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九百四十七章 天子儿尚且金我
    “啊?状元郎喝醉了?!”

    “真的假的?!这就醉了?!”

    看到朱平安一头醉倒在桌子底下,众人不由一阵目瞪口呆、瞠目结舌,吃惊之余,有人提出了质疑。

    罗文龙靠着朱平安最近,刚刚朱平安醉倒时差点没栽到他身上,听到众人的质疑,罗文龙蹲下身仔细查看了一番,还故意用力拍了拍朱平安的脸,最后大声的嗤笑了起来,“还醉了吗?这都醉成一滩烂泥了,醉的不能再醉了。”

    “朱平安的酒量向来不好,是翰林院出了名的三杯倒,这一点我在刑部的时候就听说过。原以为是开玩笑,没想到朱平安的酒量竟然真的这么差!哈哈哈,说句好不夸张的话,我女儿的酒量都比他高......”

    宴席上有位刑部的主事,在罗文龙话音落后,点了点头,也跟着嘲笑了起来。

    好吧,朱平安的酒量在翰林院也算是出了名的。翰林院的几次聚会,朱平安不能饮、三杯倒的名声,也就传了出来。附近的衙门,不少人都当做笑话听。

    “叔大,你跟朱大人在翰林院共事过一段时间,朱大人的酒量如何?”罗梓瑜向张居正询问道。

    “朱大人的酒量确实不好,‘三杯倒’倒不至于,但是五杯酒下肚,差不多就要醉了。半月前,裕王殿下为朱大人接风,居正有幸参加,席上朱大人大约饮了五六杯,就已经醉了,被扶下去睡了一个多时辰才醒。今日,朱大人比平时还多饮了几杯呢。”张居正略作回忆,轻声回道。

    “朱大人真的醉了。”

    张居正说话的时候,宴席上正好有位太医院的院判(他今日出诊为严世蕃一位怀孕的小妾诊脉,诊完脉开了温顺的保胎药后,被严世蕃留下参加了宴席),在严世蕃的眼神示意下,院判走到朱平安跟前,号了号朱平安的脉搏,得出了权威结论。

    “哈哈哈,堂堂状元郎酒量竟然如此之差!”

    “真是可笑。”

    “这酒量,简直......”

    至此,众人已经确信朱平安醉倒了,对朱平安的酒量大肆嘲笑不已。

    “来人,把子厚扶到客房歇息,手脚都仔细着点。”严世蕃挥了挥手,招来了下人,指了指桌子底下喃喃不休要酒喝壮胆的朱平安,让下人将朱平安扶到客房歇息。

    “不要,酒,壮......壮.....喝,喝,还要......”

    被下人扶起来的朱平安,犹自大着舌头,最里面发着含糊不清的声音。

    “这子厚......”严世蕃见状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忒扫兴......”

    “呵呵呵,酒壮怂人胆,怂人我见多了,但是喝酒壮胆把自己喝醉了的,他朱平安这还是第一例。”罗文龙在侮辱嘲讽朱平安的时候,从来都是打了鸡血一般的积极。

    “呵呵,前几日从犬子那听了朱平安的《少年大明志》,叹为观止,原以为他朱平安是个英雄,没想到今日一见,才发现他朱平安竟然是个狗熊。”

    宴席上一位四十余岁的官员,望着朱平安被人扶着离去的背影,摇头嗤笑不已。

    “如何说?”严世蕃饶有兴趣的问道。

    见自己的话吸引到了严世蕃,四十余岁的官员登时神采飞扬了起来,向着严世蕃拱了拱手,大笑着解释道:“《孔丛子儒服》记载:赵平原君曾劝孔子的六世孙孔穿(字子高)饮酒,但子高推辞,平原君就说:‘昔有遗谚:‘尧舜千钟,孔子百觚,子路嗑嗑,尚饮十。’古之圣贤无不能饮也。吾子何辞焉?’。由此可见,古代圣贤君子,皆是能饮之人。越是英雄越是海量,他朱平安这才饮了几杯酒,就一醉涂地,烂醉如泥,这哪里有一丝一毫的英雄气量,分明就是一头狗熊吗?!”

    “嗯,刘大人言之有理。所谓,酒品如人品,酒场见人生。他朱平安这点酒量,可不就是一头狗熊吗。”

    “哈哈哈......狗熊?!有这么怂的狗熊吗?!你们可不要抹黑了狗熊。”

    “哈哈哈......那就去掉‘熊’字,保留‘狗’字。”

    “狗?!哈哈哈,怂如狗,真是恰到好处......”

    众人闻言,一阵哄堂大笑,你一言我一语,对朱平安大肆嘲笑羞辱。

    张居正坐在一旁,手捧着茶杯,冷眼旁观,对于众人的哄笑,分外不耻。

    以不知为知之,以耻为荣,说的就是他们这种人吧。

    读书不认真,只读了一半,一知半解,还敢哪来卖弄,真是不知道谁给他们的勇气。

    《孔丛子儒服》是有那刘大人所说的遗谚不假,平原君在对孔子的六世孙孔穿孔子高劝酒时,用了“尧舜千钟,孔子百觚,子路嗑嗑,尚饮十”这句遗谚。

    但是刘大人显然没有把这本书读完。

    这则故事的下半阙是:

    孔穿孔子高不但不为平原君所动,反而对平原君说,你所说的这个遗谚是爱喝酒的人为了劝人喝酒,而捏造出来的“劝厉奖戏之辞,非实然也”。

    也就是说“尧舜千钟,孔子百觚,子路嗑嗑,尚饮十”这所谓的遗谚,是有心人为了劝酒故意捏造出来的,并不是真实,人家孔子的后人都已经多番站出来辟谣了。

    再说了,似汝等这般醉生梦死,就是英雄了?!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也就是只有你们了。

    越是听着哄笑声,张居正就越是对他们无语和不屑。

    “呵呵,管他英雄狗熊,咱们自当尽兴痛快,来来来,接下来该谁了?!”

    严世蕃哈哈大笑着说道。

    “严大人,言之有理,咱们合该尽兴。”众人纷纷附和。

    接下来,宴饮继续,在玉杯香口的刺激下,众人喝的更是欢畅,靡靡不堪。

    “哈哈哈,汝等可知子厚此行为何而来?!”

    喝高了的严世蕃,一边撩开怀里侍女的纱裙,一边一脸骄傲的看向众人问道。

    “愿闻其详。”

    众人好奇的问道。

    “他是代裕王,向严某送钱来了,昨天才送了一次,今天又来送了,哈哈哈......”严世蕃一边哈哈笑着,一边用力揉搓这怀里侍女,很是肆无忌惮。

    啊?

    众人闻言,不由的吃了一惊,刷新了他们的认识。

    看着众人吃惊的小眼神,严世蕃心中的满足感更盛,征服皇权的愉悦感强烈到了极点,得意洋洋地睥睨了众人一眼,将一条腿用力的翘在了桌子上,不无炫耀的说道:“汝说,天子儿尚行金于我,谁敢不行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