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17 天使
    该发生的,总会发生的。?火然文???  w?w?w?.?ranwenA`com

    正午干净的天空,一条黑色的‘污迹’从北区爬到了南区。格兰德里的吸血鬼看到的时候,罗伊做了伸展身体的奇怪体操,“来了!”扎克却一脸放松的,“还没,不是往我们这里来的,我猜应该是去圣徒那里见卡米尔的。”

    对,那条黑色的‘污迹’是堕天使,但不是扎克认识的杰西卡或茶,那就只能是共和来的‘天使’了。

    在来找巴顿风云人物扎克的茬之前,这些‘天使’势必要找些帮手的。

    扎克猜对了,天空的‘污迹’落入了茜茜的海景别墅。然后当太阳偏离了和地面的垂直角度后,金色降临了格兰德。那条污迹?反方向回北区了。

    “呦~卡米尔。”扎克非常热情,“我以为前段时间会看到你呢~怎么今天来了?”

    讲真的,这是天赋,扎克能在瞬间打乱来着的节奏

    卡米尔一脸茫然的,“为,为什么你觉得前段时间会看到我?”

    扎克却已经在逗弄罗伊了,“看,罗伊,不觉得卡米尔有些眼熟么?有没有让你想起西部的某个人?”

    大家放心,扎克有提前给罗伊打招呼的。让罗伊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所以罗伊很配合的,“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这位天使眼熟,难道,难道!”有些假的惊讶,“你是应该已经死掉的艾克?!诽谤兰斯的那个家伙!”

    “呃……”卡米尔的茫然变成了尴尬,“我不是艾克,艾克只是我的容器。”先纠正罗伊很假的惊讶,再“前段时间詹姆士兰斯婚礼的时候,艾克确实想找机会和兰斯将军接触一下,被我阻止了。”卡米尔是看着扎克说的,“对谁都没有好处。”

    这是让扎克满意回答。意义?不管卡米尔为了什么而来,扎克已经在对话开始前定下了基调,卡米尔是个懂事的天使,知道对谁都没有好处的事情不会做~

    对么~

    托瑞多擅长的操纵从现在已经开始了,被操纵的对象还没有自觉。

    “挺好的,你让艾克想开些。”随即,扎克再次替卡米尔开启真正的话题,“那今天突然来是有什么事吗?”当然,扎克不会漏掉任何可以操纵对方的手段,“我真心不希望是让我的妹妹和她的朋友们帮你说服茜茜参加赖普特高中暑期的共和行程。”

    卡米尔又一脸茫然了,“什,什么暑期共和行程?”

    “不会吧?”扎克的惊讶比罗伊的表演高级多了,“茜茜没告诉你吗?赖普特高中弄了暑期活动,会带一批高中生去共和修习。”扎克摆摆手,“对你我也没什么好含糊的,其实就是西区人弄出来的,不想被联邦-共和的交换生项目落下,所以拉着巴顿高中,预先强占交换生的名额~”

    扎克说算是用相当侃侃而谈的态度把真相说出来,但对这个天使卡米尔的意义,暑期活动自然不是西区人想让巴顿参与国际交流项目,而是活动巴顿的高中生有机会合法前往共和这件事!

    扎克在卡米尔还在发呆的时候补了一句,“爱丽丝说茜茜拒绝了这次机会,茜茜应该是他们那帮朋友之中唯一拒绝的人吧,我以为你知道。”

    “我……”卡米尔的视线都不知道往哪里看了,“我,我现在知道了……”哎,可怜的天使。

    “哦。”扎克贴心的、不嘲讽由扎克自己揭露的天使和圣徒的关系,呵呵,这是必须的,“那,你需要我让爱丽丝他们帮忙劝说一下吗?”

    “我……”卡米尔大概是已经忘了他为什么在这里吧,他看向了北方,赖普特的方向。很明确的是想用目力明白此刻还在赖普特上课的茜茜在想什么,“茜茜……”但目力怎么可能有这种效果,卡米尔看回扎克,“谢谢,但茜茜应该有所打算吧。”

    “哦。”扎克微笑相对,“也好,我也不觉得爱丽丝他们能左右茜茜的决定~”下面的玩笑非常适宜,也非常不适宜,“茜茜是什么样的女孩儿,呵呵,我们都懂~~”

    卡米尔就不该带容器来格兰德,他的情绪完整的被容器艾克复制、显现在脸上。

    看在扎克眼里,一切都是那么的预料之中。看在罗伊眼里嘛‘*!这个托瑞多真的是个祸害!’

    意义?让‘茜茜不站在天使这边’的印象埋入天使的意识中。

    扎克贴心的仿佛没看到卡米尔的脸色变化,再再次帮卡米尔开启真正的话题,“那你来是因为……”扎克用了省略来让对方接话,这次扎克没有其它的操纵话题要说了,可以正题了。

    “我……”卡米尔却是需要时间来重新组织语言了,“我……”还好速度不算慢,“我是来和你说现在玛丽教堂中堕天使的事情的。”

    “杰西卡?”扎克没必要再弄什么玄虚,“还是共和来的,你曾经的同胞们?”

    “呃,你知道了。”卡米尔的神色又变了几次。

    “恩,他们来的当天我就知道了,我看到杰西卡带着他们从海上经过。”扎克用了老套路,说事实,但只是部分事实,“随后我就去玛丽教堂找杰西卡,她告诉了我怎么回事。”

    卡米尔做了一次深呼吸,但这次深呼吸只是转换情绪,而且是往更不好的情绪转换沮丧:“堕落?为什么他们那么愚蠢会上这种当!”

    “恩”扎克拉长了尾音,“也要看是谁在欺骗他们。”是扎格尔~动机我们已经从露易丝的电话里知道了,但扎克是不可能在这里告诉卡米尔的,“虽然和我没有关系,但我还是不由自主感觉到了一些责任。”

    注意了,扎克要放大招了。

    扎克叹息一声,“哎。我希望我能做点什么,帮助这些被扎格尔欺骗的天使们。”

    卡米尔的眼眶睁大了,看着扎克,一时居然说不出话来。

    罗伊在旁边么,抖着呢,也不知道是在憋什么才能抖成这样。

    扎克则是一副感怀宇宙的的神情,顿了一会儿,“事实上去过玛丽教堂后,我就准备去找你讨论一下怎么帮这些‘天使’的,但。”扎克摇了下头,“今天茜茜放学后,如果她没有和爱丽丝他们去逛街,你应该问茜茜昨天在通天塔发生了什么。”发生了吸血鬼制裁了巫师家族!

    但扎克提这个的原因?在下面

    “哦卡米尔,我想让你知道,我不是在为我自己找理由,我想承担共和天使被别欺骗的责任,只是现实在当下,我实在让我有些无暇分身。”扎克还感怀什么宇宙啊,他就是宇宙!广阔的容纳万千繁星!“但我可以保证,之后我会清除我的所有事务,专心为‘天使’们补偿,我说到做到。”

    “我……”卡米尔张着嘴,“你……”保持张着,“我……”闭上了,回头,“我应该……我应该回去了……等茜茜回来。恩!”说到最后,已经是一副确定的语气。一抹刺眼的金光,卡米尔怎么来的怎么走了。

    扎克和罗伊原位停留了一会儿,专心的目送远去的金色,圣主信仰的颜色。

    知道金色消失,罗伊先开的口,“就这样!”还啪的打了个响指,“你毁灭了那帮‘天使’拉拢茜茜的可能、又‘魅惑’了联邦唯一还在乎圣主信仰的天使!”

    “这是必须的。”扎克收回了视线,表情平静,“不能让那帮‘天使’正当化他们在联邦的任何行为。”扎克的意思有跳跃一些默认的事实别忘了在扎克的长远目光中,圣主信仰的灵魂生物都会是吸血鬼的对立面,包括堕天使。杰西卡和扎克已经是私人关系,类似于扎克和本杰明的关系。扎克可以在一部分吸血鬼和恶魔之间维持和平,但对广义的种族来说,是不可能的。

    所以扎克现在在做的就是一点点刻意打压那帮‘天使’的存在意义,趁着对方还不自觉自己已经是恶魔的时候,操纵他们和天使的关系

    现在可以稍微看出来一点扎克的坏心了吧。扎克对卡米尔一顿操作,基本上断绝了那些‘天使’从他们觉得他们应该获得支持的地方获得支持的可能。

    将扎克对待鲁特勒森布拉的手段的本质用在这里,扎克就是要激发这些已经是恶魔的‘天使’开始做‘不正当的行为’(这里的引号是加重)逼迫这些‘天使’越权。惹到已经被扎克‘魅惑’的卡米尔,和早就已经一心为自己考虑的圣徒茜茜!

    但心理游戏只是点缀,扎克的真正绝杀是将这帮‘天使’和纽顿天堂的克劳莉对立起来!

    真天堂和真天堂干起来,吸血鬼这种在圣主信仰眼皮底下销毁灵魂的物种,就能在现世再舒服很长时间了~和杰西卡的友情,还能持续~

    “所以下次。”罗伊已然能够完全跟上扎克了,“就会是那帮天使直接来找你了。你准备好了么。”

    “我准备好了吗?”扎克笑了一下,“你准备好了没有才是重点。”扎克这样说的原因是,“按你说的,雷夫罗是真圣主信仰信徒,确保雷夫罗不会被‘天使’影像,能不能成功将那些‘天使’的注意力放在纽顿天堂上,就要看你这个二代茨密希在雷夫罗中的威望了。”

    罗伊的神色严肃了一些,“我严格来说依然是茨密希氏族的家主!我也帮了纽顿雷夫罗!”呵,说的就是扎克安排入纽顿搞事的武器和现金,“我的话对他们应该还有些效果!”

    “我要的不是应该,我要的确定。”扎克也没宠着罗伊,“我要的不是你是茨密希氏族的家主,我要的是你代表魔宴。”罗伊在扎克的眼中,终究是差了一点儿。长期在魔宴的养尊处优,造成了罗伊的短视。没办法,慢慢调-教-吧,“用上所有你能用的东西,鲁特勒森布拉不是在台面上给了调查神的任务么,用上。”

    罗伊愣了一下,“用上?怎么用?”

    “我不是带你去见过韦斯特了么。”扎克有点儿无语,“你听的非常清楚吧,要离开这个世界是韦斯特自己的决定。圣主信仰的意志就是圣主要离开。我是圣主的支持者。让雷夫罗清楚的知道这一点,不要让雷夫罗在圣主信仰应该是什么样子的这方面和纽顿天使克劳莉发生冲突,更不要让我们都不想见到的,雷夫罗被共和‘天使’笼络过去了。这是你要做的。”

    “呃……我懂了。”罗伊撇着嘴,他自己没有发觉,但自责的情绪已经有了。刚才还说扎克‘魅惑’了卡米尔,其实真正被魅惑的,是他。提不提醒他这一事实都无所谓,罗伊也做不了什么,不是么~

    时间继续流逝,不知道玛丽教堂的‘天使’什么时候会意识到卡米尔那边沦陷了,亲自来找扎克,可以想象杰西卡应该也会在旁边打打边鼓,铺陈点儿什么。反正这不会是立刻就能发生的事情了。扎克没必要一直在格兰德等着。

    扎克带罗伊去了墓区。因为汉克带着温斯顿去了墓区。扎克在午餐的时候决定了让汉克以弗兰克在这个时代的第一个后裔的身份,去和鲁特争权不是么。

    当时只是决定,以汉克对扎克的一向态度,扎克知道只要自己开口,汉克一定是,“不关我的事!别在我面前晃!”

    所以,扎克花了时间思考怎么推进这件事。现在有点儿眉目了。

    “罗伊~”和墓园的保安打了招呼,已经可以看到汉克在命令温斯顿挖墓地了格兰德没葬礼,汉克只是在锻炼温斯顿的体格而已。也不是汉克已经把温斯顿当做了自己的后裔预定,单纯的在格兰德里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扎克对罗伊,“去吧~越惨越好~”

    “你知道这个距离汉克可以听到你在谋划什么吧!”罗伊有被扎克提前说明计划,知道扎克的越惨越好是让自己去对汉克讲述自己无条件的站在鲁特勒森布拉身边,最终却悲惨的被鲁特抛弃的心路历程。

    “你来格兰德的这些日子里,有和汉克好好交流过吗?”除了那次莫名的打架,“所以罗伊,如果你突然找留着勒森布拉血的汉克聊天,他一定知道是我在谋划什么。”扎克好直白,“所以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不能让汉克讨厌鲁特,去吧~你能行的,我相信你~”

    呃。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