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七十八,吃干抹净榨干
    日子就这么过着,生活周而复始,每一个人都享受着各自的生活,有幸福,自然少不了痛苦。

    王大老板还是那么个样子,没更舒坦,也没变坏。

    他能够轻松,归功于他那个强大的团队,最不靠谱儿的就是钱四儿,他已经变得有些神经质,弄得公司上下都躲着他走。

    还有一个人,朱云,朱总上次小心思没得逞,王老板无意间给了她暴击!

    她得靠自己玩儿,指望老板是别想了,也幸亏她有些眼色,没继续作,按照规律,不作才不会死。

    必须佩服这娘们儿的能力和韧劲儿,滨城俱乐部当然面临远大于其他对手的困难。

    朱云的做法就是想尽办法团结一切力量,与对方抗争,绝不放弃,这是她的优势,也是她必须展现的品质。

    聪明人。

    事实上她也把困难想得过于大了,那些招数恶心人是肯定的,效果未必能有那么实在,毕竟要顾忌悠悠之口,而且,王大老板的威力摆在那里。

    纯傻子是有,但当不成对手。

    王老实不出手,杀伤力也许更强,打出去的拳头也就打出去了,威慑不再。

    足球一定程度上也是要靠能耐的。

    滨城用金钱堆砌了实力,更用别人玩不起的奖金调动了球队的潜力,一些上不得台面儿的幺蛾子,作用有限。

    主教练也算世界级的名帅,人家啥事儿没见过,他是个妥妥的老司机,跟朱云谈话的时候,丝毫不在意。

    朱云被科普了,外国的月亮可不比华夏圆照样有的是肮脏。

    “公平?别逗了,怎么可能有?足球只是一个承载利益的平台,为了利益,什么办法都可以用的,咱面对的都不算什么,更狠的我都见过。”

    朱云有些意外,“你能应付?”

    老外特自信的拍胸脯说,“如果说不强求冠军,我敢说没问题。”

    朱云放心了,“冠军可有可无,但我们必须展现出强队气质。”

    “我保证。”老外心里乐开花,老板的要求太宽松了。

    进京跟王老实汇报工作时,赶上傅颖跟艾碧菡也在,王老板让她先说。

    朱云把这个情况跟王大老板说了个详细。

    王老实不住点头,不过他还是建议说,“话是这么说,可你也得明白,那洋鬼子一定不能放松,嚼子得勒紧喽,没有压力他们就没动力,钱太好赚,人家会把我们当傻子。”

    朱云点头表示领会了老板意图。

    “咱接茬儿说你那边儿的情况。”

    傅颖的一些做法,引起了王老实一些不满,她现在几乎就是等于代替王老实掌握着资产,一言一行都意义不同。

    以前还可以隐身起来,可这个社会正在发生巨大的科技变革,想要不声不响的发大财几乎几乎不可能,除非有国家力量帮助你藏身与市井间。

    王老实参股的公司中,科技型企业有很多,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依赖用户数据,不可避免的就是利用用户数据来实现各自角度的商业利益,任何一家企业都是这么玩儿。

    那么数据泄露,其实就是某种数据商业使用的被曝光。

    泄露方一般都会站出来悔恨万分,然后保证一通,并拿出大堆的方法改进。

    事实就是他们不可能放弃,那是企业生存发展的模式,没谁可以躲得开。

    傅颖的问题就是没看透,愤青似地,发出了在王老实看来毫无用处却只能导致关系紧张的言论,而且因为她代表着王大老板,会引发it科技界的震动。

    “这是大事,我觉得你在表态前应该跟我商量一下。”

    傅颖听着不说话,王老实这次说话没留面子,“另外,我想你们应该清楚,任何商业模式都是要把消费者身上的一切利益都吃干抹净榨干,不要讲什么商业道德,讲公平和道德,商业也就不是商业,人类也到不了今天。”

    顿了顿,他端起茶杯说,“所以,你的想法很有问题,必须尽快转变。”

    话到此就没必要再说了。

    艾碧菡听着,眨巴眼睛,不停的思考。

    朱云大概也觉得有了些帮助,以前懵懂,今天可能更明确了些。

    ※※※

    钱四领着几个二货在京城闹腾了那么多日子,没少出笑话,还别说,真叫他们划拉着一姑娘,特别符合四爷的需求。

    条件摆在钱四儿跟前,除了来源还是有点瑕疵,其他都让人满意。

    就是人已经小有名气,出演了两部剧,妥妥的力捧小花旦,跟钱四儿希望的相差很远。

    钱四儿不放心的问,“查过啦?”

    张书辉拍着胸脯保证,“四哥您放心,我专门盯着这个事儿的。”

    “跟她露了没有?”

    张书辉连连摆手,办事情就得守住规矩,祸从口出他懂,他也早看出来了,没开始想的那么简单,水有些深。

    沉思好半天,钱总几乎头一次有了某种气质,跟他流里流气的过往大相径庭,“安排一下,我要跟她谈谈。”

    谈,从来不是平等的手段,就是各自摆出实力来压倒对手。

    龚彤,就是被张书辉选中的那姑娘,准备去承担四爷重任,别说什么出淤泥而不染,最多也就是还没来得及。

    现在她的星途是非常被看好的,已经出演了两部热剧,只要再夯实下,遇上个贵人,这辈子就成啦。

    她满是憧憬。

    谈过后,龚彤觉得她的命运似乎完全变了。

    京城居之不易,龚彤赚了点钱,从学校搬了出来,租了套公寓,至于买,那还有些遥远。

    坐在飘窗上,抱着膝盖,眼睛盯着下面的渺小,龚彤竟然有些不自知。

    娱乐圈的某些破事,她是知道的,身边到处是那种人,虽说不愿意,她也清楚,说不定哪天就轮到自己身上,现在来了。

    按照室友的划分,自己可能还是中了大奖的,能够让钱总亲自谈的,会是什么人?

    都不用说。

    说是要考虑几天,龚彤自己都不信,就凭她还有资格考虑?恐怕现在说退出这个圈子都来不及,听说钱总非常的厉害,非常、非常的厉害!

    龚彤在问自己,值不值,后悔与否,好久,都没有答案。

    电话响,她扭过头看了一眼,是经纪人,说实话,那位大哥也不是什么东西,或许早就憋着卖了自己,只不过当初自己运气够好,挤进了公司。

    接通。

    “我的小姑奶奶,您这是在哪儿呢!赶紧的啊!要不回头儿崔总不高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