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九百三十七章 拟文
    日上三竿,阳光普照,天空万里无云,整个京城在灿烂夺目的阳光照射下,涤尽了一切黑暗。

    距离朱平安被高博泰等人押解至顺天府衙门,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了。经过半个多小时你来我往的唇枪舌剑后,双方各自鸣锣收兵回营。

    顺天府衙门前的主干道上,各怀心思的朱平安、高博泰相对而立,表面上一团和气。

    “唉,今日都是误会,都怪下官手下办事不牢,误导了下官,害的朱大人受了委屈,下官真是愧疚万分,等回衙我一定狠狠的责罚这几个不靠谱的兔崽子。还有下官的那个逆子,等回去,下官也定会好好教训他一顿。当然,御下不严,教子无方,下官也难逃其咎。还请朱大人给下官一个机会,改日下官一定摆酒向大人请罪,还请大人赏脸。”

    临别前,高博泰拱手如此说道,看上去态度很是诚恳,只是言辞中还是推卸责任。

    “酒就不必了。”

    朱平安扯了扯嘴角,摆了摆手,转身离去,似乎是心有不甘,可是又无可奈何。

    目送朱平安转身离去,高博泰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回忆着朱平安心有不甘可是无无可奈何的表情,高博泰诚恳的脸庞上,渐渐浮现了一抹自得的笑意。

    高博泰知道,刚刚的唇枪舌剑,其实自己全面处于下风的,处境很危险的,但是幸好自己故意多次表露、强调了了与严世蕃的关系,这才让朱平安心生忌惮,使他心有不甘,可是却又无可奈何。

    自己跟严世蕃严小相爷可不是普通的关系,那可是很亲的亲戚关系。

    自己的亲小姨,去年入了严府,做了严世蕃的通房,本来也没有什么影响,但天降鸿福,上个月小姨被查出怀了身孕后,已经被开了脸抬妾了。

    要不然,自己也不可能补了这西城兵马司的缺。

    高博泰相信就是因为自己强调了这一层关系,朱平安才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的。

    “呵呵,朝中有人好做官啊,任你朱平安官高一级又如何,奈我何......”

    回府的路上,高博泰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庆幸自己跟严世蕃拉上了关系,不然的话,他朱平安......

    想到朱平安,高博泰兀自心有余悸,扭头回望了一眼朱平安离去的背影。

    朱平安的脚步似乎很是仓促,看上去有种狼狈的感觉。

    看着朱平安仓促、狼狈的背影,高博泰似乎能看到他不甘却又无奈的脸庞似的。

    于是,高博泰心中的余悸豁然消散,脸上庆幸的笑容悄然开放:

    大树底下好乘凉;

    朝中有人好做官.....

    在高博泰眼中仓促、狼狈离去的朱平安,走的是很快,但绝不仓促,更不狼狈。

    why?

    因为朱平安急着回去写奏折呢。

    对于高博泰这种官员,他多存在一天,对于人民群众而言,就多以一天的风险!

    朱平安为了快些回临淮侯府拟写奏折,连朱记都没有去,只是在回去的路上随手买了两个包子,边走边吃。

    其实在书坊买纸,现场写奏折的也是可以的,但是朱平安出于隐秘和安全考虑,另外临淮侯府距离顺天府衙门并不远,朱平安选择了回临淮侯府拟写奏折。

    回到临淮侯府后,朱平安为免李姝担心,并没有告诉李姝今日之事,而是与平常一样,若无其事的与李姝调笑了两句,便在李姝的娇嗔声中,进了书房。

    进了书房后,朱平安将一张宣纸折成奏本样式,然后提笔在奏本第一面写了一个方正的“奏”字。

    在第二面,将自己的官职姓名公正的写好,然后暂时搁置了毛笔,思索了起来。

    虽然时间紧迫,但奏折内容很关键,草率不得。

    考虑了片刻,朱平安再度开始提笔,他准备参考明朝著名骂神欧阳一敬的文笔,再结合未来三年后刑部左侍郎陈儒勘核宣府、大同二镇屯田的奏文,拟写今日的奏折。

    未来的大明第一骂神最后最辉煌的一战,是与当时的内阁首辅高拱战斗的,欧阳一纸奏文历数高拱的恶行,最为点睛之笔就是用历史上的著名奸臣蔡京与高拱相对比,称高拱比之大奸蔡京有过之而无不及,一下子煽动了整个朝野上下。

    这一封奏折一出,杀伤力之大,连高拱都没顶住,看局势不对,高拱自己主动请辞回家养老去了。

    骂神文笔的杀伤力可想而知。

    朱平安在奏折中就参考了欧阳一敬这一封向高拱开炮的奏折,并且进一步升级,在奏折中将今日高博泰之行为,与历史上大奸臣赵高指鹿为马之行为,以及南宋奸臣秦桧“莫须有”的行为相对比,称高博泰今日诬陷自己为盗贼的行为,比赵高指鹿为马、秦桧莫须有的行为有过之而无不及。

    人在王府坐,锅从天上来。

    乾坤朗朗,无凭无据,高博泰胆大包天,屁股断案,悍然诬陷上官为盗贼!

    上官尚且如此,普通百姓奈何?!

    如此,上半部奏折写完,朱平安接着上半部“普通百姓奈何”的话头,另起一行,写下半部奏折。

    “普通百姓火热水深!”

    以此为引子,朱平安将高博泰侵占屯田的行径披露了出来,以刑部左侍郎陈儒未来的那一封奏折为蓝本,用欧阳一敬似的言语润色行文。

    奏折写完后,朱平安在奏折末尾写上“谨奏请旨”,注上年月日姓名官职,加盖自己官印。

    完成后,朱平安轻轻用嘴吹了吹,加速奏折笔墨、印泥干涸,然后将奏折放入怀中,推门而出。

    李姝并不在院内,朱平安听画儿解释,说临淮侯府大小姐在娘家受了委屈,刚刚赌气来了临淮侯府,李姝等姐妹被老夫人叫去陪大小姐散心了。

    后宅的事,自己也插不上手。

    朱平安闻言点了点头,告诉画儿说自己去朱记,让她在李姝回来后给李姝说一声,另外,中午也不用准备自己的午膳了。

    说完后,朱平安便出了敬享园,去马厩牵了杀马特黑马,策马出府,径直投递奏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