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九百四十八章 严嵩的愤怒
    朱平安确实是醉了,但并没有醉到不省人事的地步,虽然头昏脑涨,说话大舌头,走路也走不稳,若不是被人搀扶着,就要堆萎到地上去,但是头脑还是有几分意识的。

    刚刚在酒宴上狼狈的表现,一方面确实是醉的不行了,朱平安酒量本来就已经到位了,又连着灌了三杯,自然直接就醉了;另一方面也是朱平安顺势为之。

    可以说是八分真,两分假。

    也只有真实到这种程度,才在严世蕃、赵文华等一干成精的老狐狸面前,脱身而退。若只是简单的装醉,那就是班门弄斧,自讨苦吃了。

    在被人搀扶出门外的时候,朱平安耳边模糊的听到了严世蕃那嚣张的声音:天子儿尚行金于我,谁敢不行金者。

    呵呵。

    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疯狂吧,小严,越疯狂越好,越忘乎所以越好,等你疯狂到顶峰的时候,你就离灭亡不远了……

    朱平安醉呼呼的嘴边扯起一抹弧度,然后便被体内的酒精夺取了意识,彻底醉了。连怎么被人抬到客房,怎么躺在床上,等等,都没有一点意识了,断片了。

    等朱平安再度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是接近黄昏了。

    黄彤彤的阳光透过窗棱照在了朱平安脸上,让朱平安眼睛很不舒服,这才缓缓醒来。

    朱平安眯着眼睛,伸出右手帮助刺目的阳光,缓缓的从床上支起了身体。

    一阵身体乏力,脑袋微胀。

    朱平安晃了晃脑袋,用力的伸了伸胳膊,舒展了一下腰背,蓦地发现了自己身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朱平安微微一怔,继而才缓缓想了起来。

    哦,是了,我这是在严府,刚刚喝醉了。

    刚刚?

    嗯?

    朱平安扫了一眼窗外,看了一下黄彤彤的太阳,这都已经快要夕阳西下了。

    原来,自己都睡了好几个时辰了。

    那差不多该告辞走人了。

    中午时候的宴席都那般的靡靡不堪,鬼知道晚上会糜烂到什么程度。

    自醉脱身。

    这一招可一不可二,严世蕃他们又不是傻子。必然不会给自己第二次机会了。

    “有人吗?”

    朱平安从床上下来,向着外面喊了一声,准备让人引着自己去见严世蕃,给严世藩辞个行,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这一次,朱平安吸取了上厕所误窥严二小姐出浴事件以及洗手间事件的教训,不敢在严府随意走动了,担心自己再走错地方,平添事端。

    “大人,您醒了。”朱平安话音刚落,便进来了两位秀气的侍女,上前盈盈一礼,娇声道:“洗澡水已经备好了,让婢子们服侍大人沐浴更衣吧。”

    “多谢,沐浴更衣就不用了。”朱平安闻言,果断的摇了摇头,轻声解释道:“时间也不早了,我府上还有事,要向严大人辞行。劳烦带我去见严大人。”

    “大人,饮用金华酒醉后,沐浴最能解酒解乏,老爷特意交代过婢子,等大人醒了,要服侍大人沐浴更衣的。”两位侍女互相看了一眼,继而有些为难的对朱平安说道。

    “没事,我待会向严大人辞行时,会向严大人解释的。”朱平安回道。

    “可是......”侍女犹豫不决。

    “放心吧。”朱平安又重复了一遍,“我会向严大人解释的,还请带我去见严大人。”

    两位侍女兀自犹豫不决,不过在朱平安的坚持下,两人还是带朱平安去见严世蕃了。

    严世蕃此刻在书房,距离客房距离不近,朱平安随着两位侍女走了差不多十多分钟才看到书房的影子。

    好吧

    说是书房,其实是一个院子,用书院来称呼更准确一些。

    朱平安来到院子门口,还未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苍老却又愤怒的声音,“梅村!!!竖子!!!你还有脸来见老夫!老夫待你不薄,缘何陷老夫于此死地!你走!我严府小门小庙,可容不得您这一尊参天大佛!!!从今日起,老夫与你恩断义绝,你梅村与老夫再无一丝一毫的瓜葛,老夫祝你大鹏展翅!!前程似锦!!”

    呃……

    听声音好像是严嵩?!

    梅村?这不是赵文华的字吗?!

    严嵩在骂赵文哈?!

    怎么了这是?!

    赵文华不是严嵩麾下头一号的腿子,堪称左膀右臂么,怎么恩断义绝了要?!

    这得是多大仇多大恨,严嵩才能如此气愤,连恩断义绝的话都说出来了。

    光听声音,朱平安就脑补出了严嵩愤怒的样子,绝对丝毫不下于元首的愤怒。

    奇了怪了?!

    刚刚在宴席上赵文华和严世蕃两人还好的跟穿一条裤子似的,谈笑风生玩女人的,怎么自己睡了一觉的功夫,严嵩就要跟赵文华恩断义绝了?!

    从严嵩的声音里可以听出来,严嵩的勃然大怒和决绝可不是开玩笑的,那愤怒和决绝完全是发自肺腑的,真实的不能再真实了,完全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

    那……在自己睡觉这段时间内,发生了什么事?!赵文华做了什么,竟然让严嵩愤怒的要恩断义绝?!

    杀父之仇?

    不可能,严嵩都这么大年纪了,严嵩的老父亲早就驾鹤西去。

    夺妻之恨?

    赵文华也喝高了,结果跟……不可能,严嵩私生活很干净,自始至终就只有一个结发老妻,连个小妾都没有,况且严嵩的发妻早就白发苍苍、满脸皱纹了,赵文华怎么可能下得去手。另外,早就听说赵文华认严嵩为义父,认严嵩发妻为义母的传闻了,据说赵文华对义母恭敬孝顺的比严世蕃这个亲儿子都要恭敬和孝顺,有这层关系在,这就更加的不可能了。

    要说赵文华喝高了,一个头热,跟严世蕃的妻子、小妾什么的发生一些不该发生的事情,还能说得过去。可是跟严老夫人,那绝对不可能。

    那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让情同父子的严嵩、赵文华两人,如此的反目成仇呢?!

    朱平安一头雾水,百思不得骑姐,呸,不是骑姐,是其解,百思不得其解。

    带着朱平安过来的两个侍女,听到里面严嵩愤怒的声音,腿都吓软了,以前从来没见相爷这么愤怒过,这来的也太不是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