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3464章不知何物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如同停滞了一样,彼此看着,无需任何言语,一切都已经足矣,千百万年了,只需要一眸,便可以彼此明白。??火然文  w?w?w?.?r?a?n?w?e?n?a`com

    “我们没完!”最后,战仙帝那悦耳无比的声音久久回荡着,似乎凝塑了空间一样。

    当她好悦耳无比的声音消散之后,光芒也随之消散而去,战仙帝的身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此时此刻,道纹还是道纹,它依然犹如被蜕下的老茧,并没有生命,刚才的一切,那犹如是黄梁一梦,一切都是那么的梦幻。

    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最后,他不由苦笑了一声,喃喃地说道:“没完”最后他自己也都不由为之莞尔一笑。

    李七夜收回了目光,随之落在了石柱之上,那件被镇压在符文天幕之下的东西乃是一动不动,似乎是死物,没有任何声音,也让人感受不到它丝毫的气息。

    这就是战仙帝留下来的东西,外界一直都猜测战仙帝留下了宝藏,这宝藏之中甚至有战仙帝的一生道统,有数之不尽的宝物,有绝世无双的功法,也有举世无敌的兵器……

    然而,战仙帝根本就没有在这里留下任何宝物,她仅仅留下了一件东西,一件她无法参透的东西,而且,她这件东西不是留给别人的,就是留给李七夜的。

    因为战仙帝很清楚,如果她无法论断这件东西,那么世间唯有一个能论断这件东西了阴鸦李七夜!

    如果李七夜都没办法论断这件东西的话,那么世间再也没有人能论断这件东西了,除了贼老天!但,贼老天不在人世间!

    “不祥呀。”李七夜看着这件东西,喃喃地说道。

    人人都言战仙帝留下了宝藏,不知道多少人对于战仙帝的宝藏趋之若鹜,但是,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宝藏,而是一种不祥。

    这样的一件东西,如果真的是被人得到,这绝对不会带来什么奇遇,也不会带来什么好运,这绝对会带来可怕的噩梦,这不仅仅是对于某一个人,就是对于整个八荒,都是如此,否则的话,战仙帝就不会花费如此的心血把它镇压在这里了。

    李七夜收回了目光,看了看地上纵横交错的道纹,道纹已经失去了它的生命,失去了它的神韵。

    如果你认为眼前的神纹已经是废弃了,已经成为了无用之物,那就是大错特错,就算眼前的神纹不再是当年的神纹,它依然是那么的可怕,就算是道君亲临,也不敢轻易造次。

    李七夜当然了解眼前这样的道纹了,甚至可以说,世间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了。

    此时,李七夜掏出了一物,这正是石蛋,那颗从石苑之中得到的石蛋,只不过经过李七夜的雕刻之后,它更是成为了举世之间独一无二的石蛋,它拥有着举世无双的威力,它蕴藏着无法想象的奥妙。

    此时李七夜把手中的石蛋滚了出去,向地上的道纹滚去。

    听到“格、格、格”的石蛋滚动声响起,石蛋滚过道纹之后,奇妙无比的一幕发生了,石蛋滚过的地方,地上的道纹就被吸得一干二净。

    没错,石蛋把道纹的的确确是吸走了,没有错过丝毫的道纹,而且,当每条道纹被吸入石蛋的时候,依然保持着它的完整,没有丝毫的破坏。

    似乎,所有的道纹被不是被吸走,而是被挪移入了石蛋之中,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地方而已,它依然保持着它的完整与独一无二。

    在“格、格、格”的声音之中,石蛋围着湖泊一圈又一圈地滚动着,它把一条条的道纹吸走,不遗留下一丝一毫。

    当被石蛋滚过的地方,道纹被吸走之后,地面一下子变得光滑无比,好像是镜面一样,十分的奇妙,甚至是一种奇迹。

    这就是李七夜花费那么多功夫,从石苑中取到这颗石蛋,然后又花费无数心血去雕刻这颗石蛋的目的,他需要这颗石蛋来腾挪这里的一切。

    最终,石蛋把地上的道纹全部吸走,吸得一干二净,整个地面变得光滑无比,这里成为了一面巨大的镜子,光亮可鉴。

    李七夜收起了石蛋,缓缓地向湖泊走过去,走到了石柱之前。

    石柱上铭刻有举世无敌的符文,这正是战仙帝留下的,而且,这根石柱直插入大地最深处,连通了祖脉,如此一来,整根石柱得到了祖脉滔滔不断的力量支撑。

    可千万别小看眼前这根石柱,这根石柱镇压在这里,就算是道君出手,也无法撼动它,它可是与天地同成,正是因为拥有这样的力量,才能镇压住石柱之中的东西。

    此时,李七夜盯着石柱上被镇压的东西,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随手扔了出了手中的石蛋,听到“格、格、格”的声音响起,石蛋又沿着石柱滚动起来。

    就像刚才一样,滚动着的石蛋吸收着石柱上的符文,而且吸得十分干净,没有遗漏丝毫,一圈又一圈地滚动着,并没有破坏符文的整体性,只是它把整个符文腾挪入石蛋之中而已。

    如此巧妙的手段,可以说是巧夺天工,也只有李七夜才能做得出来。

    最终,随着石蛋的一圈圈滚动,把石柱的所有符文都吸得一干二净了,整根石柱变得光滑无比,好像是被打磨过一样。

    “啵”的一声响起,随着符文被石蛋吸走之后,镇压着石柱上这件东西的天幕也随之崩碎,一下子瓦解。

    天幕崩碎之后,镇压在石柱之上的东西终于露出了它的真面目。

    这件东西并不大,看起来似乎只有手指大小,拇指一般,比拇指还大一些,这东西通体发灰,就好像是一截被烧过的树根一样,但,从它的质地来看,似乎又比较柔软,好像是触须末稍的一小段而已。

    就是这样的一件东西,似乎没有丝毫起眼的地方,甚至扔在大街上,都没有人去看一眼,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也不是什么神奇的东西,它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害处。

    这样的一件东西,根本就是很普通,也不像李七夜口中所说的不祥。

    看到这样的东西,只怕很多人都会认为这只不过是一截被烧灰的树根而已。

    但是,它根本就不是什么树根,李七夜很清楚,眼前这么一小截的东西,它是这个世界独一无二。

    “斩截下来的呀。”李七夜一看这东西的断口,就知道这是怎么样的力量斩下来的。

    不管用什么样的手段去感应,这东西没有丝毫气息,不管用什么功法去演化,都无法去分析这东西的成分村质,似乎它就是从来没有在这个世间出现过的东西一样。

    就是这样的东西,那怕李七夜这样的存在了,都无法去感应到它的存在了。

    但是,李七夜很清楚知道它的危险,那怕这东西感受之下没有任何力量了,但,它是可怕的东西!

    就在这个时候,这件东西似乎有了一点点的生机,说它是生机也不对,因为它没有这个世界的那种生命形式,也没有这个世界的那种生命力。

    不管这是什么样的形式,不管这是什么样的力量,还是什么样的生命,这都逃不过李七夜的感觉。

    毫无疑问,在这刹那之间,这件东西好像就活过来一样,它在这个时候拥了一种让人无法理解的生命。

    就在这一刻,这东西在生长,但,这生长的幅度很小很小,小到让人难以察觉,就算是强者一直盯着它,都无法察觉,但是,李七夜却察觉到了,它仅仅是生长出微微的一小点而已,很短很短。

    就在这东西一生长的时候,听到“轰”的一声巨响,整个世界在摇晃!

    没错,在这刹那之间,整个世界在摇晃,这不是仅仅指这方天地,也不仅仅是指祖脉,而是指整个八荒,包括了那些隔绝于世的秘境。

    整个世界,八荒的所有空间、所有时光,都在这瞬间摇晃。

    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八荒好像受到无法想象一击一样,整个八荒被撼动得摇晃起来,不管是身处于任何地方的人,不管是怎么样的存在,都感受到了。

    “发生什么事了”在这“轰”的一声巨响之下,不要说是修士强者,那些沉隐于世的古老存在,都一下子被吓醒,一睁开眼睛,都吓得一大跳。

    在这刹那之间,似乎整个八荒都被捅穿一样,被捅出了一个巨洞,但是,整个八荒却安然无恙。

    尽管八荒安然无恙,没有发生任何崩塌,但是,那些尘封的古老存在,依然感受到了那恐怖绝伦的力量,那怕这些号称举世无敌的存在了,感受到这么恐怖的撼击力量之时,也都不由为之骇然失色。

    “哼”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李七夜出手了,石蛋直接镇压而下,“砰”的一声巨响,这东西还来不及反抗,石蛋重重地砸下,一下子砸在了这东西的身上。

    但是,并没有把它砸碎,而是在“砰”的一声之中,石蛋把这东西一下子吸入了自己的体内,就好像吸收符文和道纹一样!

    今天临时有事出去了,更晚了。

    今天两更,我是很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