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3383章想逃吗
    尸体坠落,路依零也死而瞑目,他的尸体躺在那里,鲜血染红了地面,犹如一朵盛开的红莲在托着他的身体一般。燃? 文小说 ??   w?w?w?. r?a?n?w?e?na`com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所有人都不由感到窒息。

    天才路依零,他的强大,天下人皆知,这不仅仅是在这片疆域之中,就是整个北西皇,路依零也是赫赫有名,但是,今日路依零却死在了一剑之下。

    这不知道让多少人为之感叹,也不知道多少人为之惋惜,也有不知道多少人为之害怕。

    路依零最后的一剑,是多么的强大,多么的恐怖,但是,都依然是无济于事,都依然是被一剑斩断,在一剑之下,彻底崩灭,似乎,当李七夜的一道剑芒掠过之时,一切都的挣扎都是白费力气。

    “世间,又少了一个天才。”有人低声地说道,不由为之扼腕,不由为之感慨。

    事实上,不管是谁,与路依零为敌的时候,都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他不仅仅是一个天才,也是一个磊落的汉子,让很多曾与他为敌的人都不由对他十分的佩服。

    一个如此了不起的天才,今日就这样陨落了,就这样灰飞烟灭,这又让多少人为之惋惜呢。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久久说不出话来,那怕是神玄宗的不少长老护法,看着路依零的尸体之时,也不由为之一阵惋惜。

    在神玄宗中,不少人曾是与路依零为敌过,尽管是如此,路依零依然是十分的让人敬佩,只可惜,今天他最终还是未能逃过这一劫。

    好一会儿之后,当大家回过神来之时,当所有人望向李七夜的时候,不管是谁,目光中都充满了敬畏,不管是多么强大的人,一看李七夜,都不由眼瞳收缩,在这个时候,他们心里面感到了害怕。

    在这个时候,无声无息,但有一些修士强者,双腿一软,就不争气地跪在了那里,而且并非只有那么三五个人,而是有不少的修士强者缓缓地跪下了,他们都低下了自己的头颅,甚至不敢抬头去看李七夜一眼,他们心里面感到了畏惧。

    李七夜依然是站在那里,那怕他没有散发出什么惊天动地的气息,也没有散发出镇压诸天神魔的威力,他仅仅就是很随意地站在那里,和神玄宗的其他普通弟子没有任何区别。

    但,就算此时他再不起眼,就算此时他十分随意地站在那里,此时的李七夜,在任何人眼中看来,那都是至高无上的,他都是举世无敌的,任何人都不敢在他面前放肆,甚至让很多人都忍不住跪在了那里。

    这也不仅仅是旁观的修士强者,在这个时候,在神玄宗之内,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弟子跪在了那里,神玄宗成千上万的弟子跪倒在地上,五体投地,訇伏在那里,久久不敢起身。

    在这个时候,一片寂静,所有人甚至不敢大声喘气,都低着头颅,不知道有多少人畏惧着李七夜。

    “不,不,不……”此时,三真教的掌门老泪纵横,泪水模糊了老眼,他忍不住尖叫着。

    他在黄金巨龙的龙爪之下,动弹不得,但,在这个时候,对于他来说,生不如死。

    看到路依零被斩杀,这更是让他绝望,这是崩碎了他的信心,让他伤心欲绝。

    虽然说,他与路依零是师兄弟,事实上,他们情如师徒,自从路依零拜入三真教那一天起,都是他一手指点路依零,毫不夸张地说,在某种程度上,是他一手把路依零带大的。

    他与路依零虽然为师兄弟,却有着师徒之实,甚至是情如父子。

    三真教掌门一直以来也是路依零为傲,视为己出,在某种程度上把路依零视为自己的儿子。

    今日,不仅是他们三真教的百万大军被灭,连路依零也死了,三真教的希望彻底的熄灭,这一切的后果,都是由他所导致,这对于三真教的掌门来说,那是多么沉重的打击!

    所有人都静静地看着而已,没有人出声,也没有人去可怜三真教掌门,没有人去同情他。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样的事情,在修士界实在是太稀松平常了,太常见了,每日都在上演着。

    更何况,今日是三真教掌门亲率着百万大军来攻打神玄宗,若是他们胜出,神玄宗也一样会落个宗门被灭的下场。

    现在三真教败北,百万大军被灭,那也只不过是他们咎由自取罢了,怪不得谁。

    “既然来了,还想走吗?”就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悠悠地说道。

    大家回过神来,顺着李七夜的目光望去,只见想混入人群中逃走的天刀客徐楠此时身体一僵,站在了那里,一动都不敢动。

    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徐楠身上,在这一场战役之中,三真教掌门和徐楠是唯一的活口。

    李七夜的声音响起的时候,徐楠也一下子魂都吓得飞起来,差点胆子都被吓破了。

    在这一刻,徐楠的双腿不由直打哆嗦,他用了好大的努力才让自己站稳,没让自己一不争气,就跪倒在那里。

    好不容易,天刀客徐楠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努力地压抑着自己心里面的恐惧,干笑一声,说道:“呵,呵,呵,此间诸事已了,李公子道行无敌,万古唯一,小的也不敢继续留在这里,以碍公子的法眼。”

    徐楠这样的话,让在场的很多人都相视了一眼。

    天刀客徐楠,在北西皇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也算是叱咤一方的霸主,他更是阴阳禅门的客卿,更可谓是身份地位崇高。

    但是,此时此刻,他自称为“小的”,把话说得多谦卑就有多谦卑。

    在这个时候,也没有谁去嘲笑天刀客,换作是他们自己,面对李七夜的时候,也不见得有这样的勇气,甚至有可能更不济,说不定早就已经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上,已经开始向李七夜磕头求饶了。

    “难道你忘记我说的话了吗?”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今天还有人想活着离开吗?”

    李七夜这话是轻描淡写,但是,顿时让天刀客徐楠脸色煞白,他的脸色一下子死灰,他身体不由颤抖了一下。

    此时,天刀客的双手都不由颤抖起来,他极力地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失态。

    天刀客徐楠这样的反应,任何人都看得出来,大家都知道徐楠已经被吓破了胆,但没有多少人会去同情他。

    他与三真教一同入侵神玄宗,有今日的下场,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呵,呵,呵,我对公子,并没有恶意。”好不容易,徐楠撑起了自己的笑容,此时他笑的比哭还要难看,他说道:“今日之事,只是因缘会际,是我的不对……”“那又怎么样?”李七夜打断了徐楠的话,笑笑,说道:“出手吧,我给你一个出手的机会。”

    徐楠不由颤了一下,双腿都不由打了个哆嗦,在这个时候,他没有出手的勇气。

    事实上,不管是徐楠他自己,还是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徐楠出不出手,结局都是一样的,连路依零都惨死在李七夜的一剑之下,更何况是徐楠呢。

    “李公子,杀人不过点地头。”好不容易,徐楠稳住自己的情绪,说道:“今日我认输了,公子饶我一命便是,何必赶尽杀绝呢?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更何况,我与阴阳禅门,他日或许对公子大有帮助都不一定。”

    徐楠这话已经说得很委婉了,可以说他也是在向李七夜求饶了。

    徐楠这样的话,让不少人面面相觑,他这话的确是向李七夜求饶,同时也是有弦外之音。

    毕竟,他徐楠乃是阴阳禅门的客卿,如果杀了徐楠,阴阳禅门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阴阳禅门的强大,北西皇的很多人都知道的,堪称是北西皇的第一大教。

    不管是谁,若要与阴阳禅门为敌的话,那都必须先掂量掂量自己。不要说是个人,就是北西皇的任何一个门派,都不敢轻易与阴阳禅门为敌。

    一时之间,不少人望着李七夜。

    “什么阳阴禅门的,没听过。”李七夜笑了笑,挥了挥手,说道:“不要罗嗦,出手吧。如果你不出手,那就不要怪我背后杀人了。”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徐楠一下子脸色煞白,他都不由为之绝望了,今日,他是逃不掉了。

    徐楠终究是一个大人物,在这个时候他没有跪下来向李七夜求饶。

    他好不容易,稳住了自己的情绪,缓缓地转过身来,面对着李七夜。

    “公子真的有必要这样吗?”最后,徐楠依然不死心,他说出这话的时候,那都已经是一种哀求了,只差是没有跪在地上了。

    “如果你们攻破了神玄宗,你会饶了一个向你求饶的普通弟子吗?”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徐楠一下子不由沉默了,其他人也是沉默了。

    宗门之战,战败的一方被灭门,这样的事情太常见了。

    就如徐楠,他们真的攻破了神玄宗,也不会饶恕一个普通弟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