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九幽天帝 > 第2495章 拜见师祖!【第六加更贴】
    那个血魔圣子杀了音,如今叶紫菲对自己这么一笑,叶紫涵顿时感觉到了心惊与不安。

    先前,自己去嘲讽叶紫菲,又说他们之间是姘头,还说他姘头要被杀死了……

    如今,这血魔圣子反杀成功,叶紫菲这笑,她是想借那血魔圣子的手,灭杀自己吗?

    “她叶紫菲,确实是这么心狠的女人!此地,不宜久留!”

    叶紫涵已在心中萌生了退意,随后,身形悄然而动。

    ……

    另一边,石枫淡淡地说了一声:“死吧!”

    二字说出,然而,就在他右手刚一动之际,忽然一道血色光芒,从石枫的身旁闪耀起。

    很快,血光便落下,一道淡蓝色身影,显现。

    先前,石枫将血石碑的操纵印记传给了言妙,言妙可控制血石碑!

    看来,言妙已经跟那天荒圣子幽念交谈过了,已将他从血石碑中传送了出来。

    “天荒圣子?消失的天荒圣子又现身了?”

    “天荒圣子竟然还没有死,刚才,他到底是去了哪里?”

    “天荒圣子,奇妙现身,那一战,还会再战下去吗?”

    “先前他与音联手,诛杀这尊魔头,如今音已死,天荒圣子,会为他报仇吗?”

    ……

    “幽念哥哥!幽念哥哥!幽念哥哥啊!”

    由于幽念突然现身,石枫一时间还未下杀手,被他抓在手中的音杉,旋即冲着幽念大喊。

    喊声之中,充满了无尽委屈。

    “幽念哥哥!他杀了我哥哥,你快杀了他,为我哥哥报仇啊!”音杉再而满是悲痛地冲幽念哥哥。

    幽念缓缓转过身,面向了石枫与音杉这方,然而就在这时,身处这片古老大殿中的众人,无比震惊的见到,天荒圣子幽念,竟然双膝一弯,直接冲着那“血魔圣子”,跪了下去。

    紧接着,人们更加难以置信地听到,幽念沉声一喝的话语:“师祖在上,请受一念一拜!”

    “师祖在上,请受一念一拜!”

    “师祖在上,请受一念一拜!”

    ……

    年轻有力的话音,在这片紫色火焰世界中久久回荡。

    这一刻,几乎所有人,都被彻底惊住了!

    师祖?师祖在上?天荒圣子的师祖?

    没搞错吧?

    天荒圣子,该不会是吃错丹药了吧?

    天荒圣子,竟然向那血魔圣子下跪,还称他为师祖?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古老大殿中,一个个已经愣住了,望着那方无比震撼的一幕,久久说不出话来。

    有人,甚至都屏住了呼吸。

    有人,用力摇了摇头脑袋,看看自己是不是视觉与听觉出现了问题。

    “他……他……他……这……”不说其他人,就是叶紫菲都被惊得张大了嘴,说不出话。

    他,怎么会是天荒圣子的师祖?

    “师弟,这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啊?”神焰圣子黎最,已经惊得不断地冲他的师弟黎崖追问道。

    同为圣子,天荒圣子,可是他此生的目标啊!

    “我……我……我……师兄,这!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黎崖惊声说道。

    他的脸上,也满是惊容,甚至看着有着惊悚。

    ……

    “这血魔圣子,乃是天荒圣子师祖?岂不是说,他乃天荒圣主之师?”南天皇朝太子伏亿,惊喃开口说道。

    天荒圣主之师,这也,太夸张了吧?

    “这……这……这……这又是怎么回事啊?”段暮也完全弄不明白。

    他以前,明明是天荒圣子。

    然后,又突然不是,被天荒圣子一个称为天荒圣子的人追斩。

    如今,又变成了那天荒圣子的师祖!

    这一刻,段暮只觉得脑袋有些混乱。

    ……

    “他……他……叶紫菲的这个姘头,怎么会!”阴阳教另一个圣姑叶紫涵,原本想要悄悄离开这里。

    然而她还未离开,却见到那么震撼人心的一幕,俏脸之上,顿时也布满了难以置信。

    ……

    “嘶!”

    “嘶!”

    “嘶!”

    “嘶!”

    “嘶!”

    ……

    当人们慢慢反应过来之际,古老大殿中,响起了一道道倒吸凉气的声音。

    紧跟着,整座大殿,一片哗然。

    “疯了!疯了啊!天荒圣子居然向血魔圣子下跪,还称他为师祖啊!”

    “天荒圣子,为何称血魔圣子为师祖啊?这……这天荒圣子,到底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

    “莫非,这血魔圣子真是天荒圣子师祖,天荒圣主之师!”

    “你说什么胡话!天荒圣主那可是无尽岁月前,据说乃黑暗纪元时期诞生!

    这血魔圣子从根骨上来看,不过活了二十年上下。他,可能会是天荒圣主之师?”

    “血光!是先前那血光!”这时,也有人意识到了什么!

    “天荒圣子先前被那血光吞噬,再出现时,已对这血魔圣子下跪,还口呼师祖。

    刚才,天荒圣子被他血光所虏,如今,估计早已被强行订下主仆契约!”

    “血魔圣子,收服了天荒圣子!先前他就自称天荒圣子的师祖,如今,索性真让天荒圣子当着众人的面,对他下跪如此称呼!”

    “这……已不仅他天荒圣子受辱,就是整个天荒圣地,天荒圣主,都跟着受辱了啊!”

    ……

    “幽念哥哥!你这是干什么!你这是干什么啊!”音杉再而不断地吼叫道。

    幽念没有理会音杉,再而开口,对石枫说:“徒孙不孝,有眼无珠,对师祖您犯下大逆不道之罪,还望师祖您恕罪!”

    幽念脑袋深深低下,对石枫沉声一喝。

    石枫俯视着他,俯视着这具太阴神体。

    话说回来,他虽然大逆不道,但若要自己毁灭这具太阴神体,那可绝对舍不得。

    而且,他之所以会出手,那也是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而这小子一知自己身份,便出来请罪,说明不是个忤逆之人。

    “好了,不知者无罪,你起身吧。”石枫淡然开口,对幽念说。

    “谢师祖!”天荒圣子再而喝道。

    随后,才慢慢起身,望向了眼前这个人。

    虽然,他一下子变成了自己的师祖,幽念还很不适应。

    但二护法已经说得很明白,这确实是自己师祖,乃师傅之师!

    自己该尊敬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