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3348章一群蠢货
    “负薪请罪”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悠悠的声音响起,说道:“就凭你们两个废物,也敢替我作主?”

    这个悠悠的声音响起,让在堂的所有人都不由往外面望去,只见两个人走了进来,这正是李七夜和弓千月。

    看到李七夜到来,刘村的孩子们都不由为之大喜。

    在场的诸位长老护法,他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李七夜的嚣张,他们又不是没有领教过,他的嚣张,大家都快要习惯了。

    唯有坐在上面作为五大峰主之一的铁鞭妖王,在那里冷冷哼了一声。

    李七夜悠闲地走了进来,身旁的弓千月亦趋亦步,似乎犹如李七夜的随身侍女一般。

    当着所有长辈的面,被李七夜如此不屑一顾,这顿时让黄宁和战虎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特别是黄宁,脸色更是难看,心里面十分的不是滋味。

    因为弓千月与李七夜关系,那实在是非同小可了,他黄宁不知道费了多少的功夫,都未能得到弓千月的青睐,但是,李七夜这只癞蛤蟆却能得到弓千月如此的青睐,甚至是对他百依百顺,这怎么能不让他心里面特别的不是滋味呢。

    心里面不是滋味的黄宁,不由是暗暗地咬了咬牙,他在心里面不知道把李七夜何等的恨之入骨,恨不得把李七夜碎尸万段。

    当李七夜走进来之后,战虎目光一转,徐徐地说道:“师弟,我乃是为你好,也是为了神玄宗着想。请问一下在座的各位长老和诸位长辈,大家是不是都不愿意看到神玄宗与三真教开战……”

    “……毕竟,神玄宗与三真教的和平乃是来之不易,乃是诸位长辈和同门用自己的鲜血换来的,以自己的生命挣取到的。今日若是神玄宗与三真教的和平协议被破坏的话,那一切都是付之东流水,我辈岂不是成为了神玄宗的罪人……”战虎一副晓之于理、动之于情的模样,说起来,乃是十分的煽动,神情并茂。

    战虎这样的一席话,让在场的不少长老、护法也点头赞同。

    虽然对于一些长老来说,他们的确是不满三真教的做法,但是,若是双方免于战火,还是有不少长老乐意看到的,毕竟,神玄宗与三真教的世代恩怨,化解不易。

    见诸位长老护法都如此赞同了,战虎心里面为之一喜,他继续说道:“师弟,此间之事,种种是因为我们而起,我们若是心怀诚意,亲临三真教,化解两大教的恩怨情仇,我相信必定能是一笑泯恩仇,此乃是大功绩……”此时,战虎在挖坑让李七夜往下跳,只要李七夜离开了神玄宗,对于他来说,那一切都好办了。

    只要是在外面,他就有千百种手段把李七夜灭了,甚至可以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好了,别在那里吹嘘。”李七夜笑了一下,轻轻挥了挥手,打断了战虎的长篇阔论,只是乜了他一眼,说道:“区区两个堂主,就能让你们怂成草包,若是去了三真教,那还不是把你们吓得屁滚尿流,还大言不惭保护人,只怕你们自己都保护不了。”

    “你,你说谁呢”黄宁脸色难看到极点,忍不住厉喝一声。

    黄宁作为神玄宗的天才之一,他当然不愿意被人说成缩头乌龟了,特别是在弓千月面前,他更不愿意被人说成缩头乌龟。

    “说你们呢。”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连两个三昧真身的强者都让你们怂得像缩头乌龟,现在竟然大言不惭地说保护我去三真教,你们不也掂量掂量自己。”

    “哼,注意言辞!”坐在上面的铁鞭妖王冷冷地说道:“黄宁和战虎他们,既是为了宗门着想,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为了宗门和你,他们愿意冒着生命危险,护你去三真教,这样的胸怀,已经十分了不起了……”

    “好了,别给自己儿子戴高帽,也别把自己当作一回事。”李七夜挥了挥手,打断了铁鞭妖王的话,笑着说道:“你们不会蠢到以为他们两个能保护到我吧?如果不蠢到这地步,那就是其心可诛。真的要说保护,他们两个废物比得上千月一个人吗?别往自己脸上贴金!”

    李七夜这话直接无比,这顿时让铁鞭妖王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不由冷哼一声,双目一厉,冷冷地说道:“你太放肆了……”

    “他的话,也不是没道理。”就在铁鞭妖王发怒的时候,坐在上首的平蓑翁淡淡地说道:“虽然不中听,但,实话。”

    被平蓑翁这样一开口,就顿时让铁鞭妖王给噎住了,铁鞭妖王欲发作,都发作不了,脸色铁青。

    在场的长老护法,都不由相视了一眼。

    当然,李七夜这话的确是在理,真的是要保护,战虎和黄宁他们两个人也抵不上一个弓千月,现在弓千月对李七夜乃是百依百顺,李七夜还需要黄宁和战虎的保护吗?

    被李七夜这样一个抢白,这顿时让黄宁和战虎他们两个人脸色铁青,就算他们两个人心里面满腔怒火,但是,看了看在场的弓千月,他们又不由彻底的没有脾气了。

    在舒氏兄弟面前,他们两个人都只能认怂,但是,弓千月斩之,所以在弓千月面前,他们说不出什么有底气的话来。

    李七夜淡淡地看了在场的长老护法一眼,笑了一下,说道:“再说,你们不会真的蠢到认为神玄宗和三真教还能继续履行和平协议吧?”

    “此话怎么讲?”首席长老神态一端,徐徐地说道。

    “这么简单的道理还用得了去说吗?”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既然都说神玄宗和三真教几十年没战事了?那为何三真教的堂主会出现在神玄宗的地盘之上,还咄咄逼人,要神玄宗的弟子交出血参?作为堂主,他们不知道两派的底线在哪里吗?他们不清楚两派的协议内容吗?

    “难道你们真的蠢到认为这仅仅是一个巧合?”李七夜伸了一个懒腰,说道:“难道你们会蠢到认为这是一个误会?只有蠢材才会这样认为,三真教就是冲着神玄宗来的,他们就是准备找一个撕毁协议的借口,就是要向神玄宗开战。”

    李七夜这一席话,让在场的长老护法都相视了一眼,事实上,有一些长老护法心里面已经有想法,只是未说出口而已。

    “胡说八道”黄宁冷笑一声,冷冷地说道:“两派开战之事,又焉能由舒氏兄弟区区两个堂主作得了主,此乃是大事,必定由三真教的教主……”

    “嗯,区区两个堂主,却让你们怂得像缩头乌龟。”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怎么在场的时候,没见你说这么理直气壮的狠话,现在又一下子邈视他们了。”

    “你”黄宁脸色涨红,气得哆嗦,厉声地说道:“你休得胡搅蛮缠。”

    “黄宁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此时,坐于上面的铁鞭妖王开口,说道:“这仅仅是一次孤立事件,这不一定是三真教将要向神玄宗开战……”

    “只怕非如此”坐于上首的平蓑翁再一次开口,徐徐地说道:“三真教,必向神玄宗开战,他们此次,就是冲着神玄宗而来。”

    “为何?”平蓑翁这话一出,在场的诸位长老护法都不由哗然,平蓑翁作为宗主,他说话并非是无的放矢,他也非是信口雌黄,他所说的话,十分的有权威。

    “为祖峰而来。”平蓑翁目光一凝,徐徐地说道:“祖峰门户已开,或许你们还不知,祖峰门户,乃是通往于一条祖脉,此乃是大神藏!”

    平蓑翁这话一出,顿时一片哗然,在场的长老护法都大吃一惊,都纷纷低声讨论起来。

    关于祖峰这个秘密,知道的人还真的不多,现在平蓑翁一下子说出来,这怎么不让长老护法大吃一惊呢。

    “这的确是一个传说,今日,看来传说不假。”首席长老是年纪最大的一位长辈,他郑重点头,说道:“这个传说,我听过。”

    说到这里,首席长老顿了一下,望着李七夜,徐徐地说道:“少爷不也登上祖峰吗?此事可否属实?”“这的确没错。”李七夜笑了笑,说道:“而且,门户乃是由我亲手打开。”

    “什么”听到李七夜这话,顿时让在场的长老护法为之一片哗然,大家都一下子知道大事不妙了。

    “这,这太鲁莽了吧。”有护法长老并未听到战仙帝的真言,但,他们也能意识到这将会面临着什么。

    有长老不由低声地说道:“让他人知道这将能通往一个大神藏,这怎么会不动心呢?”

    “如此冒失打开门户,这为神玄宗招来大祸,此乃是不智呀。”也有护法不由低声地说道。

    一时之间,在场的长老护法都一下子意识到了危机,毕竟,一旦让天下人知道神玄宗的祖门是有门户可以通往祖脉,有大神藏在里面,只怕任何一个强者、任何一个门派,这都会对神玄宗垂涎欲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