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九百四十六章 如此过关
    张居正是初次体验玉杯,但他身旁的官员可是个中老手了,在侍女香口敬酒的时候,上下其手,好不快活,等喝完酒后,才依依不舍的放侍女离开。

    宾客一位接一位享用玉杯,很快就轮到了罗文龙。

    罗文龙更是放浪形骸,生人不忌,在众人的起哄声中,就差没把那侍女就地正法了。

    “哈哈哈,放浪形骸,逍遥人世间,唯有文龙兄也。”罗文龙身旁的罗梓瑜笑着,半是打趣半是羡慕的说道,刚刚他虽然也上下其手,但是显然没有罗文龙这般占的便宜大。

    “哪里哪里......”

    罗文龙哈哈笑着,憨态可掬的摆了摆手,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模样。

    世风日下,道德沦丧!

    对此,朱平安嗟叹不已,不过,朱平安也没功夫嗟叹了,因为玉杯就要轮到自己了。

    刚刚罗文龙的侍女敬酒时,朱平安身后的侍女就已经蠢蠢欲动了。

    现在罗文龙的侍女已经敬完酒了。

    那就要轮到自己了。

    朱平安对于玉杯是一万个抵制的,一来是因为不屑于与他们同流合污,明明在座的一个个都是衣冠楚楚的朝廷命官,可是所作所为下流不堪,与禽兽何异?!

    二来嘛,则是嫌弃,没错就是嫌弃。朱平安自认不是洁癖的人,但对于这所谓的玉杯,还是一万个敬谢不敏的。虽然宴席上每人一位玉杯,但是谁知道这些玉杯在之前的宴席上被多少人享用过呢,虽不至于“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人尝”,但肯定也不是一次性玉杯。另外就是,朱平安知道严世蕃发明了香口杯,但知道他还发明了香唾盂,自己之前初来京城,就见过严嵩使用香唾盂那一幕。谁知道今日之香口杯,会不会就是昨日之香唾盂呢?!虽然知道严世蕃自己肯定不会混用,但谁能保证严世蕃会不会故意拿自己玩笑呢。

    三来嘛,朱平安一想到李姝,就对着所谓的玉杯等等,皆是看不到眼里了。

    “这位年少有为的小大人,您在想什么呢,如此入迷,可教奴家一阵好等......”朱平安身后的侍女以手遮唇嘤嘤作态,风情万种的嗔道。

    说完,侍女便一撩裙摆,眼瞅着就要往朱平安怀中投去。

    “咳咳,慢。”

    朱平安见状,赶紧伸手挡住。

    “大人......”侍女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无辜又委屈的看着朱平安。

    “呵呵,子厚,怎么了?你也想学叔大作诗温酒吗?”严世蕃眯着独眼,饶有兴趣的看向朱平安。

    “不是。”朱平安摇了摇头。

    “不是?那状元郎你还挡什么挡,轮到你喝酒了,赶紧麻溜的,男子汉大丈夫的,扭扭捏捏个什么劲?!快点,快点,莫要扫了大家的兴致。”

    罗梓瑜率先发难道。

    “呵呵呵,怎么,还是说状元郎你正人君子、洁身自好,看不起我等玉杯饮酒之行径,觉的污了眼,想要出淤泥而不染,羞于与我等为伍?!”

    贬低朱平安的时候,罗文龙又怎么会缺席呢,接着罗梓瑜的发问,将朱平安架在了众人对立面上。

    罗文龙此话一出,众人皆是将目光转向朱平安,尤其是刚刚已经用玉杯喝过酒的官员,眼神更是凌厉。

    “非也?!”

    朱平安用力的摇了摇头,这个时候肯定得否认了。

    “哈哈哈,那就是状元郎害羞、不好意思了......我等又不是外人,状元郎你且放开手脚,尽情施展就是,年轻人嘛,火气盛,控制不住很正常。再说了,以状元郎之才,酒后作诗一首,说不定还是一段风流佳话呢。”欧阳子士身旁的官员,伸长了脖子看向朱平安,哈哈笑着大声说道。

    “哈哈哈,状元郎脸皮薄、抹不开面子,不好意思了,哈哈哈......”

    “哦,有一句古话怎么说来着,又想当那啥又想立牌坊,哈哈......”

    众人闻言一阵哄堂大笑。

    风流佳话?!

    我看是世风日下吧!朱平安闻言,腹诽不已。

    “哈哈哈,生为男人,喝酒就要尽兴,来来,都坐腿上......”严世蕃扫了众人一圈,哈哈大笑,一把手将身旁的侍女拉到了腿上,上下其手了起来。

    其余诸人有样学样。

    朱平安身旁的侍女也咯咯娇笑着坐到了朱平安腿上,像是柔若无骨一样,想要往朱平安怀里贴。

    朱平安拿手挡住。

    “大人,莫要缩手缩脚嘛......”

    朱平安腿上的侍女,娇滴滴的嗔道,一边说着,一边往朱平安怀里蹭。

    “呵呵,子厚,今日就属你最是缩手缩脚,谨小慎微。”

    严世蕃一边上下其手着怀里的侍女,一边眯着独眼盯着朱平安,语气认真的问道,“子厚,你且与我说实话,你就说你想不想玩女人?!”

    严世蕃眯着的独眼,紧盯着朱平啊,眼神犀利,仿佛能看穿朱平安的内心一样。

    宴席上暗流涌动了起来。

    “想。”面对严世蕃的询问,朱平安抬头与严世蕃对视数秒,缓缓点了点头。其实,朱平安后面还有“但不能”三个字,但是并没有说出口。

    “哈哈哈,子厚还算诚实。要咱看,这世界上就没有不想玩女人的男人,哈哈哈,除非他不是男人......”严世蕃听了朱平安的回答,满意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严大人说的对,男人哪有不想玩女人的,除非他不是男人。”众人跟着大笑。

    宴席上的气氛又靡靡活跃了起来。

    “这世上哪有什么坐怀不乱柳下惠,连孔夫子都说‘食色性也,人之大欲存焉’。什么存天理灭人欲,都是扯淡,朱熹他小妾一屋都不满足,还要纳尼为妾,扒灰儿媳......那些个嘴里面克己复礼、洁身自好的人,暗地里哪个不是披着人皮的禽兽?!言行如一,想玩就玩,这才是真男人。”

    严世蕃哈哈笑着,侃侃而谈,一副指点江山的感觉。

    众人皆是附和称是,跟着哈哈大笑。

    “朱大人,这可是严大人的真知灼见,男子汉大丈夫,想玩就玩,别缩手缩脚,跟个娘们似的。快,喝了玉杯酒。”笑过之后,罗梓瑜等人连声催促朱平安。

    朱平安腿上的侍女很会把握时机,在罗梓瑜等人催促朱平安后,纤纤玉手便拎起了酒壶,对着樱桃小嘴饮了一口,转头就要给朱平安敬酒。

    “咳咳,且容平安先喝一杯,壮壮胆子。”

    朱平安表现的好像是个除哥似的,既跃跃欲试,又有些羞涩,神情拿捏的很到位。

    朱平安的神情表现,让不少人想到了他们第一次逛青楼时的样子。那个时候,他们也是先喝了一杯酒壮了壮胆子,才又兴奋又忐忑的走进青楼的。

    理解,理解。

    于是众人默许了朱平安的动作。

    朱平安拿过侍女手里的酒杯,往自己酒杯里倒了一杯,然后便一饮而尽。

    众人目光皆是期待的看向朱平安。

    “咳咳,那个,我还得再喝一杯。”朱平安打了一个酒嗝。

    “酒壮怂人胆......你这得是多怂啊......喝吧,喝吧。”

    罗文龙等人嘲笑不已。

    于是,朱平安又倒了一杯,再度一口闷。

    然后

    不行

    还得再喝一杯

    在众人嘲笑声中,朱平安又喝了一杯。

    这第三杯壮胆酒后,朱平安就一头栽倒在桌子底下去了,嘴里面嘟嘟囔囔、含糊不清着什么“不行不行......”、“喝喝、壮壮......”之类的话。

    完全醉了。

    众人一阵目瞪口呆。

    张居正张大了嘴巴,刚刚他还在想朱平安如何度过这一关呢,没想到竟然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