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3336章战仙帝
    李七夜淡淡地看了平蓑翁一眼,淡淡地说道:“祖源之地,不是留给世人的,就算有人能找到,那也是死路一条。”

    听李七夜这样一说,平蓑翁不由呆了一下,回过神来,他不由说道:“那,那为何战仙帝说‘祖源之地,等着你’。”

    “等的却不是你。”李七夜笑了一下,笑得十分的永隽。

    平蓑翁怔住了,在此之前,他一下子没有想到。现在李七夜这么一说,他细细品味,也不由觉得这句真言是大有问题。

    在一开始的时候,战仙帝说道:“祖源之地,等着你。”

    能听到这一句话的人,都一下子先入为主,都认为战仙帝这一句话是对世人所说,是对后世的芸芸众生留下了这一句话。

    或许,在那遥远的时代,战仙帝留下了自己的神藏,留下了自己的传承,等待着有一天出世,等待有缘人到来。

    事实上,一听到这句话,绝大多数人都是这样认为的,都认为战仙帝此话是对芸芸众生说的。

    现在被李七夜这么一解读,平蓑翁也不由觉得这话大有含义,或许,战仙帝这句话根本就不是对后世的芸芸众生所说,根本就不是说给世人所听的。

    那么,这句话就是对某一个人所说了,若真的如此,战仙帝为何会留下这样的一句话呢,这一句话究竟是留给谁呢?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平蓑翁不由向李七夜望去,李七夜只是笑笑而已,他的目光望着远处,变得迷离起来,似乎是在想起了一些人,似乎是想起了一些事。

    “战仙帝,此般是为何呢?可有深意?”平蓑翁不由轻轻地问道。

    这也难怪平蓑翁会如此问,战仙帝,那是何等惊艳的存在,他是一个承前启后的仙帝,照亮了上古时代,也照亮了八荒纪元。

    多少岁月过去,战仙帝犹如不灭的神话一样传递下来。

    在那遥远的岁月里,有多少惊才绝艳的存在,有无上大帝,有无双圣人,但,最后留下自己传说的,让一代又一代世人所铭记的,并不多。

    战仙帝,却是一个。传言说,在那上古之时,在九界纪元,战仙帝是最后一位仙帝,断绝万古,亘横纪元。

    在那个时代,天才辈出,有着无数惊艳无敌之辈,但,战仙帝横空而出,所向无敌,从未败北。

    战仙帝横扫万界,却极少出手,他仅需轻轻低语,诸天神魔都是堕落,无人能挡,成为了无上的传奇。

    最为让人震撼的,乃是在大灾难之时,在那至暗之日,天堕魔物,战仙帝横天扛之,万古无上,撼动着九天十地,他那一战的传奇,一直流传至今。

    虽然,在后世的八荒时代,有着一位又一位惊艳无敌的道君,如买鸭蛋的、如纯阳道君、如摩仙道君……

    但是,作为横断万古的战仙帝,却依然高悬于时间长河之中,让后世无数人传颂。

    现在,战仙帝身影初现,留下真言,让世人寻找祖源之地,这是什么样的征兆呢?

    战仙帝这样做,那又是为了什么呢,或许,他是想传下自己的道统,还是有着更深的用意?

    所以,不仅仅是平蓑翁是这样想的,事实上,听到了战仙帝真言的老祖天尊,都是这样想的,他们想找到战仙帝所说的祖源之地,想知道战仙帝所留下的祖源之地,究竟是留下了什么。

    对于平蓑翁这样的问题,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看了平蓑翁一眼,淡淡地说道:“战仙帝,是何等惊艳的存在,你认为世人值得她去掂记吗?”平蓑翁不由愕在了那里,他自己有些发懵,李七夜这话十分的犀利。

    战仙帝,何等惊艳无双,他是横断万古的存在,凭什么他会去掂记后人,或者会为后人留点什么,就算是他所在的时代,芸芸众生,只怕他也不会去念想,更别谈是千百万年的后人了。

    如果说,世人都认为战仙帝是为后世人留下一点什么财富或宝藏,这也只不过是后世之人自作多情而已。

    “这,这好像有道理。”平蓑翁不由愣了愣,如实回答。

    李七夜笑容淡淡,看着窗外,徐徐地说道:“她只是了解一个人,想赌一赌而已。在那祖源之地,只怕的确是留下了东西,绝对是不一般的东西!”

    说到这里,他的目光都不由凝集了一下,战仙帝必定是在祖源之地留下了东西,否则,她不会这样说。

    但,李七夜可以肯定的是,不是什么宝物,也不是什么财富,更不是什么自己的传承!

    “那,战仙帝留下了什么呢?”李七夜这样一说,也让平蓑翁产生了浓浓的兴趣。

    战仙帝是怎么样的存在,他能断绝亘古,横击黑暗,他这样的存在,所留下的东西,当然不会是什么平凡之物。

    事实上,听到真言的老祖天尊都是这样想的,如战仙帝这样的存在,在祖源之中,一定是留下了惊天动地的无敌之物,或者是长生仙物。

    不论是什么东西,都是让人垂涎三尺,这也是为什么,天下大教圣地开始寻找战仙帝所留下的祖源之地。

    “不知道。”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但,不会是世人愚蠢地认为的宝物仙品。”

    “呃”平蓑翁不由干笑了一下,他也是认为战仙帝很有可能留下了什么无敌之物或者是他自己的传承。

    现在被李七夜这么一说,他也是成为了愚蠢中的一员了。

    李七夜看着外面,目光看得很远,战仙帝,留下了什么呢,李七夜不去多想,他会很快知道答案。

    只是,有些人,有些事,太遥远了,他都快记不得了,但,现在又不由浮现在了脑海之中。

    “呵,呵,呵,少爷想入哪一峰呢?”最后,平蓑翁回过神来之后,搓了搓手,笑呵呵地对李七夜说道。

    在心里面,平蓑翁当然是想邀请李七夜入住他们的南螺山,只是,他不好意思直接开口而已。

    换作其他的弟子,若是知道自己能入南螺峰,那是兴奋得睡不着觉,毕竟,对于多少弟子来说,能入南螺峰,那就意味着有着更远大的前途。

    但,现在却是平蓑翁都不好意思邀请李七夜入住南螺峰,如果李七夜入住南螺峰,那是他最大的荣幸了。

    “就这里吧。”李七夜轻轻摆手,说道:“对于我来说,哪里都是一样,懒得再去折腾了。”

    “这,好吧。”平蓑翁听李七夜竟然继续呆在这里,心里面虽然有点小小失望,但,也不敢去勉强,不敢再多问。

    “神玄宗,就这么巴掌大的地方,住哪里都一样。”李七夜看了平蓑翁一眼,淡淡地说道:“再说,就算我住进你的南螺峰,我一伸手,只怕你会肉疼大半天,说不定是食寝难安。”

    “少爷这是哪里话,只要少爷能住进南螺峰,我定是乐意万分,我定是倒履相迎。”平蓑翁忙是说道。

    “是吗?”李七夜似笑非笑地看着平蓑翁,说道:“如果我把那神剑带走,你是不是也十分欢迎,是不是十分高兴?还会说这样的话吗?”

    “呃”平蓑翁顿时一句话说不出话来,一下子被噎住了,一时之间语塞,张口欲言,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久久说不出一个词来。

    “我,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最后,平蓑翁回过神来之后,忙是说道:“若,若真的少爷要带走那把神剑,我也不阻拦,毕竟,这,这也不属于我的,它是属于神玄宗,少爷也是神玄宗的弟子。”

    当然,如果不会心疼,那肯定是假的,毕竟,这是神玄宗的镇宗之宝,是神玄宗最强大的神器。

    但是,如果李七夜真的要带走,他又能如何?因为在登上三百阶之后,李七夜便得到了剑篆,那是南螺道君留下的剑篆。

    李七夜融合了剑篆之后,那就意味着,李七夜拥有了这把神剑的使用权,而且,在这枚剑篆之下,李七夜将不会受到兵器的局限,那怕他仅仅是拥有铁皮强体的实力,也一样能掌御这把神剑!

    “只怕你是要很久睡不着觉了。”李七夜笑了一下,也没有说要带走那把剑。

    平蓑翁神态有些尴尬,干笑,不得不承认,说道:“不瞒少爷,我的确是想掌御这把剑,但,这把传世之剑,乃是南螺祖师留下,他没有指定由谁继承,它留在神玄宗,也算是有缘人居之。”

    说出这样的话,平蓑翁也算是很坦白了。

    “你参悟得如何?”李七夜看了一下平蓑翁。

    平蓑翁不由苦笑了一下,说道:“我自从入圣之后,便一直参悟它,但,他比一般的道君兵器强大得太多了,以我现在的实力,就算全力而为,最多也只能打出一击,一击之后,也拿不起来了。”

    传世之兵,也是道君所留下的兵器,是道君等身量力的兵器,比起普通的道君兵器来,那不知道强大多少。

    普通的道君兵器,被划入了天阶上品,一般达万象神躯的强者,就能掌御天阶的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