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九百二十四章 又见严世蕃
    鹤年书斋坐落在一个偏僻的小胡同,占地仅有三十平米左右,从外面看毫不起眼,若不是门上挂着“鹤年书斋”牌匾,朱平安和陈以勤都几乎都要错过了。

    书斋内有两个店伙计,正坐在柜台后喝茶嗑瓜子,一副眼睛长在头顶上的样子,很是趾高气昂,仿佛多看你一眼都是你莫大的荣幸似的。

    “叨扰了,我来买把扇子。”

    步入鹤年书斋后,朱平安主动来到柜台前向两人拱了拱手,微笑着说道。

    “柜台上,自己看。”

    店伙计爱答不理的瞥了朱平安一眼,随手指了指柜台上摆着的扇子。

    陈以勤皱了皱眉,一个店铺伙计都如此倨傲,严府的权势和影响力可见一斑。

    “多谢提醒。”

    朱平安对此不以为然,还微微笑了笑,向店伙计拱手道了一声谢,然后一副兴趣浓厚的在柜台前看起了扇子。

    “润细腻,如同白玉,这扇骨的做工真是巧夺天工、惊为天人......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这扇面的山水图该不会是宗师名家吴公的真迹吧......”

    朱平安从柜台上随手拿起一把扇子,展开一看,就像惊为天人似的惊呼了起来。

    “这把扇子我要了。”朱平安像是捡到宝了似的,双手抓着扇子不放。

    继续装......

    店伙计看白痴似的扫了朱平安一眼,脱裤子放屁有意思啊,费这劲干啥,你来买扇子图的是什么,真当大家不知道啊,干脆利索的掏钱不就行了吗。

    “咳咳......”

    朱平安不由的老脸一红,自己以为自己刚刚表现的是位操作出神、意识入化、走位灵活的王者,没想到在别人眼里,自己就是骨折的青铜......

    一通操作猛如虎,一看效果二百五。

    说的也就是自己吧。

    朱平安老脸通红,伸手放在唇边,连着咳嗽的两声,实力掩饰了一下尴尬。

    “嗯,那就这一把扇子吧。”

    身旁的陈以勤也不由的伸手放在唇边,咳嗽了一声,遮挡了一下笑意。

    想笑就笑吧。

    朱平安无语的看了陈以勤一眼,然后从袖子里掏出1500两银子放在了柜台上,顺手一划,15张一百两面额的银票便重叠着摆在了柜台上。

    看到了1500银票,眼高于顶的店伙计终于正眼相看了起来,人也热情了起来,主动走出柜台给朱平安和陈以勤倒了两杯热茶,掏出一个印章在扇面上盖了一个很是显眼的印戳,然后又请朱平安、陈以勤出示了名帖,店伙计在两人名帖上注明了“纹银一千又五百两”,由其中一位店伙计拿着注明价格的名帖从店铺后门离去,通过捷径提前送呈了严府。到时候,朱平安和陈以勤持着扇子就可以直接登门了。

    平时的话,送礼的人都是几百两银子,这一千五百两的都算是贵客了。

    所以,店伙计才会这么热情。

    扇子到手,手续也都齐了,朱平安和陈以勤从鹤年书斋告辞离开。出门时,正好碰到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轻车熟路的登门来买扇子了。

    “生意还挺火的嘛......”

    陈以勤走出门后,回头扫了一眼不起眼的书斋,扯着嘴角嘲讽的说了一句。

    讽刺归讽刺,等赶到严府门前的时候,陈以勤和朱平安都是一副态度恭敬、尊崇有加的模样。

    严府门前车如水马如龙,队伍排的挺长,朱平安和陈以勤都排到队伍的二十开外去了。

    “一二三四......二十,怎么这么多人?”

    陈以勤排在队尾一脸焦急,探头向前数了数,按照这个顺序,今天怕是都不一定能排到他们。

    “陈大人勿急,我来试试看。”

    朱平安漆黑如墨的眼睛转了一下,伸手将扇子举到头顶,哗一下子展开,将盖有印章的一面对着门房左右晃了起来。

    因为朱平安将扇子举到了头顶,这动作本身就很显眼了,鹤年堂书斋给扇子盖的印章又特别大特别红特别醒目,所以严府门房一下子就注意到了。

    严府门房一看到印章,就知道朱平安和陈以勤是送了重金的贵客,暗暗点了点头,让人直接去队伍里,领着朱平安和陈以勤通过侧门进了严府。

    进了严府后,门人领着朱平安和陈以勤到了一间客房,给两人奉上了热茶,请两人耐心等候。

    “有劳。”

    朱平安和陈以勤拱手道谢,然后坐在客房耐心等候。

    一杯茶

    一杯茶

    又一杯茶

    慢慢的,朱平安和陈以勤都喝了半壶茶了,眼瞅着时间都要到中午了,仍旧不见严世蕃差人来请,两人像是被严府的人给遗忘了似的......

    陈以勤看了一眼窗外渐至正中的太阳,渐渐有些坐不住了,觉的今天的一千五百两银子很可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白送了,其实一千五百两银子白送倒是其次,问题是讨不回裕王的岁赐,那可就麻烦了,要知道裕王府现在都揭不开锅了。

    相对于陈以勤,朱平安淡定的很。

    历史上严世蕃可是欣然接受了裕王府的贿赂,且内心得到了极大满足,逢人便吹嘘夸耀,“天子的儿子尚且要送给我银子,谁敢不给我送银子?”。

    这一次,定然也概莫能外。

    估计是严世蕃在见我们之前,有意晾晾我们,给我们增添些心理压力罢了。

    正是因为如此,朱平安才能做到淡定的喝茶、等待。

    呵呵

    自己一把年纪了,竟然还不如子厚淡定。

    看到朱平安如此淡定,陈以勤慢慢受到了感染,自嘲的笑了笑,焦急的心情也渐渐淡定了下来。

    如此,又过了盏茶时间。

    朱平安和陈以勤就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然后便是一阵大笑声传来。

    严世蕃来了!

    朱平安和陈以勤对视了一眼,两人皆是有些激动,起身离开了座椅。

    “哈哈哈,陈大人,子厚,真是稀客啊,是什么风把你们给吹到我严府来了啊。”

    一个五短身材的独眼胖子,甩着袖子,迈着八字步,腆着肚子,笑的跟一朵花儿似的走了进来。

    正是严世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