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九百零五章 神转折(二)
    我有宝剑一把,今日且与诸君一试锋芒。

    王耀祖从座上自信起身,向着众人拱了拱手,睥睨了朱平安一眼,然后踌躇满志,雄心万丈的向着宴席正中的屏风走去。

    夏日的午时,骄阳似火,无孔不入。

    阳光透过凉棚、凉席的竹编缝隙小孔挤了进来,照在了缓缓步行的王耀祖身上。阳光经过小孔的过滤后,射进来,已成了一缕缕亮闪闪的金线,照在王耀祖身上,就像现代舞台的灯光聚焦了一样,耀眼夺目。

    一副主角姿态。

    众人的目光,也随着王耀祖的脚步移动。

    天时地利人和。

    王耀祖觉的今天是上天在成全自己,于是愈发的信心百倍、雄心万丈。

    这种机会乃天赐也,不取就是逆天啊。

    在万众瞩目中,王耀祖来到了屏风前,然后做出一副沉思模样,在屏风前轻轻踱步。

    一二三四五六七。

    走到了第七步的时候,王耀祖猛地停住脚步,一双眼睛蓦地炯炯有神了起来,灿若骄阳,动作潇洒的伸出右手取下放在一旁的毛笔,三指双钩执起毛笔。

    同一时间,王耀祖的左手直接捧起了砚台,右手的毛笔熟练的蘸了一下墨汁,便将毛笔点向了屏风上,文不加点,酣畅淋漓的书写了起来。

    毛笔落下后,就没有停下来,有左右捧着砚台,蘸墨汁也是流畅不绝。

    一手运笔不停,一手捧砚接应。

    动作儒雅娴熟。

    一时间,毛笔如同在王耀祖手中跳起了优美的舞姿一样,连绵不绝,纵享丝滑。

    说起来,王耀祖也是一个非常善于把握和创造机会的人,虽然他写的首诗早就在他心里构思好了数年了,但今天还是故意做出一副仓促模样,演绎出了被赶鸭子上架的感觉,然后故意效仿曹植来了这么一个七步成诗。

    写字时,王耀祖衣袂飘飘,动作潇洒中带着儒雅,儒雅中透着风度。

    这一刻,王耀祖仿佛不是一个人在写诗,他继承了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光荣的传统,曹子建、王羲之、苏东坡、李白、杜甫在这一刻灵魂附体!

    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写诗,不是一个人!

    “咝......”

    “七步成诗?王大人大才啊。”

    “古有曹子建,今有王耀祖,七步成诗,何其幸甚。”

    “王大人这书法登堂入室了,观王大人写字,如观舞乐,赏心悦目啊。没有几十年功底厚积,是达不到这个程度的。”

    在王耀祖“七步”写诗的时候,众人一阵点评,赞赏之声不绝于耳。

    听着耳边众人的赞赏,王耀祖心神一阵激荡,呵呵,自己也是灵机一动,效仿了曹子建来了个七步成诗,没想到效果比想象中还要理想,呵呵,我真是天才啊。

    王耀祖激动之下,手里的毛笔也跟着跳了下,差点写错一个比划,不过还好,王耀祖及时收了回来,只是一个横稍长了一点而已,及时挽救了一下,并不影响观瞻。

    淡定,我要淡定。

    王耀祖深呼了一口气,继续运笔如飞了起来,将剩下的半首诗挥毫泼墨于屏风之上。

    很快

    王耀祖停下毛笔,将毛笔放在了桌上,转身面向众人拱了拱手,一脸自傲却又故作谦虚的道了一句:“一首拙作,献丑了,权以为引玉之砖尔”。

    然后,返回座位。

    《咏竹箸》

    殷勤向竹箸,甘苦尔先尝。

    滋味他人好,尔空来去忙。

    屏风上,王耀祖的这一首《咏竹箸》诗词跃然纸上。

    “好诗,以物喻人,王大人这一首《咏竹箸》将筷子无私奉献的精神,表达的淋漓尽致。”

    王耀祖的朋友很捧场,第一个击掌赞叹。

    “大善!看似简简单单一双竹箸,却蕴藏了满满的无私奉献,王大人别出心栽,借箸喻人,大有深意,此诗通俗易懂,但却寓意深远啊。”

    “嗯,不错,不错。”

    “真是一首难得的好诗。”

    在座的官员品味完此诗之后,对王耀祖的这首诗给出了一个上佳的评价。

    听着众人的赞誉,回到座位的王耀祖,宛如得胜之后班师回朝的将军,以一副成功者的姿态,一脸得意与骄傲的瞥了朱平安一眼,然后却发现朱平安在那边吃得一脸陶醉与满足,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自己,真是白白浪费了自己的表情。

    酒囊饭袋!

    王耀祖对朱平安深表鄙视。

    “王大人,诗写的不错。”

    王耀祖才鄙视完朱平安,回头的时候,却听到了朱平安的一声称赞。

    扭头。

    王耀祖就看到,朱平安一边咀嚼着,一边伸出右手给了自己一个大拇指。

    “咳咳,朱大人过奖了,想必朱大人大作更佳……”

    王耀祖这边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朱平安又低头,夹了一口菜,放到了嘴里,一边咀嚼一边道,“这道金齑玉脍不愧是令骄奢淫逸、吃遍天下美味的隋炀帝也盛赞的东南佳味,味道真是让人欲罢不能,王大人也尝尝。”

    金齑玉脍!

    隋唐时就已久负盛名的东南名菜,以霜后鲈鱼干脍为原材料,在清水里泡发后,以蜜汁佐料浸腌,用布包裹沥尽水份,薄切鱼片,再配上切好的香柔花叶,饰以香柔花穗,再用细缕金橙调拌。嫩白如玉的鲈鱼片,青翠欲滴的香柔花叶,紫红夺目的香柔花穗,整道菜鲜艳夺目,如金如玉。即便是骄奢淫逸、吃遍天下美食的隋炀帝,游江都时,吃了苏州进献的这道金齑玉脍也禁不住赞叹:金齑玉脍,东南佳味也!

    入口即化,色味俱全,远比现代的刺身什么的要美味百倍。

    朱平安尝过之后,就停不下筷子了。

    “不了,朱大人您慢慢吃吧。”

    王耀祖摇了摇脑袋,冷冷的说了一句,转过了头,不再与朱平安说话。心里面鄙视非常,饭桶,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啊,吃吃吃,就知道吃!

    吃吧!

    你越饭桶,我就越光辉万丈。

    常听人说吃多了,脑袋就不好使了,哼,且让你大吃特吃,把饭桶的形象竖立起来,过一会再让你好看。

    王耀祖本着这种想法,转过身去,与好友攀谈了起来,不再理会吃货朱平安。

    埋头享用金齑玉脍的朱平安,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

    王耀祖的心里想法,朱平安能猜个**不离十,但是,呵呵,可惜,注定要让王大人失望了。

    论诗词歌赋,你能比得过几百年的佳作?论演员的自我修养,你还差得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