呼。

    这就是凡人间最普通的生活,朴素,而自然,又不得不为生存而努力,而忙碌。

    李七夜呼吸着这清新的空气,行走在石道上,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此时,他只不过是一个凡人而已,不是什么无敌的李七夜,一身轻松的感觉。

    今天还是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