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九幽天帝 > 第1592章 谦卑之心
    天亦术炼下,萧天亦此刻身前,已不仅雪色残影连连,更有一道道玄奥的雪色符文,不断地飘飞而出,飘向那片熊熊燃烧的雪色烈焰当中。r?a?  ? nw?en? w?w?w?.?r?a?n?w?e?na `c?o?m?

    萧天亦这一刻要做的,便是将那些购来的材料给熔炼,熔炼之后,再将材料中的精华给提炼出。

    萧天亦在进行着,众人们,便也在默默地看着。

    看看就连黎默大师都说无法修复的祭坛,这个人能否将之修复。

    而就在这一刻,原本在半空熊熊燃烧的雪色烈焰,也猛然席卷向了下方那四分五裂的空间传送祭坛。

    萧天亦双脚再而缓缓迈动向前,往那一片雪色火海之地缓步走去,真正的术炼正式开始。

    “老……老师,您说他,能将这空间传送祭坛给修复吗?”这时,望着那有模有样,气势不凡的萧天亦,那名年轻的术炼师,又开始怀疑了起来。

    “哎!”听到弟子的话语后,黎默出重重一叹,说:“萧天亦大师的传人,或许,为师真的要成为一只,给术炼师公会丢人的井底之蛙了。”

    “老……老师!您的意思是……这……”听到老师黎默都这样说,这名年轻的术炼师的脸上,浮现了难受与不甘之色。

    如若那人真将这座空间传送祭坛修复的话,那么自己与老师,绝对将成为人们的笑柄!

    自己与老师,将是给术炼师公会丢人的井底之蛙!

    老师,将当众给这个人下跪!而自己也当着众人的面说了,如果空间传送祭坛真的修复,自己将这个传送祭坛当众吞下……

    “不可以!他不可以将这空间传送祭坛修复!如若真是那样,我柳让与老师,将成为天下人的笑柄!从今往后,我柳让还怎么抬起头来做人!那些家伙们,也必将会落井下石!不可以!”

    这一刻,那名叫柳让的年轻术炼师心生一道恶念,面容之上显露出了一抹狰狞的狠色,在心中暗暗说道。

    作为术炼师,他自然知道术炼师的忌讳!在术炼之时,绝对不能经外人打扰。

    轻则重伤,重则一生修为尽废,彻底沦为废物,此生将此术炼之道彻底无缘!

    想到这些,柳让旋即心念一动,灵魂之力运转,一道灵魂攻击,动而出。

    “让儿,你!”

    柳让的灵魂之力,不过在四阶王级之阶,他一生修为,皆是黎默传授,在柳让动灵魂攻击的那一刻,黎默已然察觉,老脸立时大变。

    他没有想到,柳让会这么做!

    不仅黎默已经察觉到,就连他们身旁的另一名老术炼师牧随,老脸面容也是大变特变。

    身为一名术炼师,趁其他术炼师在术炼之时而动灵魂攻击,这是大忌!被世人所不齿!

    萧天亦傲立于雪色火海之前,身上衣衫与长无风自舞,双手操纵雪色火焰优雅而动,看上去满是潇洒自然。

    仿佛与天地合一!

    “哼!”而就在这时,一道不屑的冷哼之声,旋即从萧天亦的嘴中出,紧跟着,他又响起了一声冷喝:“找!死!”

    “啊!”随着萧天亦的这道冷喝之声响起,人们旋即听到了一道无比的凄厉的惨叫之声,在这座大殿之中响彻,回荡。

    凄厉刺耳的惨叫,彷如恶鬼出一般。

    “这,这是怎么回事?生了什么?”

    旋即间,一道道原本望向萧天亦身上的目光,转换了个方向,转向了那名追随黎默大师而来的年轻术炼师。

    没有错,凄厉的惨叫,这是这名叫柳让的年轻术炼师出,他原本是以灵魂攻击偷袭萧天亦,却没有想到,自作自受!

    柳让站立的身躯蹲了下去,双手抱头,年轻的面容上满是痛苦之容,仿佛正遭受着极为恶毒的折磨一般。

    术炼师术炼之时不能打扰确实没错,但是他柳让,却是选错了对象。

    萧天亦大师在术炼,岂是他小小的柳让可以打扰。

    “让儿!”见得爱徒柳让如此,黎默的老脸之上露出了心痛之色,对他喊道。

    他黎默也是没有想到,那个人的灵魂之力,竟然是如此恐怖,就连术炼之时,都可以分心反击柳让。

    “哼!”这时,一道冷冷的哼声,再而从前方响起。

    面向雪色火海,背对众人术炼的萧天亦,缓缓地转过了身,朝着后方那几人望了过去,最终,目光凝视于那个柳让的身上。

    不过这一刻,萧天亦虽然转过身了,一脸的风轻云淡。但是人们见到,他的双手依然优雅而动,残影连连,一道道玄奥无比的雪色符文,还在不断地飘飞而出,飘过萧天亦的头顶之上,飘向后方的那片雪色火海。

    萧天亦优雅的术炼动作,令人见到都有些着迷。

    不过黎默与牧随两名老术炼师见到,又是猛然一惊!

    他,术炼之时竟然可以如此分心!而且分心之后,背对着后方,术炼竟还在继续!

    他,到底是什么人!

    “你们找死!”而这时,萧天亦淡然开口,对着黎默说道。

    身为一名术炼师,那绝对是最憎恨术炼之时受人攻击!而且对方,还是一名术炼师!

    “让儿年少无知,多有冒犯,请您饶恕啊!”这时黎默旋即开口,为他徒弟向萧天亦求饶道。

    这一刻,黎默早已意识到,这个人的术炼之道及他的身份,绝对不简单!

    光眼前这术炼,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曾经就连听说都没有听说过。

    或许,与他相比,在他的眼中,自己真是一只井底之蛙吧。

    隐隐之间,黎默已在心中升起了一抹悔意,看来自己,已然错过了向一名术炼大师请教的机会。

    只因自己的自大。

    只因自己的傲慢跟自以为是。

    天大地大,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自己觉得这座空间传送祭坛无法修复,但是并不能就说,天下已经无人可修复啊!

    人家都觉得可以修复,但是我黎默,为何非要坚持自己的观点呢!

    我曾经的谦卑之心,去哪了呢?

    回忆起曾经过玩,黎默已经现,自从自己的术炼之道步入了七阶尊级之境后,自从自己当上了东域术炼师公会的总副会长,自己曾经的那颗谦卑之心,早已被丢到了九霄云外。

    黎默大师!

    狗屁黎默大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