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九百四十五章 实力化解尴尬
    酒酣耳热,渐入佳境。

    严世蕃独眼扫视了众人一圈,捏起一根牙签,一边剔着牙,一边吐着酒气,笑着对众人说道,“哈哈......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严某府上还有一坛金华陈酿,藏至今日恰好满百年之数,且与诸君一同品尝。”

    众人闻言,纷纷对严世蕃恭维不已。

    金华酒是当朝公认的七大名酒之首,其色如金,味甘而性醇,食之令人懑懑,十杯后舌底津流旖旎不可耐。即便是喝醉了,也不上头,不口干,不作泻。

    上好的金华酒,素有一坛酒一坛金的说法。

    更何况是百年陈酿的金华酒!价值更是不可估量。

    如此寻常的一次小聚,就上了这么一桌水陆八珍,还拿出这么一坛百年陈酿金华酒,朱平安对严世蕃的纸醉金迷、穷奢极裕的生活,又多了一番认识。

    “啪。”

    严世蕃笑过之后,伸手击了一下掌,然后便见门外又进来十余位绝色佳人,一字扇形排开,迤逦走来,每位佳人手里都捧着一个小巧的白玉酒壶。

    这十余位佳人与刚刚上菜的那十余位佳人相比,姿色还要上乘三分,穿着也更为简约和透明,跟不穿没有多少区别。

    一阵微风从门口吹来,拂过迤逦走来的少女,带来一阵醉人的酒香味。

    “哈哈哈,这百年陈酿金华酒,可得要用玉杯才行,不然可就糟蹋了美酒了。”

    严世蕃呵呵笑着说道。

    玉杯?!

    朱平安闻言,心中咯噔了一下,玉杯......该不会就是历史上记载的那种玉杯吧?!

    肯定是了。

    朱平安扫了一圈,看到了罗文龙等过来人那猪哥式的表情,心里面就确定了。

    所谓玉杯,也就是香口杯,就是以美人儿的樱桃小嘴作为酒杯,这是严世蕃发明的一种敬酒方式。美人儿敬酒时,不是用酒杯的,而是樱桃小嘴喝上一口酒,然后含着酒,嘴对嘴喂给宾客。这些美人儿都是严世蕃精挑细选的,美人儿每日都会以美酒沐浴一次,所以身上都带着酒香。

    美人儿迤逦走至宴席上,一位美人儿站在一位宾客后面,一个不多,一个也不少。

    “玉杯已到,呵呵,诸君慢用。”

    严世蕃呵呵笑了一声,然后伸手点了点张居正,“这次就从叔大这开始吧。”

    严世蕃话音刚落,站在张居正身旁的美人儿,便咯咯一声娇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投入了张居正怀里,一只纤纤玉手紧紧勾住了张居正的脖子,一只纤纤玉手提着酒壶,樱桃小嘴喝了一口酒,然后便将樱唇凑到张居正唇边。

    “且慢。”

    张居正伸手挡住美人儿檀口,呵呵笑道,“昔日有关公温酒斩华雄,今日居正不才,也想效法前贤。”

    “哦,如何效法?”严世蕃眯着眼睛,笑眯眯的问道。

    “居正不才,试作诗一首,若是居正诗成,美人儿玉口中温酒尚存,那居正就吃下。”张居正微微笑道。

    “准。”

    严世蕃呵呵一笑,道了一声准,他已经看透了张居正的小聪明,张居正想要做首不同寻常的诗词,想要凭此让美人儿笑喷酒,但是严世蕃并不以为意。

    对于训练过的侍女,严世蕃有信心。

    别说打油诗了,就是爆笑的笑话,这些敬酒的侍女们也绝不会在敬酒时笑出声的。

    “李白斗酒诗百篇,居正杯酒无家眠。非是居正不饮酒,只因雌虎家中吼。”

    张居正微微思索了数息时间,便一边自嘲着,一边苦笑着,将一首打油诗吟读了出来。

    李白一斗酒可以写诗上百篇,我张居正喝一杯酒就无家可归了,并非是我不喝酒,而是我家中有母老虎啊......

    张居正文思不错,又不惜自嘲惧内,这首打油诗笑点还是有的,但是......

    然并卵。

    张居正这一首打油诗后,在座的众人有被逗笑的,严世蕃也微微笑了笑,但是坐在张居正怀里的美人儿却是不为所动,冲着张居正眨了眨眼睛,促狭着凑上樱桃小嘴。

    张居正猝不及防,就被如此敬了酒,手足无措,脸色潮红,饮毕,尴尬的咳嗽了起来。

    “咯咯咯......大人如此英俊,还作的一手好诗,娇娇还想敬大人一杯呢。至于大人府上的母老虎,咯咯咯,就让她吃了娇娇好了......”

    张居正怀里的美人儿娇笑不已,纤纤玉手作势又提起了酒壶,一副要敬酒的样子。

    还没从第一杯酒缓过来的张居正,听怀里的美人儿说还要再敬一杯,不由浑身一震,再度又咳嗽了起来。

    “咯咯咯......骗你呢,瞧大人激动的,一轮只能敬一杯,待其他大人都用过了,娇娇才能再敬大人呢。”张居正怀里的美人俏皮不已,捂着小嘴咯咯娇笑了起来。

    张居正风流倜傥,对于女色也是甚好的,只是功未成名未就,在外面时,张居正特别注意个人形象,尽量与声色犬马划清界限。当然回到家中,则是两说了,毕竟到目前为止,张居正就已经纳了三房妾室了。

    严府是声色犬马集中营。

    张居正之所以没有拒绝严世蕃宴饮的邀请,一方面是因为严世蕃权势,不好拒绝,且接近严世蕃本就是他布局的一部分;另一方面也未尝没有想留下一个出淤泥而不染的名声。

    但是,怀里美人儿如此俏皮可爱,姿色又有如此不俗,再加上美人儿暗地里撩拨的小动作。

    一下子撩动了张居正的食铯的本性。

    撩的张居正有些心猿意马,鬼使神差的伸出了手......

    “咳咳。”

    就在此时,座上严世蕃一声咳嗽。

    张居正怀里的美人儿动作戛然而止,咯咯娇笑着,瞬间从张居正怀里弹跳而出。

    由于离开的突然,美人儿的裙摆还被张居正攥在手中,一下子扯起了不少。

    “大人,还请把娇娇的裙角,还给人家嘛......”

    美人儿双手娇羞的掩着薄裙,一双眸子无辜的向着张居正眨了眨,秋波频出,嘟着小嘴娇声道。

    哈哈哈......

    见状,宴席上一阵笑声。

    面对众人笑声,张居正处变不惊,尴尬一闪而逝,很是淡定的松开手,半是辩解半是自嘲道:“此女与居正新纳的妾室颇像,居正一时恍惚......”

    一句话实力化解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