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级电信帝国 > 第450章 天生死敌
    沈中海还是不以为然,甚至有点自豪地说道:“刺刀见红就刺刀见红。我们飞讯公司还怕他们小小南朝鲜的公司不成?当我们的死敌?他们不配!……,在国际市场上与我们竞争的公司可多了,像西门子、诺基亚、爱立信、阿尔卡特什么的,哪一家不比三星强?我们连那些大公司都不怕,我们还怕他们?”说到这里,他突然想起姜新圩可不是一个安稳的主,连忙问道,“……,姜总,他们是不是得罪过你?”

    姜新圩点了点头,故意咬牙切齿地说道:“是的,他们就是得罪过我。……,所以,我就是不卖,我们生产的硅晶圆就是扔掉也不卖给他们。”

    他心里则在想:这一辈子他们自然没有得罪过自己,但上一辈子他们所有棒子都得罪过我。这三星可不是什么好鸟,市场进攻力可是非常有力。上辈子的三星公司到了二十一世纪可是一个超级强大的巨无霸,涉足的电子、金融、机械、化学、地产、宇航、物贸、船运等领域都是让普通企业只能仰视的存在。

    特别是三星智能手机更是无人能敌,虽然它的手机出过电池起火的丑闻,但三星手机的市场占有率就是最先研发智能手机的苹果公司也只有吞口水的份。

    姜新圩内心联想翩翩:“现在老子给微软使了绊子,提前切断了他们通向windows98和windows-xp的路,我就不信比尔盖茨还能在世界首富的位置呆多久。今后,老子也一定会提前开发出智能手机,将苹果挤到无人记得的角落。……,三星,如果你今天不来,老子都差点忘记你了。既然你们今天提醒了我,那老子也得陪你们好好玩玩。……,为了打败三星,看来我还得真如袁盛载高官所说的我们公司必须进行多元化发展,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堵死三星发展之路。”

    此时的姜新圩突然感到了一股压力,三星公司给他一股远比微软公司、苹果公司更大的压力。

    因为他知道微软公司和苹果公司目前的业务和产品都比较单一,自己要阻碍它们的发展相对比较容易。就如微软公司,他们现在主要的产品就是操作系统,自己只要利用重生的知识提前一段时间将他们将要推出的操作系统发布出来,拼着自己不赚钱,就可以将微软公司弄得奄奄一息,上辈子如日中天的微软公司这辈子说不定就是昙花一现。

    即使他们跑到其他领域去发展,姜新圩还有收购他们公司股份的办法,或者控制这家公司,或者让这家公司替自己赚钱。

    可是,三星公司则不同,这家公司的业务非常广,姜新圩根本不可能通过堵死对方一条路的办法来限制对方的发展。相反,三星的高管们一旦认为某个行业有丰厚的利润可以获取,他们就能从多个行业、多个领域筹集资金来进军这个行业,从一开始就能成为一个让人不敢小视的巨兽进军新行业、新领域。

    姜新圩心里默默地思考着:“老子有没有办法阻碍它甚至扼杀它的发展呢?”

    沈中海不知道姜新圩心里所想,他只是舍不得丢掉一个这么优质的大客户:只要与三星公司达成长期销售协议,就等于飞讯材料这边有了长期的利润池。

    虽然姜新圩承认对方得罪过他,但他很是怀疑这种说法,因为他知道直到现在为止韩国三星与华夏的飞讯公司压根就没有什么交集。他也没有听说过姜新圩被什么人欺负过,只有他欺负别人的可能。

    他依然小声而坚持地说道:“姜总,我们是商人,在商言商。既然他们愿意伸出脖子让我们砍,我们就死劲的砍。就算他们得罪了你,我们从他们身上赚钱,这样不是很好吗?买我们的硅晶圆不?买就拿高价来,不拿高阶就滚蛋,多爽啊,就是有仇也消除了吧?”

    姜新圩瞪了他一眼,不满地说道:“钱!钱!钱!你就知道钱!真是鼠目寸光!……,沈中海,谁告诉你我们的硅晶圆有多余的?你以为我们现在有不少硅晶圆的库存,就以为我们用不完?我告诉你,我们自己还缺硅晶圆呢,一个月才二十万片硅晶圆,够做什么?连做胡椒都不辣!”

    说到这里,他突然提高声音说道:“沈中海,我告诉你,我要向全世界招标!我们飞讯公司要引进一百台……,不,引进两百……,引进三百台从零点三五微米的光刻机,采购足量的蚀刻机、清洗机、离子注入机等设备,建立足够的芯片制造生产线!生产线建成后,你们要给我开足马力、全力生产各种芯片!高级的、低级的、精密的、简单的,我都要!”

    开始的时候沈中海还为姜新圩居然骂自己鼠目寸光而恼怒,但听了姜新圩几乎是喊着说出的话之后傻了,目瞪口呆地看着对方,不知道这个年轻的老板到底是疯了还是清醒着。

    不但沈中海惊呆了,不远处的金嵩永和那些懂中文的华夏人和前苏联专家、意大利专家也惊呆了,就是那些不懂中文的老外也在急切地找懂中文的人翻译。

    得知了姜新圩说话的内容后也愣住了:采购三百台零点三五微米的光刻机?这得需要多少钱啊?以它们为基础筹建的生产线又该花费多少钱?一家电信设备企业有必要一下扩张这么大的芯片生产能力吗?

    知道市场行情的人很快就算出了大致投资:至少需要四十五亿,而且是美元!而且的而且这笔巨款还不包括厂房和招聘技术专家和技术工人的费用!这些也是一笔巨款!

    金嵩永身份超然,对姜新圩这个老板并没有多少敬畏,他比其他人更早地回过神来,但他依然吃惊,很是不解地朝姜新圩问道:“小姜,你疯了?我们自己能开发零点二五微米的光刻机了,干吗还向国外采购零点三五微米的光刻机?而且还一下采购这么多,是不是要让我们的光刻机一制造出来就成了闲置?你说,这个世界上哪有一家公司采购这么多光刻机的?我们现在不是已经有了三条零点五微米的芯片生产线吗?差不多能应付几年了。……,就算你真想买这么多光刻机,西方国家许可吗?谁来操作啊,飞讯公司有这么多高水平技术工人吗?”

    现在飞讯公司的复杂芯片主要由德国德飞凌公司制造,有一部分芯片则由美国摩托罗拉公司、瑞典爱立信公司制造,同时还对外采购一些,勉强可以满足生产的需求。

    姜新圩心里暗道:“三百台光刻机就多了?那是你现在没有看到,用不了十年你再瞧瞧。一家企业不说有三百台光刻机,还有五百台、八百台的呢!这些公司就是靠数量取胜,把芯片做得让其他小规模生产的芯片制造企业毫无利润,只能纷纷倒闭。”

    但他嘴里却说道:“零点二五微米的光刻机快研发出来了,只要我们公布相关消息,或者申请专利,西方国家就不会卡我们进口零点三五微米的芯片生产线。至于你们做出零点二五微米的光刻机,用处更大。你们生产多少这类光刻机,我们就组装多少对应的生产线。我要把芯片做成白菜价,让其他生产芯片的人无利可图!没有技术工人,我也不怕,大不了将现在正在试机的三条零点五微米的生产线当培训设备用。只要我砸钱,我就不信培养不出更多的技术工人!”

    他可清楚地知道现在华夏最不缺的就是人,不说每一个城市有成千上万的下岗工人,就是年轻的大学生也不缺。现在的大学生可没有以前的大学生幸运,他们没有工作分配,都得自己去联系单位,自己找工作,开始进单位的时候,一个月实习工资只有两百元左右,少得可怜。

    飞讯公司如果拿出三百元一个月的培训期工资,再加上对成绩好的人进行奖励,招聘的时候估计能挤破门。

    旁边一个人眼睛一亮,说道:“姜总这招妙!实在是妙!”见别人都用鄙视的目光看着自己,都认为自己在拍老板的马屁,这个人不急不慢地解释道,“你们想想,如果我们把芯片打压成了白菜价,得有多少芯片制造厂家倒闭?又有多少芯片制造厂家还会掏钱购买光刻机?没有人要光刻机了,光刻机厂家还有什么利润?还有什么兴趣研制更精尖的光刻机?真要到了那个时候,不但芯片制造是我们专场,光刻机技术也是我们遥遥领先。因为我们飞讯公司压根就不是靠芯片赚钱,我们靠的是电信设备赚钱,我们不怕芯片利润低。”

    有人点头,赞同他的观点。

    但更多的人则摇头,说他和姜新圩的思维太简单了:你一家工厂说把芯片打压到白菜价就能答应到白菜价?商品的价格真要有这么好打压,竞争对手这么容易掩埋,那谁不会发财?你这简直就是败家子,三条生产线当培训的器材,亏你说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