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3434章无知
    所有人瞬间被钉在了地上,此时羽剑少君还活着,却丝毫不能动弹。r?anwen w?w?w?.?r?a?n?w?e?na?`c?o?m?

    出手的是叶灵瑶,从折断长剑到把羽剑少君钉在地上,这一切都是一气呵成,动作如行云流水,十分的顺畅。

    叶灵瑶瞬间出手,把羽剑少君钉杀在那里,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吸了一口冷气,叶灵瑶这样做,这可是要与阴阳禅门过不去。

    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嫉妒李七夜,试想一下,真龙凤女不惜得罪阴阳禅门,甚至有可能会导致阴阳禅门与龙凤谷宣战,尽管如此,真龙凤女依然是处处维护着李七夜,这简直就是不惜一切代价。

    真龙凤女如此青睐李七夜,如此护着李七夜,不知道让多少追求者心里面炉火怒烧,他们都不由把李七夜恨之入骨。

    “真龙凤女”羽剑少君被钉在那里,不由厉叫一声,在惨叫之后,他大叫地说道:“你,你是想与我们阴阳禅门过不去吗?你们龙凤谷是想向我阴阳禅门开战吗?”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不由望向真龙凤女,毕竟,两派宣战,任何人都是十分谨慎的事情,莫说真龙凤女仅是龙凤谷的传人,就算她是龙凤谷的谷主,龙凤谷的老祖,面对这样的大事,都会三思而后行。

    毕竟,阴阳禅门的实力摆在那里,它的体量摆在那里,在北西皇,任何一个门派要与阴阳禅门开战,那都要思考再三,就算真的有门派能战胜阴阳禅门,只怕后果都是那么的不堪设想。

    在这个时候,不知道多少人屏住呼吸,连天朗国大皇子都不由劝说道:“叶姑娘,三思而后行,大局为重。”

    事实上,在场的多少人都认为,叶灵瑶为了李七夜,竟然要与阴阳禅门宣战,这实在是太不明智了。

    但是,叶灵瑶根本就不理会这此,只是淡淡地看了羽剑少君一眼,风轻云淡地说道:“阴阳禅门要战,战便是,我们奉陪到底!”

    叶灵瑶这话虽然说得轻描淡写,但说出来的话却是掷地有声,没有丝毫的犹豫,也没有丝毫的回旋余地,根本就无惧于与阴阳禅门宣战。

    叶灵瑶说出这样的话之时,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为之一窒息,所有人都不由面面相觑。

    “这太疯狂了,为了他,值得吗?”过了好一会儿,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大家也都不由面面相觑,叶灵瑶为了李七夜,竟然不惜与阴阳禅门宣战,这也未免太疯狂了吧,在场任何人看来,都是不可思议,这简直就是太任性了。

    “还有比这个更任性的吗?”也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为了一个男人,竟然与阴阳禅门宣战,这样的事情,任何人都想象不到。

    就始天朗国大皇子,如果说让他为了一个女人向阴阳禅门宣战,这对于他来说,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这不仅仅会把自己的皇位搭进去,而且会让他把自己的整个王国给搭进去,这根本就不值得这样做。

    连站在旁边的青石都十分意外,他也没有想到叶灵瑶竟然是如此的果断决伐,这一点连他都没有想到的。

    但是,李七夜平静无比,似乎这一切都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事情,他十分自然,缓缓地走向了羽剑少君。

    弯了弯身子,看着被钉在地上的羽剑少君,淡淡地笑着说道:“现在还要怎么样杀我呢?还有什么手段呢?”

    “要杀要剐,随你便,我羽剑少君,绝不求饶。”羽剑少君厉喝一声,比起吴世子来,他的骨头倒硬多了。

    “那你想怎么样的一个死法?”李七夜淡淡地露出笑容。

    “随你便。”羽剑少君厉喝道:“我若求饶一声,便是孙子。总有一天,我们阴阳禅门必定会为我报仇的,必定会拿你头颅来祭我!”

    “你就这么有信心?”见羽剑少君如此的刚烈,李七夜就不由笑了起来。

    “没错,从今天起,北西皇没有你立足之地,我们阴阳禅门,必定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必定会把你斩杀!不管是谁庇护你,都是死路一条,与我们阴阳禅门为敌,杀无赦……”

    羽剑少君这厉声的话,并非是恫吓之词,阴阳禅门的实力,没有任何人敢去怀疑,在多不人看来,与阴阳禅门为敌,那是死路一条。

    “喀嚓”的一阵骨碎之声响起,羽剑少君的话还没有说完,李七夜就一脚踩下去了,一下子把羽剑少君的头颅踩得粉碎,脑浆溅射,一命鸣呼。

    “倒有硬气,所以让你死得痛快。”李七夜收回了脚,轻描淡写地说道。

    大家看着羽剑少君的尸体,一时之间,让所有人都不由沉默了,在刚才,羽剑少君是何等的神采飞扬,何等的意气风发,又有千军万马在手,可谓是春风得意。

    但是,没有想到,在眨眼之间,千军万马灰飞烟灭,羽剑少君也是身死道消。

    “走吧。”李七夜轻描淡写,笑了一下,转身而去。

    叶灵瑶想都没想,就跟着李七夜离开了,青石和石娃娃回过神来,也忙是跟了上去。

    叶灵瑶没有多问,这样的事情,在她看来,那是再正常不过了,因为她听说过一些忌惮,听说,在那遥远的岁月里,谁若是敢动这尊存在身边的人,那将会面临灭顶之灾。

    所以,在羽剑少君他们追杀石娃娃到石苑的时候,她就知道,就算羽剑少君他们有千军万马,那都必死无疑。

    当李七夜带着叶灵瑶他们离开之后,在场的很多人都你看我,我看你的,一时之间都说不出话来。

    离开石苑之时,因为石娃娃的伤势还没有好,李七夜也不急着离开,所以就在祖城的一家客栈中住了下来了。

    “少爷”在住下来之后,叶灵瑶前来拜见了李七夜。

    “什么事?”李七夜正拿着一把刻刀,一笔一刀地在石鸭蛋上刻着道纹,每一刀都是很精细,很用心。

    “我们古祖即将出关。”叶灵瑶犹豫了一下,轻声说道。

    “我知道。”李七夜挥挥手,淡淡地说道:“那你去迎接吧,等他出关之后,让他来见我。”

    “遵命。”叶灵瑶二话不多说,一下子领命,随之向李七夜拜了拜,这才离开。

    而青石在安顿好李七夜他们住下来之后,左右无事,他就偷偷地从客栈中溜了出来。

    青石他要去见一个人,他想解开心中的一些迷团,所以,他回到了那条小巷子,他想再去见一见鸡汤老店的那个老人。

    在青石看来,李七夜就像是一个谜团,他根本就看不透,根本就不知道李七夜的来历,所以他想打探清楚。

    事实上,他也明白叶灵瑶也知道李七夜的一些情况,但,叶灵瑶根本就不会告诉他,所以她只好前来寻找鸡汤老店的那个老人,毫无疑问,这店里的老人知道李七夜的来历。

    虽然说,这里有许多小巷子,每个路口错综复杂,但是,青石在离开的时候,已经牢牢地把这个地方记住了,所以,他按照自己的记忆,找到了这条小巷子。

    当他来到了鸡汤老店所在的位置之时,发现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鸡汤老店,这里只是一间老房子而已。

    青石不信邪,又转了好几圈,回到了原位,还是在这里,但是,却偏偏没有鸡汤老店。

    “没错,应该就在这里。”青石十分确定,当时鸡汤老店就在这里,但是,偏偏在这个时候鸡汤老店却不见了,这简直就是见鬼了。

    青石仔细地辨认了一下四周的情况,他可以确定自己的记忆无误,鸡汤老店就是在这里,但是,现在这里根本就是没有鸡汤老店,只是一个老房子而已。

    “难道这仅仅是一个梦?这是幻觉?”青石在这个时候,都不由有些怀疑了,心里面都不由有些动摇。

    这实在是太诡异了,鸡汤老店明明就在这里,却不见了。

    “进来吧。”就在青石束手无措的时候,他身后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青石吓了一大跳,一转身,发现鸡汤老店就在身后,一股让人口水直流的鸡汤香味扑面而来,此时鸡汤老店的店门打开着。

    青石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刚才根本是没有鸡汤老店,现在却一下子出现了,他心里面明白,如果它不想让你看到,那么,你永远都无法发现鸡汤老店,这是遇上了深不可测的高人了。

    青石深兴地呼吸了一口气,整了整自己的衣裳,神态恭敬,不敢有丝毫造次,走入了老店之中。

    老店,丝毫都没有变,依然没有一个客人。

    唯一不同的是,此时此刻,老人坐在柜台后面,双手收拢在衣袖里面,卷缩着身体,好像是怕冷一样。

    老人坐在那里,轻轻地闭着眼睛,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你这是舍近求远。”老人轻轻地说道:“你本不该来这里。”

    青石心里面为之一震,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恭恭敬敬地向老人拜了拜,说道:“晚辈心有疑惑,所以,忍不住前来求解。”

    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