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3430章羽剑少君
    就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正准备离去。燃? 文小说 ??   w?w?w?. r?a?n?w?e?na`com

    “轰、轰、轰”一阵轰鸣之声响起,连大地都不由颤动了一下,这轰鸣之声响起,好像是千军万马奔驰而至。

    “发生什么事了?”外面突然响起了这么大的动静,不少人大吃一惊,都纷纷张目向石苑外望去。

    在一望之下,此时有人发现,在石苑之外乃是旗帜飞舞,犹如遮天一般,一支强大的队伍已经阵列于石苑之外。

    “阴阳禅门”看到那飞舞的旌旗,有人不由大吃一惊,说道:“阴阳禅门的军队堵住了石苑的出口?”

    “阴阳禅门来了,这究竟是发生什么事了?”一时之间,很多人都大吃一惊。

    “什么事情能让阴阳禅门如此大动干戈。”在这个时候,很多人都不由面面相觑,他们心里面也十分的吃惊。

    阴阳禅门的军队突然堵住了石苑的出口,这发生得太突然了,很多人都还没有明白怎么一回事。

    “阴阳禅门这是要干什么?”看到石苑的出口被堵,不少人嘀咕了一声。

    很多人相视一眼,也觉得奇怪,阴阳禅门的强大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在北西皇,阴阳禅门是数一数二的大教,实力之强大,比天朗国还要强出很多,特别是阴阳禅门的那位古祖,更是让人忌惮。

    但是,这里终究是祖城呀,石人族的地盘,阴阳禅门突然之间发动兵马,把石苑堵住,这似乎也是显得有些高调了吧。

    “阴阳禅门这有些嚣张了吧。”有石人族的弟子不由嘀咕了一声,心里面有些不爽。

    毕竟这里是祖城的地盘,是石人族的地盘,特别是石苑,对于石人族来说,有着非同小可的意义。

    现在阴阳禅门的军队把石苑的出口给堵住了,这怎么不让一些石人族心里面不舒服呢?

    “阴阳禅门的嚣张,那也是能理解的。”也有人小声地说道:“毕竟,在北西皇,还有哪个门派能比阴阳禅门更加强大呢?”

    “或许阴阳禅门的行动是得到了祖城的同意,大家不要忘记了,阴阳禅门和祖城那可是有联姻的。”有一位年轻强者说道。

    这话让不少人相视了一眼,这是事实,天下人都知道,阴阳禅门与祖城有联姻,祖城的石玑圣女和阴阳禅门的白翦禅那可是有婚约,这一门婚约,听说在双方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定下了。

    阴阳禅门和祖城乃是亲家,现在阴阳禅门的军队出现在祖城,说不定也得到了祖城的默认。

    “阴阳禅门堵住石苑,这是要干什么?”有人嘀咕,心里面有些发毛。

    “砰、砰、砰”的一阵阵急促杂乱的脚步声响起,就在很多人都猜疑的时候,有一个人慌不择路,冲了进来,他拼命逃跑的模样,一看就知道后面有追兵。

    逃进来的人乃是一个石人族的小子,头顶上高悬着一把石斧,这把石斧喷涌出了光芒,散发出了强大无匹的神威,有着肆虐诸天之势,这把石斧垂落一道道法则,紧紧地把这个小伙子护住,形成了强大的防御。

    尽管是如此,这个小伙子身上还是伤痕累累,身上的鲜血直流,看来他是经历了一场苦战,受到了很重的伤。

    这个小伙子逃了进来,慌不择路,但是,当看到李七夜的时候,如同看到救星一样。

    “少爷,快救我”在这个时候,小伙子大叫一声,急忙冲向了李七夜。

    这个小伙子正是石娃娃,此时他身上的伤很重,一冲到李七夜面前的时候,就眼前一黑,昏倒过去,再也支撑不住了。

    他能一直支撑到现在,就是因为一股坚韧不放弃的意志在支撑着他。

    见石娃娃身上受伤,李七夜双目一寒,青石和叶灵瑶忙是把石娃娃扶了起来,给他服下灵药,为他疗伤。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一群人追了进来。

    这群追进来的人有近百之多,为首的乃是一个青年,这个青年身穿一身羽衣,相貌俊朗,双目冷厉,顾盼之间,杀气直冒,毫不掩饰。

    这个青年身后所随的劲装壮汉,每一个都有着杀伐气息,让人一看便知道不是什么善茬。

    “阴阳禅门的羽剑少君。”看到这个青年带领着队伍冲进来,让一些修士强者惊呼一声。

    “在这里。”此时,这个青年身后的壮汉看到了受伤的石娃娃,不由大叫一声。

    在这个时候,叫羽剑少君的青年带着队伍立即冲了过来。

    “原来诸君也在这里呀。”看到这么多年轻强者在这里,而石娃娃重伤在身,也逃不了,这个羽剑少君这才放慢脚步。

    “少君久违了。”在场不少年轻修士纷纷与羽剑少君打招呼。

    羽剑少君也招呼一二,看得出来,他交际极广,在场的年轻修士强者他都差不多认识。

    而且在场的不少修士强者以自己能认识羽剑少君而为之荣焉。

    “凤女、殿下、圣子,久违了。”羽剑少君向真龙凤女、天朗国大皇子他们打招呼,不失礼数,抱拳,一鞠身,说道:“少君替我们少主为诸位问候。”

    “客气了。”天朗国大皇子、周天圣子他们受了羽剑少君的大礼。

    事实上,当羽剑少君一说到“我们少主”的时候,不少人心里面也不由为之一震,因为大家都知道,他所说的“我们少主”就是阴阳禅门的少主白翦禅,当今北西皇第一天才。

    羽剑少君,乃是阴阳禅门的门外大弟子,天赋很不错,也是长袖善舞,同时,他曾得到了阴阳禅门的少主白翦禅的指点,被外人称之为是白翦禅的记名弟子,所以,他在北西皇的年轻一代修士之中,拥有着很高的人气。

    羽剑少君此时目光落在了石娃娃的身上,石娃娃得到疗伤之后,伤势终于稳住了,只不过,还是陷入昏迷而已。

    “不好意思,惊扰了大家。”此时羽剑少君一抱拳,说道:“我乃是受吴师伯之令,前来缉拿罪人的。”

    “吴师伯?吴中天。”听到羽剑少君的话,不少人心里面为之一震,也有不少人面面相觑。

    北西皇很多人都知道,阴阳禅门的吴中天,就是出身于吴国的大皇子,也就是吴世子的兄长,他天赋极高,拜入阴阳禅门,成为了少主白翦禅的左膀右臂,可以说是位高权重。

    “是他吗?”有人指了一下躺在那里的石娃娃。

    “没错,正是这个罪人,我正要抓他回去受审。”羽剑少君沉声地说道,向身后的人挥了挥手,围了过去。

    “罪人,什么罪?”在这个时候,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羽剑少君看着李七夜,沉声地说道:“此人谋串奸邪之人,谋害我们吴师伯的胞弟,抢其宝物,此乃是罪该万死!”

    听到羽剑少君的话,不少人面面相觑,大家都看着李七夜和石娃娃。

    “嘿,原来不是什么好人呀,看来是蛇鼠一窝,狼狈为奸。”有人故意大声地说道,他们就是存心想毁坏李七夜的名声,就是要损毁李七夜在真龙凤女心目中的地位。

    然而,李七夜一点都不在意,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当李七夜露出浓浓的笑容之时,青石和叶灵瑶心里面都发毛,特别是叶灵瑶,似乎已经闻到了血腥味。

    “颠倒是非黑白”青石不屑一顾,说道:“这把石斧,乃是我们少爷从石壳朗皇那里得到的,送给石娃娃的,在你们阴阳禅门口中却变成了你们的宝物。阴阳禅门都这么不要脸吗,还说什么北西皇第一大教,原来尽出这种奸邪之人。”

    “放肆”在这个时候,羽剑少君身后的壮汉立即大喝道。

    羽剑少君脸色一变,双目一厉,盯着青石,冷冷地说道:“你把嘴巴放干净一点!否则,让你好看。”

    “这种为非作歹的恶人,早就该收拾他们了。”在场有修士强者煽风点火。

    羽剑少君双目一厉,从李七夜和青石身上一扫,冷声地说道:“原来你们是一伙的,那再好不过,踏破铁鞋无觅处,今日,我正好把你们一网打尽,押回阴阳禅门,好好审一审你们!”

    “说这些话,最好问问你们阴阳禅门有没有证据。”在这个时候,叶灵瑶也看不下去了,沉声地说道:“若是血口喷人,现在向少爷认错赔罪还来得及。”

    叶灵瑶当然不是担心李七夜,只不过,此时她已经闻到血腥味了,她知道再这样下去,必定将会有一场大屠杀,当然,被屠杀的肯定是阴阳禅门。

    对于真龙凤女,羽剑少君倒不敢得罪,他抱拳,说道:“凤女,我所说皆属实,这**人,杀害吴师伯的胞弟,乃是罪该万死……”

    叶灵瑶不由皱了一下眉头,就懒得再去说话了,既然有人要自寻死路,谁也拦不住,成全他就是了。

    “这等谋财害命的人,应该把他们抓起来,必定要严惩。”有人恨不得现在就把李七夜处死。

    “没错,这等奸人,不应该让他活在这里。”不少人纷纷附和。

    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