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踏天争仙 > 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锦鳞
    ?“从古至今从未有人从混沌之河中走出来。”锦鳞虽然知道说话的是谁,有着何等崇高的身份,但他依旧不卑不亢,并不会因为某些人的话话语而改变自己的想法。

    ?说话的声音来自洞虚神明,五大无上神明之一。

    ?在神明世界,这五大无上神明有着崇高的地位,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的实力强悍,还有他们的资历太老,更重要的则是因为得罪了无上神明就意味着整个世界的陨灭。

    ?就算无上神明自己并不在乎,无上神明所在的世界的神明们也绝对不允许有人敢轻辱无上神明。

    ?无上神明就是一块金字招牌,能够直挺挺的与无上神明对话的不是傻子就是心中毫无畏惧之人。

    ?锦鳞肯定不是傻子,但他也未必就是毫无畏惧之人。

    ?洞虚神明的声音从天外传来,宛若雷霆,但却只落入锦鳞耳中。

    ?“说来也是,似乎从未听说有神明能够活着走出来,现在你可以试一试看看能不能走出来了。”

    ?洞虚神明说着一股巨力从天外垂下,这巨力覆盖方圆数十里,锦鳞想要逃走都做不到,直接就被巨力笼罩。

    ?这一道道的巨力直接灌入锦鳞的身躯之中,锦鳞身躯猛的一涨,变成一个大球,皮肤都变得透明,上面一根根的血管纤毫可见。

    ?看上起似乎随时都要爆炸开来。

    ?不过当膨胀达到了一定程度,锦鳞的身躯开始缓慢的收缩,这个过程足足持续了三天时间,三天之后,锦鳞宛若脱胎换骨,整个人都为之一变,锦鳞的变化不是那种修为提升的变化,而是一种基础更牢固的变化。

    ?这种变化不会使得锦鳞一下就将修为提升到什么程度,但却可以在以后的日子之中使得锦鳞的修为稳步提升。

    ?锦鳞抬头望向天空,随后目光望向混沌之河。

    ?锦鳞知道,洞虚神明此时正在注视着他,洞虚神明是给了他好处的,如果他拿了好处却不进入混沌之河,那么就会触怒洞虚神明,当一位无上神明发怒的话,这个天底下除了其他的无上神明还有五大帝君外,没有谁能承受得住。

    ?锦鳞其实也很想一探混沌之河的究竟,毕竟他曾经亲眼看到方荡从混沌之河中钻出来。

    ?如果当时的方荡都能从混沌之河中走出来,那么现在的锦鳞只会比当初的方荡更强。

    ?不过锦鳞还有一个问题要搞清楚:“你们既然想要知道混沌之河下面的情形,为什么不亲自去看看?”

    ?锦鳞的话语好似在自言自语,毕竟周围数十里内都没有一个人。

    ?但却依旧有一个声音缓缓响起:“这条河的意志排斥我们这些无上神明,换言之,除非我们用粗暴的手段,将混沌之河的河水清开,否则是无法进入这条中的。所以,我才需要你代替我们去看看这条河下面究竟有什么东西!”

    ?锦鳞微微皱眉道:“你们?”

    ?洞虚神明回道:“现在,五大无上神明中的四位正盯着你,另外,我想那最强的几只异种也在用他们的眼珠子注视着你。”

    ?锦鳞双目微微一眯,随即一笑,听到洞虚神明这句话,锦鳞就更清楚自己没有拒绝的权利了。

    ?锦鳞是全胜世界之中性格最狠辣的家伙,也是最有决断的存在,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才在梵须还有华秀云身死之后,将锦鳞推举出来,可以说,他身上有着全胜世界的神明们力挽狂澜的期望。

    ?明白自己此时所处的位置,清楚自己没有别的选择,锦鳞一笑投入混沌之河中。

    ?噗通一声,锦鳞的脑袋从水面上钻出来。

    ?此时的锦鳞满是奇怪,他明明正在全力下潜,怎么忽然之间竟然浮出了水面?

    ?锦鳞心中满是疑惑,随后他看到的事情更叫他感到疑惑。

    ?这里竟然是一处郁郁葱葱的世界,紧接着一尾大鱼从他身边游过,这使得锦鳞险些从水中蹦出来。

    ?锦鳞登岸,身躯微微一震,将身上的水全部抖干。

    ?正如当初方荡初次到来这里的情形一样,锦鳞见什么都感到新奇,与此同时,锦鳞感受到了方荡的方位。

    ?方荡倒了这里自然不需要再藏匿自己的气息,锦鳞本就能够感知方荡的方位。

    ?锦鳞并未急着去找方荡,他得先了解一下这个世界才行。

    ?锦鳞随后就来到了那座不大的村落,村落的人们望向他的眼神都带着浓浓的敌意。

    ?锦鳞不过随便一走一看,随后锦鳞就走出了村落,朝着方荡所在的方向行去。

    ?此时的方荡居住在他自己打造的房间中,虽然方荡带来了一整座宫殿,但洪靖说想要居住在更温馨的的地方。

    ?所以方荡带着洪靖离开了宫殿,选了上次两人见面的地方,平静的湖面,远处的高山,还有屋顶上皎洁圆月,山谷之中隐隐传来的各种兽鸣鸟叫,种种声音汇聚在一起,虽然略显嘈杂,但却给了方荡还有洪靖一种天地之间只有你我的感觉。

    ?“这就是我一直以来最想要的。”洪靖将菜肴一样样摆在桌子上。

    ?方荡深吸一口气道:“这也是我最想要的生活。”

    ?洪靖展颜一笑道:“或许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过上这样的生活!”只要方荡在这里,洪靖对于未来就将充满了希望。

    ?方荡连连点头,随后将桌子上的筷子拾了起来,准备尝尝洪靖亲手做的菜肴。

    ?此时洪靖将最后一个菜端了上来,方荡笑着道:“咱们是不是应该将两个孩子也叫过来?”

    ?洪靖笑道:“我现在只想和你在一起,一生一世,永不分离。”

    ??  方荡摸了摸鼻子,将桌上的斟满了酒的酒杯举起,洪靖擦了擦手,也举起酒盏和方荡碰了一下,叮的一声脆响,洪靖的一双眼睛都要眯成一条缝了,这一段时间虽然才几天的功夫,但对于洪靖来说简直就是人生中最美好的记忆。

    ?在这几天之中方荡没有修行,就是专心致志的陪着她,他们两个几乎走遍了这个圆球形的小世界。

    ??此时方荡忽然面色微微一变,缓缓放下筷子。

    ?坐在方荡对面的洪靖目光也微微一闪,“什么东西竟然找到了这个世界?”

    ?方荡摇头道:“不知道,但我有种感觉,是一个熟人。”

    ?方荡轻轻拍了拍洪靖的手臂,一笑道:“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

    ?洪靖知道以她的力量连自保都费力,如果和方荡一起走出去的话,只能是给方荡添乱。

    ??她已经安安静静的等了方荡太久太久,所以,洪靖也不在乎时间的流逝。

    ?方荡走出面积不大的小房子,此时在房门外面有一个苍老的是身影缓缓飞来。

    ?荡荡的目光定定的盯着这个老者,很快方荡就将这个老者的面容和记忆之中的一位老者的面容层叠到了一起。

    ?方荡一笑扬声道:“全胜世界?我还有没有去找你,没想到转眼间你就跑来找我了!”

    ??  锦鳞脸上神情淡然,缓缓道:“想要杀我没有问题,就看你能不能做?”

    ?锦鳞身上可是有着血海深仇,他们全胜世界死在方荡手中的神明何止一个两个?

    ?锦鳞一看到方荡瞳仁就充血,所以他懒得和方荡在这里嚼舌根。

    ?锦鳞被洞虚神明垂下的光幕包裹之后,力量有了长足的成长,虽然不是立即到来的境界提升,但却已经使得锦鳞对自己的信心大涨。

    ??锦鳞双手猛地朝着方荡虚虚抓去。

    ?紧接着在方荡身前就出现两个金光大手,这两只手足足有三十多米高,朝着方荡当空抓去。

    ?方荡几乎没有躲避,就被这两只金光大手一把抓在手中。

    ?显然方荡这么简单就被抓了起来,很是出乎锦鳞的意料之外。

    ?这使得锦鳞变得异常紧张和小心。

    ?锦鳞双手连连揉搓,如果内中是一大块铁的话,此时也已经被揉成烂泥了。

    ?锦鳞的金光大手中,方荡感受到四面八方碾压过来的力量,老实说,方荡对于这种力量并不怎么放在心上。

    ?方荡甚至都没有将锦鳞放在眼中,锦鳞的手段方荡没有见过,但梵须还有华秀云的手段方荡是明了的,而此时的锦鳞,肯定是比不上梵须还有华秀云的。

    ?方荡身上钻出数不尽的紫金水藤,这些紫金水藤一下就刺入这金光大手之中,紧接着金光大手宛若泄气的皮球一样一点点的萎靡下去。

    ?锦鳞眼瞅着自己的神通力量被方荡破解,却并不焦急,相反,他脸上露出一个就应该这样的表情,显然锦鳞方才出手,不过是试探一下方荡,而方荡也不过是回应了他的试探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