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九百零九章 神转折(六)
    “一对湘江玉并看,二妃曾洒泪痕斑。”

    朱平安的这上半首诗词,被众人一致认为:秀才气十足,平庸无奇,毫无亮点,是本次诗会最令人失望的作品,没有之一。

    王耀祖等对朱平安微词满满的人,毫不掩饰的哄笑起来,笑声几乎要把凉棚顶都给掀翻了。

    在众人哄笑声和意味深长的眼神之中,朱平安一如既往的淡定,淡定的蘸了墨汁,淡定地转身,淡定的将笔尖落在屏风上的宣纸上,淡定的运笔如龙。

    顷刻间,一句诗句如蛟龙出海,跃然纸上:

    汉家天下四百年

    写完之后,不等众人品读,朱平安复又转身蘸墨挥毫,运笔如飞,顷刻间最后一句诗句也龙跃纸上:尽在留侯一箸间。

    至此,完整的一首诗作与众人见面了:

    《咏箸》一对湘江玉并看,二妃曾洒泪痕斑;汉家天下四百年,尽在留侯一箸间。

    朱平安最后一个字写完后,凉棚内的哄笑声戛然而止,就像是被人扼住了咽喉一样,嘲笑声最欢的王耀祖等人由于猝然中断笑声而噎的咳嗽不止。

    瞬间,宴席就从哄笑掀顶变的寂静无声。

    王耀祖望着朱平安的诗作,瞠目结舌,呆若木鸡。

    “一首拙作,让诸位大人见笑了

    “汉家天下四百年,尽在留侯一箸间!好!大气恢弘,画龙点睛。于无声之中,运筹帷幄安天下,我不若也。”坐在对面的殷士儋第一个击掌叫好,重复了朱平安下半首诗句,赞不绝口。

    高拱再次将目光转向朱平安,微微点了点头。

    “朱大人好诗。”张居正看着朱平安赞道,似乎一点也不意外朱平安诗作的神转折。

    “好!”

    高坐在主位上的裕王眼睛一亮,忍不住叫了一声好,汉家天下四百年,尽在留侯一箸间,汝若为张良,那孤岂不是刘邦了,朱平安的这一句诗简直写到裕王心坎里去了。若说今日谁做的诗最好,裕王或许会犹豫一下,但若说最喜欢谁的诗,那就非朱平安莫属了。

    朱平安上首的陈以勤一副吃惊模样,重新将目光转向朱平安,今天以来第一次正视朱平安。

    “好!”

    良久之后,陈以勤大声喊了一声好,一脸意外之喜,这样的朱平安,他陈以勤自然是欢迎的。

    “好诗,汉家天下四百年,尽在留侯一箸间,朱大人这一句当真是化腐朽为神奇。”

    “嗯,不错,不愧是状元郎啊。”

    席上亦有数人对朱平安的《咏箸》之作赞誉有加。

    至于王耀祖等人则是面如土灰,一颗进取之心像是被绑了石头一样,直坠深渊谷底。

    怎么会这样?!

    这转折的也太意外了,像前两句那样平庸不好吗,为什么突然来了这么令人叹为观止的两句诗,简直是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了。

    最后这两句一下子盘活全诗,现在谁也不敢说朱平安前两句诗平庸无奇了。没有前两句的衬托,何来后两句的叹为观止。

    而且,朱平安这心机婊的切入点太有心计了!

    朱平安的这两句诗涉及张良和刘邦,这两位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存在,留侯指的就是张良,汉家天下自然是刘邦的天下。刘邦曾经说过:”夫运筹策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这里的子房就是张良,“筹”是古代人用来计数的竹片,运筹帷幄说的就是计谋策划。张良在帮助刘邦夺取天下时,经常用“箸”当作“筹”来计数、排兵布阵、计算粮草、帷幄天下。张良的这个典故刚好与筷子有关,朱平安巧妙地用上了。刘邦之所以可以开创四百年的汉朝,离不开张良的运筹帷幄。朱平安一句“尽在留侯一箸间”将张良的作用表现的淋漓尽致。朱平安以张良暗喻自己,以刘邦隐喻裕王,如果你是裕王,你说你喜不喜欢。

    最后,朱平安这两句诗也是回应宴席一开始王耀祖等人讥笑朱平安因为一双筷子被圣上迁任为裕王府侍讲学士的,呵呵,看不起一双筷子是吧?!“汉家天下四百年,尽在留侯一箸间”!如此,还看不起吗?!

    这两句诗好像一个响亮的耳光,呼啸着甩在了王耀祖等人的脸上。

    所以,王耀祖等人面色才会如此灰白。

    不过,虽然王耀祖等人心里面也承认朱平安这诗写的好,但是面上可不会承认,我要是承认了,那我不就打脸了吗。

    “还真是大言不惭,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年纪轻轻的就以张良自诩……”

    “就是啊,莫学张良不成,倒成了赵括。”

    “自信过度就是自负了,纸上谈兵要不得啊。”

    “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

    王耀祖等人说话声音不大,但奈何人多啊,很快唱衰朱平安、讽刺朱平安说大话的声音就又响起来了。

    朱平安此时才放下毛笔,尚未返回座位,听到众人非议后,转身微微笑着,向着王耀祖拱了拱手,“王大人说我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呵呵,我与裕王殿下年纪相仿,王大人之语岂不是也在讽刺殿下了?”

    裕王闻言,将目光转向王耀祖。

    王耀祖一头冷汗,连忙起身反驳,“胡说,我什么时候讽刺殿下了。朱大人你莫要血口喷人。”

    “呵呵……刚刚说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的,不是王大人吗?”朱平安微微勾了勾唇角。

    “我是在说朱大人,朱大人年级轻轻就张良自诩……满招损,谦受益,少年郎还是谦虚些好。”王耀祖眯了眯眼睛,一副以过来人的口吻说道。

    “呵呵,归根结底,王大人的意思不还是说年轻人不牢靠吗?”朱平安笑着摇了摇头。

    “这可是你说的。”王耀祖笑着回道。

    “年少怎么了?自古英雄出少年,古有甘罗使赵国,十二岁官拜上卿;霍去病十七岁出击匈奴,战功赫赫……”朱平安摇了摇头。

    “强词夺理。”

    王耀祖嘴角扯了一个讥讽的弧度。

    “甘罗十二岁拜上卿,十三岁就被杀头了……呵呵……”

    “小时了了,大未必佳……”

    王耀祖之后,又有数人,摇头轻笑。

    听着王耀祖等人的讥笑,朱平安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好像等了他们很久了的样子,不过面上一副义愤填膺模样,向着众人拱了拱手,再次执起毛笔,另一手捧着砚台,转身蘸墨挥毫,挥毫蘸墨,运笔如飞,连绵不绝,一行一行又一行,一句一句有一句……

    速度快的飞起,很快就写完了,写完之后,放下笔砚,转身向着主位上的裕王和众人再度拱了拱手,“有言在胸,不吐不快,费了殿下一张上等纸,惹诸位大人见笑了。”

    拱手言毕,朱平安转身返回座椅,唯余屏风上未干墨迹:

    《少年大明志》

    少年智则大明智,少年富则大明富;少年强则大明强,少年威武则大明威武;少年浩荡则大明浩荡;少年进步则大明进步;少年胜于世界,则大明盛于世界;少年雄于寰宇,则大明雄于寰宇。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鹰隼试翼,风尘翕张。奇花初胎,皇皇。干将发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苍,地履其黄。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美哉我少年大明,与天不老!壮哉我大明少年,与国无疆!

    “咝……”

    “啊……”

    “这……”

    朱平安尚未回到座位,宴席上一阵惊呼声就响了起来。

    《少年大明志》一出,满堂震惊!

    王耀祖等人全都傻眼了。

    不止他们,在座众人全都震惊了,一时间,整个宴席除了惊叹惊呼之声,再也没有别的声音了。

    一个个恍若陷入字中,不能自拔。

    看到《少年大明志》,裕王忍不住失态的离席而起,激动非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