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九百一十八章 捣鬼者,严东楼
    “殿下目前困境的症结在于岁赐,岁赐解决了,殿下的困境不药自解。户部主掌岁赐发放,臣族叔与户部尚书孙应奎孙大人乃是故交,臣可以族叔之名拜会孙尚书,务必促成岁赐发放。”

    殷士儋率先长身而起,一脸自信的向裕王拱手行礼,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殷士儋准备走上层路线,借着他族叔的名义去拜访户部尚书孙应奎,见面之后再趁机提出裕王岁赐的事情,于情于理,户部都没有扣发裕王三年的岁赐的道理,再加上自己的辩才以及族叔的这层关系,想必应该可以促成裕王岁赐的发放。

    众人都说殷士儋诗才无双,其实对比诗才,殷士儋对他的辩才更有自信。更何况,裕王领取岁赐乃是天经地义的事呢,情理据都在自己这边呢。

    殷士儋有自信说服孙应奎。

    裕王听完殷士儋的建议后,脸色不由一喜,眼睛都亮了,殷士儋说的有道理啊,自己每次差遣人去催讨岁赐,都是跟户部下面主管的中级官员对接的,次次都被户部中级官员给拒绝了。如果殷士儋能见到并说服户部尚书孙应奎的话,那户部尚书发话了,下面的人还敢不执行吗?!

    不过裕王尚未高兴一秒,就被高拱泼了一盆冷水。

    “若是放到孙尚书年轻时,殷大人这个方法或可奏效,但是如今嘛......”

    高拱在殷士儋话音落后不久,便摇了摇头,不认同殷士儋的建议,说到最后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高大人是说......”

    殷士儋听了高拱的话,眼睛转了一下就想到了关键,眸子里的自信黯淡了下来。

    “高大人说的不错,孙尚书早年作谏官时,不惧权贵,为官正直,高风亮节,颇有声名;只是如今孙尚书已经老了,行事苟且求安,宁可不不作为,亦不得罪权贵,声名早已不复往昔......”陈以勤也是摇了摇头,叹息不已。

    这种事情放到孙应奎早年为官时,根本就不是事,甚至不用裕王这边说,孙应奎都会令人按规矩发放裕王岁赐,可是现在就不行了,孙应奎老了,早年的高风亮节、刚正不阿都被岁月侵蚀的荡然无存,如今孙应奎行事都是以苟且求安为主旨,不求有功也不怕有过,只要不得罪当权者,只要能顺利退休就行了。

    “如此,为之奈何?!”

    听了高拱和陈以勤的话,裕王眸子里刚刚亮起的光芒瞬间熄灭了,脸上复被忧愁笼罩。

    “其实,岁赐发放的关键不在户部,而是在严府。”高拱抬头看向裕王,声音低沉的说道。

    “严府?!那么说传闻是真的?!”殷士儋失声道。

    严嵩父子虽然没有明确站队,表态支持谁,但是暗中是支持景王的,这一点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殷士儋自然也是知道的。之前,殷士儋也多次听说过严嵩父子暗示户部克扣裕王岁赐这一传闻,但殷士儋是不相信的,严嵩父子没有明确表态支持哪位皇子,可若是暗示户部克扣裕王岁赐的话,那岂不是挑明说他们支持景王了?!所以,殷士儋虽然多次听闻这一传闻,但却不愿意相信,这时听到高拱这么说,才会吃惊。

    陈以勤与殷士儋不同,他好像对高拱的论断并没有多少意外,此刻点了点头,轻声道:“应该是了。上个月,我曾去户部催过一次岁赐,户部答复说,今岁乃多事之秋,北虏寇边,南倭袭扰,内地也不太平,动乱数起,致使今年国库消耗巨大,各部各司的例赏都分文未发,王府即便等着急用,他们户部也是作不了主的。我问他们谁可做主,他们却是顾左右而言他......现在想来,他们所指的就是严府了。”

    朱平安对此毫不意外,因为严世蕃克扣裕王岁赐,这已经是史书里明确记载的事情了。

    不过出乎朱平安意料的是,裕王对于高拱的话,一点也不意外,似乎早就得知这一消息了。也是,裕王毕竟是天子的儿子,严世蕃暗令户部克扣了三年岁赐,裕王不可能一点消息也得不到。

    下一秒,裕王的话也证实了朱平安的猜测。

    “高师所言不假,孤前不久也得到消息了,宫里的冯保冯公公消息灵通,给我说过实话,说是没有严世蕃的准许,户部是不敢给孤发放岁赐的。”

    裕王坐直了身体,一脸阴郁的开口道。

    裕王得到的消息更加准确,明确道明是严世蕃指使户部克扣岁赐的。

    朱平安闻言后,手指微微敲了敲桌子,冯保给裕王通信了,看来冯保已经暗中向裕王靠拢了。不错嘛,不愧是冯保,政治嗅觉真是够灵敏的啊。

    朱平安自认,如果不是早就知道裕王会问鼎龙椅的话,自己这个时候可不敢将宝压在裕王身上。

    咳咳......

    如果冯保知道朱平安心里想法的话,一定会面红耳赤、一脸懵逼的。他只是相信朱平安的判断,他之前都是属意景王的,只是前不久见朱平安用尽千方百计的不去担任景王府侍讲学士,而是来了裕王府担任侍讲学士,冯保才开始转变心意,暗中向裕王靠拢的。

    朱平安以弱冠之年问鼎状元,这一壮举冠绝大明,要知道当年四朝元老杨廷和杨老大人,也不过是十九岁才中的进士。而且,经过翻牌侍寝之策、奏杀赵大膺、一脱成名查太仓等事情,冯保早就被朱平安的才识和能力折服了。

    冯保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才智能力比不过朱平安,更深知朱平安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的,既然朱平安押宝裕王,那自己跟着就是了。

    当然,冯保还是有自己的小算盘的,他现在只是向裕王暗送秋波,并没有把宝堂而皇之的压在明面上。这样既在裕王心中留下了好印象,占了位子,同时若是事不可为,又留下了挽回的余地。

    “严东楼真是胆大包天!”

    陈以勤和殷士儋听裕王说是严世蕃在背后捣的鬼后,不由的脸色骤变,愤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