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帝霸 > 第3553章贪吃的小和尚
    “妙哉,妙哉……”在这个时候,金蝉佛子拿着他的佛钵,向鱼汤钵里去舀鱼汤,他那眉开眼笑的模样,那看得出来他是多么的高兴了。? 火然?文? ??? w?w?w?.?r?a?n w?e?na?`c?om?m

    看到这样的一幕,让在场的云泥学院的学生都不由为之无语了,他们都没办法用词语去形容眼前这一幕了。

    在此之前,金蝉佛子用佛钵来装烤肉,那都显得大不敬了,现在又用来舀鱼汤。

    就算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金蝉佛子手中的佛钵,那绝对是一件宝物。不少云泥学院的学生都知道,金蝉佛子手中的佛钵,来历十分惊人,乃是天龙寺的一件重宝,天龙寺的好几代圣僧都曾持有过这只佛钵,也得到了一代又一代先贤的加持。

    可以说,这一只佛钵,在天龙寺可以说是一件圣器,乃是天龙寺佛法无边的象征之一,正是因为金蝉佛子天赋绝世,得到了天龙寺的各位圣僧认同,才会赐予他佛钵。

    然而,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金蝉佛子并没有用这一只佛钵来降妖除魔,也没有用这一只佛钵来弘扬佛法,而是用它来盛装酒肉。

    现在看到金蝉佛子用来舀鱼汤,不少云泥学院的学生,心里面都不由怪怪的。

    因为大家都看到了,这满满一钵的鱼汤都被小黑、小黄吃过的了,它们已经对着一钵的鱼汤乱舔了一顿了。

    现在这被一头老黄狗和一头老野猪舔过的鱼汤,而金蝉佛子竟然用天龙寺的圣器佛钵来盛装,这简直就是对于先贤的不敬,这简直就是对于天龙寺的一种猥亵。

    但是,金蝉佛子却一点都不在乎的模样,好像他手中所拿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绝世无双的佛家圣器,那只不过是一只破碗而已。

    “如果我是这样做的话,我家里的长辈,一定会打断我的手脚。”有学生看着金蝉佛子拼命往钵里面捞鱼汤,不由喃喃地说道。

    很多学生都也苦笑摇了摇头,这样的事情,也唯有金蝉佛子才能做得出来,一点都没有尊重自己的出身,一点都不矜持自己的身份。

    不过,大家都知道,现在天龙寺也都对于金蝉佛子无可奈何了,也只好是听之任之。

    “也不能这样说,当年至尊也有着这样的风格,大家都说,金蝉佛子能继承至尊的大位,那还真的说不准呢。”有一位年纪大的学生低声地说道。

    一提到“至尊”两个字,不知道有多少学生心里面为之剧震,他们心里面为之肃然,也不敢多去讨论。

    “旺、旺、旺……”就在金蝉佛子拼命往鱼汤里捞的时候,小黄就不干了,向金蝉佛子吠了起来。

    看金蝉佛子往鱼汤里拼命捞,他这不仅是要把鱼汤盛满,还要把钵里的七彩龙鳅也要往自己佛钵里面装去。

    就这么一条七彩龙鳅,现在金蝉佛子已经往自己佛钵里塞了一半截了,小黄当然不干了。

    “善哉,善哉,小僧也就舀一点,一点点,一点点。”金蝉佛子虽然口上说是一点点,一点点,但是,手上却一点都不含糊,把七彩龙鳅拼命地往自己的佛钵里塞去,瞧他的模样,要把整条七彩龙鳅塞入自己的佛钵里面。

    一开始,小黑还好,现在一看到金蝉佛子要把整条七彩龙鳅往自己佛钵里塞,它也不干了,对着金蝉佛子哼哼哼地哼唧起来了。

    “旺、旺、旺……”小黄那就更加不用说了,对金蝉佛子狂吠,眦牙裂齿。

    如果不是李七夜有话在先,小黄就立马冲过去,把金蝉佛子的那只手先咬下来吃了。

    看到金蝉佛子如此不要脸地跟一头老黄狗、一头老野猪抢食,这让云泥学院的学生都不由觉得十分尴尬,金蝉佛子这是太不要脸了吧,这样的事情也做得出来。

    如果让天龙寺的高僧看到金蝉佛子跟一条老黄狗、一条老野猪抢食,不知道会不会气得吐血,这简直就是把天龙寺的颜脸都丢光了。

    “好了,小和尚,不要得寸进尺,信不信我放狗咬你。”看到金蝉佛子把整条七彩龙鳅往自己碗里塞去,李七夜也哭笑不得,摇了摇头,说道。

    “旺、旺、旺……”至于小黄,那就更凶了,李七夜都说了这句话了,它就毫不客气地露出了獠牙,双目都露出凶光了,只要金蝉佛子敢把整条七彩龙鳅带走,它一定会把金蝉佛子的手臂撕下来。

    见小黄双目露出了凶光,金蝉佛子打了一个哆嗦,忙是松手,干笑,说道:“失误,失误,阿弥陀佛,小僧没有独吞的意思,没这个意思,没这个意思。”

    金蝉佛子不得不把七彩龙鳅放回去,尽过是如此,他还是把一截的七彩龙鳅塞入了自己的碗里面,然后一溜烟跑开了,跑到一旁咕嘟咕嘟地喝了起来。

    小黄和小黑狠狠地盯了一眼金蝉佛子,然后才风卷残云一般,把所有的鱼汤都喝得干干净净,连七彩龙鳅的鱼骨头都不放过,吃得连渣都不剩。

    何止是小黄和小黑如此,连金蝉佛子都是如此,他也一样风卷残云一般,吃得一干二净,连渣都不剩,喝完了,还要再三地舔了舔他手中的佛钵,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看到金蝉佛子这副模样,云泥学院的学生都不由苦笑,如果不是早早就知道金蝉佛子的威名,不认识他的人,还以为他就是一个骗吃骗喝的酒肉和尚。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金蝉佛子摸了摸圆滚的肚皮,笑嘻嘻地说道:“施主,不知道你们庙里还招收和尚不?小僧以后挂单在你们寺里算了。”

    金蝉佛子这话顿时让云泥学院的学生都不由无语,似乎,只要给他好吃的,他随时都可以背叛天龙寺一样。

    “不招。”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你这样的酒肉和尚,一身腥味。”

    “善哉,善哉。”金蝉佛子忙是合什,一点都不在意,笑嘻嘻地说道:“施主,小僧这副皮囊虽然臭味冲天,但是,小僧的宝相,那是佛光晶莹……”“滚”李七夜看都不看他一眼。

    老奴也不由笑着摇头,说道:“小和尚,你信不信惹恼了我家的少爷,把你扔入深渊去喂猛兽了。”

    这样的话,顿时让金蝉佛子打了一个哆嗦,合什,说道:“善哉,善哉,我佛慈悲,多谢施主的斋饭,小僧告辞了。”说着,一躬身,然后大袖一甩,飘然而去。

    当他一甩衣袖,飘然而去的时候,金蝉佛子这还真的是有模有样,那还真的是有几分得道高僧的模样,如果不是他身上的袈裟都有油渍的话,那还真的让人认为他是得道高僧。

    大家看着金蝉佛子飘然而去,云泥学院的学生都不知道该如何好。

    就在金蝉佛子刚刚离开,有十几个人从天而降,带队的乃是一个粗壮结实的中年汉子,从他们衣着来看,乃是云泥学院的。

    “终于找到你们这些小崽子了。”一看到云泥学院的学生都在这里,一个都不少,这个中年汉子不由松了一口气,骂道:“你们这群蠢驴,就凭你们这点本事,在这万兽山,也敢独自跑出来浪,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信不信我把你们全部扔下悬崖去?”“杜老师”看到这个中年汉子到来,云泥学院的学生都不敢多哼声,只能是被臭骂了一顿。

    “好了,没事就好。”这个中年汉子狠狠地瞪了这群云泥学院的学生一眼,说道:“如果谁死在这里,那就自己负责。”

    虽然说,一出来的时候,云泥学院就已经有了通知了,由学生自己负责自己的安危,但是,学院还是有老师跟来了,以免得真的一大批学生惨死在万兽山,若是这样的话,损失就惨重了。

    “这三位是……”中年汉子杜老师斥喝了小玲他们这群学生一顿之后,这个时候他才看着李七夜主仆三人。

    “老师,是这位李公子收留我们三个人住一宿的。”小玲忙是向杜老师汇报。

    “多谢,多谢。”杜老师忙是鞠身,他心里面也不由为之奇怪,怎么万兽山里面会有人居住,以前他都从来没有听说过。

    更让杜老师奇怪的是,他觉得老奴有点熟眼,忍不住多看老奴几眼,反而,对于李七夜没怎么去留意,因为他看来,李七夜太普通了,一眼都能看透。

    “没什么事,就去吧。”不需要李七夜出声,老奴轻轻挥手,说道:“莫打扰我少爷的清静。”

    老奴虽然不知道这古庙对李七夜有何意义,但是,他不喜欢有人在这古庙里吵吵闹闹。

    “一定,一定。”杜老师再鞠身,说道:“有扰老先生三位了。”说着,就带着学生离开。

    尽管是如此,走远了,杜老师依然忍不住回头多看了几眼老奴,他总觉得,老奴给他一种熟眼的感觉,好像自己是在哪里见过一样,但是,又想不起来。

    这也说来奇怪,按道理来说,他不可能见过这么一个下人才对,但,老奴却偏偏给他眼熟的感觉。

    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