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3515章禅阳天尊
    就在燃剑天尊他们五位古祖与李七夜激战的时候,在阴阳禅门那最深处,有一个古老无比的存在苏醒过来了。?燃?文小?说?  ?? w?w?w?.?r?a n?wenA`com

    阴阳禅门最深处,那是让人无法想象的地方,那可不是某一角落,或者某一隅,在那里,乃是无尽的虚空。

    在这虚空之中,有大陆漂浮,也有大陆支离破碎,更是有殒石飞掠而过,似乎,在这里是一个光怪陆离的虚空。

    似乎,在这样的一个无尽虚空之中,在那遥远的岁月里,它就是便自成一片天地,甚至有可能是一个强大无比的宗庭所在。

    因为那怕是那支离破碎的大陆,那怕它在无尽虚空之中已经漂浮了千百万年了,依然有着浓郁无比的混沌气息,似乎在这里曾经有什么强大无比的力量蕴养了千百万年一般。

    就是在这无尽虚空最深处,有一块大陆静静地停留在那里,这么一块大陆,乃是阴阳环绕,阴阳交替之时,衍生了混沌,使得浓郁得化不开的混沌牢牢地包裹着这么一块大陆。

    这样的一块大陆,不知道沉浮了多少岁月,它依然充满了混沌,依然是阴阳交替,繁衍不息。

    在这么一块大陆中央,有着一具石棺悬浮在那里,这具石棺十分的苍古,遥远到难以追溯的岁月。

    在石棺之上,铭刻着无数让人看不懂的符文图画,这些符文图画实在是太过于古老了,早就没有能看得懂石棺上所记载的一切,所蕴含的真正义意了。

    这副石棺乃是以无上仙石所铸,整副石棺可谓是算得是无价之宝,这样的一副石棺,不仅是能把人尘封,停血闸寿,更是能让人益寿延年。

    如此绝世无双的石棺,只怕放眼整个北西皇,也只有阴阳禅门才能拥有了。

    守在这石棺之前后乃是阴阳禅门的老祖,这位老祖早就已经是苍发苍白,他也是阴阳禅门十分有份量的老祖了,现在却留在这里守着这具石棺。

    事实上,在阴阳禅门,能在这里留守石棺的老祖,那都是十分强大的,而且对于他们本身来说,那都是一种荣耀。

    千百万年以来,能守在这石棺之前的老祖已经换了一代又一代了,作为每一代的守棺老祖,不仅仅是在阴阳禅门内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同时,也是经过了阴阳禅门的甄选之后,才有资格留守在这里。

    此时,留守石棺的老祖闭目养神,入定神游。

    就在这一刻,听到轧轧轧的声音响起,只见石棺的棺盖缓缓滑动,棺盖沉重无比,重如泰山,那怕它是缓缓滑动了,依然响起了沉重的声音。

    棺盖滑动之时,守棺老祖不由为之大骇,不知道多少年了,都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了,他也知道这是意味着什么。

    神游太虚的他一下子醒了过来,立即拜伏于地,恭声地说道:“古祖”在这个时候,石棺彻底打开,只见棺内浮起了阴阳之气,有星光沉浮,似乎在石棺之内便是自有天地,石棺之中装载着日月星辰。

    在这个时候,石棺之内,缓缓坐起一个人来,一个老者,这个老者衣裳奇古,让人一看便知道不属于这个时代,看他身上的衣饰,让人感觉他犹如在那遥远的纪元穿越而来。

    这个老人星目剑鬓,那怕他脸上已有皱纹,但是,从他脸容条线来看,便知道他年少之时,必定是英俊无比,绝对是一个丰神如玉的美男子。

    这个老人一坐起来,天地动,星辰斜,那怕他随意地坐在那里,也犹如可定乾坤,他就犹如天地之柱一样。

    这个老者一张开双眼,三千世界绽放,他不需要爆发任何的神威,他身上自然散发出来的气息,也有着碾压诸天的力量,只需要一缕的气息,就压得天尊喘不过气来。

    他坐在那里,就是无上至尊,能接受天下的朝拜,能接受诸天神面的贡奉,他就是至高无上的老祖,从亘古的时间长河跨越而来。

    阴阳禅门的无上老祖禅阳天尊,没错,就是他,号称是北西皇第一祖,也有人说他是北西皇最无敌的存在,无人能与之相匹敌。

    在这个时候,他却苏醒过来了,若是让天下人知道了这个消息,那是多么震撼人心的事情,不知道多少修士强者、大教老祖,一听到这样的消息,都会被威慑。

    千百万年以来,多少惊才绝艳的天才,多少自称无双的天尊,但是,在无上老祖禅阳天尊面前,都要低下高贵的头颅。

    在阴阳禅门,那就不用多说了,不管是多么位高权重的老祖,不管是多么强大的老祖,在无上老祖禅阳天尊面前,那都臣伏于地,战战兢兢。

    那怕是当年无敌的古禅道君,他都是禅阳天尊的弟子。

    守棺的老祖心里面也不由为之大骇,他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无上老祖禅阳天尊苏醒过来。

    一般而言,若是宗门没有举行巨大无比的召醒仪式,或者是宗门没有遭受灭顶之灾,他们的无上老祖禅阳天尊是不可能苏醒过来,他必定会一直沉睡下去。

    对于他们阴阳禅门来说,若是他们无上老祖禅阳天尊苏醒过来的话,那必定是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事。

    “谁用了真血?”禅阳天尊苏醒过来,皱了一下眉头,第一句话就是直问真血。

    禅阳天尊不怒而威,那怕他随意说了一句话,张口便是真言,变成了隽永,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守棺老祖打了一个激灵,一下子明白为何他们的无上老祖会突然苏醒过来了,乃是因为他的真血。

    毕竟,那一瓶真血来自于无上老祖自身,又经过了他自己的亲自加持,一旦有人动有了这一瓶无上真血,无上老祖禅阳天尊当然有所感应了。

    “回老祖宗,乃是翦禅取走了真血。”守棺老祖不敢相瞒,如实汇报,说道:“听闻他遇到劲敌,欲与之生死一战。”

    “劲敌。”禅阳天尊不由轻轻皱了一下眉头,说道:“何等劲敌。”

    守棺老祖也知道当年无上老祖看好白翦禅,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破例传授于他古之体术,甚至宗门内的老祖也认为,白翦禅会成为第二个古禅道君。

    “听闻是一个小辈,弟子也未曾见。”守棺老祖忙是如实说道:“请老祖宗放心,日月星辰三位古祖已出世,为翦禅押阵,更是有千万大军作后盾,翦禅一定能斩敌之首,树我们阴阳禅门无上神威。”

    “他已经死了。”禅阳天尊已经感受到了这一切,徐徐地说道。

    “什么”听到禅阳天尊的话,守棺老祖骇然大叫一声,脱口而出:“真的吗?这怎么可能”这也不怪守棺老祖难于以相信,这个叫李七夜的小子,本就是无名小辈,白翦禅取真血而增强自己的力量,又有日月星辰三位古祖押阵,更是有千万大军作后盾,斩杀一个区区小辈,那还不是手到擒来之事,甚至可以兵发祖城,搞不好能把祖城推平呢。

    若是这话从别人的口中说出来,守棺老祖绝对不会相信,但是,从无上老祖禅阳天尊口中说出来,他是深信不疑了。

    “这,这怎么可能。”守棺老祖不由为之一失神,喃喃地说道:“难道他有祖城相助不成?”“这是何方神圣,竟然能如此大动干戈。”禅阳天尊不由轻轻皱了一下眉头,徐徐地说道。

    这也并非是禅阳天尊托大,今日的阴阳禅门已经足够强大了,又有几个敢捋虎须呢。

    “弟子也不知。”守棺老祖知道甚少,说道:“听闻这小子乃是一个无名小辈,不知道从何冒了出来,得到了祖城的支援,更传闻,这小子身怀凤凰真血,能掌御凤凰真火。”

    “凤凰真血。”禅阳天尊不由目光一凝,他从目中绽放的光芒犹如穿透万古,徐徐说道:“真有人拥有此般血统”

    那怕是禅阳天尊这样的存在,也会视凤凰真血极为珍贵。

    “他叫什么,出身于何门何派。”禅阳天尊徐徐地问道。

    “不知出身何门何派。”守棺老祖摇了摇头,说道:“这小子似乎是突然之间冒了出来,脚根不明,有人称他是奇迹之子,也有人说他是邪门妖孽,还有人说他是凶人。”

    “凶人”禅阳天尊目光不由得跳动了一下。

    “是的,这个叫李七夜的这小子手段凶残,曾屠我们十万弟子……”守棺老祖说道。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禅阳天尊不由大喝一声,他的一声大喝,群魔都会为之胆丧,日月星辰都为之摇摇欲坠。

    随着无上老祖如此一声大喝,把守棺的老祖都吓得一大跳,双腿都不由打了一个哆嗦,他都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

    “弟子说,弟子说,这,这这小子手段凶残,曾,兽屠我们十万弟子……”守棺老祖说话都有些不利索。

    “不,他叫什么名字,再说一遍。”禅阳天尊沉声地说道,在这个时候,他的神态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

    今天一更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