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3382章一剑致命
    百万大军,灰飞烟灭,这样的一幕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震撼无比,不要说是普通的弟子、一般的修士强者,就算是经过大风大浪的强者、长老,他们看到这样的一幕,都是不由毛骨悚然,全身冷汗涔涔。燃 文小说   w?w?w?.?r?a?n?w?e?n?a`c?o?m?

    三真教的百万大军,没有一个是弱者,他们都是三真教的精锐,如此一支大军,在北西皇的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独挡一面,可以称霸一方。

    但是,此时此刻,如此一支精锐的百万大军,却在一击之下灰飞烟灭,彻底的被碾灭了,没有一个弟子可以逃生。

    这样的一幕,是多么可怕的事情,所有人都被震撼住了,看到百万大军被一下子屠灭,不知道有多少人毛骨悚然,不知道有多少人双腿忍不住颤抖,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吓得魂飞魄散。

    “呕”有些修士强者、神玄宗的弟子,当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都忍不住呕吐起来,当他们闻到了空气中的血腥味的时候,想到百万大军被碾灭的一幕,他们的胃部就忍不住痉挛起来,忍不住大吐特吐,连胆汁都吐出来了。

    事实上,不少修士强者也见过鲜血,他们甚至也曾杀过人,也见过不少血腥残酷的场面,但是,当前这一幕,百万大军瞬间灰飞烟灭,百万大军一下子就被碾灭。

    这对于任何人来都是一件十分恐怖、十分残酷的事情,他们都被一下子吓破了胆,都忍不住呕吐起来。

    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知道有多少人脸色煞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久久不能站起来,甚至连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全身发软,双腿一直在打着哆嗦。

    “不”看到自己门下弟子、看着宗门的百万大军,瞬间被灰飞烟灭,一下子被屠得精光,三真教掌门不由脸色煞白,尖叫一声。

    “不,不,不……”在这个时候,三真教掌门脸色死灰,整个人如同丢失了魂魄一样,一下子整个人都彻底的绝望了。

    三真教有今天,乃是每一代先贤努力的结果,三真教一代又一代人的积累,这才奠定了三真教今天的地位。

    百万大军,如此的百万精锐弟子,这是三真教花费了多少心血、多少精力、多少资源这才培养出来的。

    现在,一切都灰飞烟灭,这一切的过错,都是他对于敌人的误判,都是因为他的一己私欲,最终导致了这样的结果,百万弟子被屠得精光,这是彻底地把三真教的底蕴,三真教的一切都葬送了。

    今日,他是三真教的罪人,是他害了整个三真教,因为他一己贪欲,把三真教推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不,不,不……”一时之间,三真教掌门不由老泪纵横,脸色死灰。

    但是,在这个时候,一切都已经迟了,一念之差,却葬送了整个门派,这样的结果,对于他来说,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三真教完了,彻底完了,从此之后,这片疆土就是神玄宗称王称霸。”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有观望的强者长老回过神来之后,不由抽了一口冷气,低喃地说道。

    三真教的百万大军,乃是整个三真教的栋梁,乃是整个三真教的支柱,现在百万大军一下子被屠灭,这就使得整个三真教一下子崩塌,就算是神玄宗不反攻三真教,这也意味着三真教彻底的走向衰落,甚至有可能是灰飞烟灭。

    此时,大家都知道,三真教完蛋了,而没有了这样的一个强敌,神玄宗必定会崛起。

    在这个时候,已经有不少强者看到了这片疆土上的未来几千年大势了。

    “杀”在这个时候,路依零也脸色发白,他也救不了三真教的百万大军,此时他根本就攻不下李七夜,李七夜一剑挡住,就根本无法跨越。

    那怕他路依零再强大,再了不起了,依然攻不破李七夜这么一剑,那怕路依零使出了浑身的解数,使尽了吃奶的力气,依然是无济于事。

    “该结束了。”在这瞬间,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手中的传世之剑一挥而出。

    传世之剑一挥而出,斩尽世间的一切,一剑斩下,天地万道归零,所有的一切都将在这刹那之间被清除。

    这一剑挥出,没有举世无敌的声威,没有镇压诸天的力量,也没有屠尽神魔的杀戮。

    仅仅是一剑挥出而已,平万世,定古今,一道剑芒瞬间掠过了九天十地,仅仅是一道剑芒而已。

    就是这样的一道剑芒,似乎在亘古之前就诞生了,它穿透了混沌,剑芒掠过,没有什么可以挡得住,不论是空间还是时光,这一切在这道剑芒之下,都显得是那么的脆弱,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一剑挥出,任何人都不由毛骨悚然。

    在这刹那之间,路依零也不由为之悚然,这一剑挥出的瞬间,他就看到了死亡,这一剑挥出,他就看到了自己的结局。

    “走”在这一剑挥出的时候,三真教掌门也知道大事不妙,也知道一切都将尘埃落定,他不由大吼道。

    但是,此时是由不得路依零,当李七夜一剑挥出的时候,那怕他想逃走,那都已经不可能的事情。

    这一剑挥出,不管你逃到哪里,不管你速度有多快,都无济于事,因为这一剑已经斩开了空间,斩断了时光,那怕你逃到亿万里之外,你都依然逃不过这一剑,它依然会斩在你的身上。

    “开”路依零狂吼一声,此时无处可逃,他唯有死战到底。

    在“轰”的一声巨响之下,路依零的所有血气都在这刹那之间狂涌,听到“滋”的声音响起,所有的真血、寿元都瞬间凝附在了三把传世之剑。

    在“铛’的剑鸣声中,只见三把传世之剑一下子变得通红,三把传世之剑就好像是被鲜血所染红一样。

    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听到“轰”的巨响撼动天地,只见三把传世之剑喷涌出了滔天的血光烈焰,如此血光烈焰焚烧天宇,炼化万道,祭奠阴阳。

    在这一刻,三把传世之剑爆发出了最为可怕、最为恐怖的威力,在烈焰之间,有万道亘横,浮现了道君的无上大道,犹如道君屹立在那里,跨越了亘古,世间唯我无敌。

    在如此威力之下,不知道让多少人为之颤抖,道君之威瞬间横扫九天十地,不知道有多少人訇伏于地,不知道有多少人顶礼膜拜,他们都被道君之威所镇压了。

    “道君一击”如此可怕的一击,让多少人不由尖叫一声,这样的一击之下,乃是道君最强大的一击,如此恐怖的一击,甚至可以把整个神玄宗击沉。

    在如此恐怖一击之下,也听到“滋、滋、滋”的血气焚烧之声,毫无疑问,这样的一击已经是路依零最强大最可怕的一击了,他不惜焚烧着自己的血气、寿元,以自己的生命打出了最为强大的一击。

    当这样的一击轰出之后,路依零的头发也是一下子雪白。

    如此可怕的一幕,任谁都看得出来,就算路依零能在这一剑逃生下来,只怕他余生也将会落个残废。

    “铛”的一声剑鸣,清脆而唯一,这一声剑鸣那怕不是特别的嘹亮,但它也是穿透了一切,让无物可挡。

    在这一声剑鸣之下,剑芒一掠而过,一斩而过,不管是亘横于天地之间的道君无上之道,还是屹立于九天十地的道君之影,又或者是镇压诸天神魔的道君之威。

    一剑斩过,什么都挡不住,道君的无上大道,还是道君的身影,都被这一剑一斩而断,根本就是挡之不住。

    在这一剑斩过之后,一切都在这刹那之间嘎然而止,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时光如同停止了一样,一切都犹如定格在了这瞬间一样。

    在这瞬间,没有了剑光,也没有轰天之威,只见路依零仰脸栽倒,整个过程是十分的缓慢,所有人都看得一清二楚。

    路依零仰面栽倒,身体飞出,过了片刻之后,这才让人看到路依零的喉咙处出现了一条细小的血线,这一条血线十分的细小,细小的血珠过了好一会儿才沁出。

    但是,就是这么一条细小的血线,它却是最致命的一击,那是剑芒从路依零的喉咙一掠而过,仅仅是一掠而过,便斩了路依零的真命,斩了路依零的生命。

    血线慢慢流淌出鲜血之时,路依零的生命也在飞快地流逝,在这石火电光之间,路依零也知道自己将赴鬼门关,知道自己在走向死亡。

    “不冤也”最后的一句话从路依零的口中说出来,说完了这一句话,他已经没有什么怨恨,没有什么后悔,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了,他死而瞑目。

    最终,听到“砰”的一声响起,路依零的身体从高空中高高坠落,重重地摔在了地上,鲜血慢慢地流淌着,染红了泥土。

    一代天才,就这样堕落,一剑致命!

    那怕在他生前,曾经是剑道无敌,但,最终他自己却死在了一剑之下,似乎这一切都在冥冥中注定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