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九百六十四章 华胥惊觉恰五更
    夜深人静,万籁俱寂,时间似乎过得很快,快的好像一觉就睡了数年。

    绣床,绫罗凌乱。

    李姝睡衣半掩半开,春光乍泄,香肩半露,肌肤如牛奶般白皙,整个人像是睡美人儿一样舒服的窝在朱平安臂窝里,一头青丝松松挽着,柔顺如流水一样,睡眼惺忪,又长又翘的睫毛如蝴蝶微憩般轻轻颤动,纤纤玉手颤抖了两下,抓紧了被褥,像是梦中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一样。

    睫毛颤动的更厉害了。

    手也抓的更紧了。

    呼吸急促

    然后睁开了双眼,似梦似幻,睡眼惺忪。即便没有睡眼惺忪,但是她那灵气满溢的眸子,也比窗外蒙蒙亮的天际中挂着的那颗启明星熠熠明亮。

    原来是做梦啊。

    吓坏我了。

    不过,刚刚做的是什么梦啊,怎么一点也记不得了,只记得是个恶梦。

    还好只是一个梦。

    李姝纤纤玉手揉了下眼睛,瞧了眼窗外,看到了东方地平线上的启明星和晨曦。

    天都亮了呀。

    昨晚睡前都交代了的,今天要早起,怎么画儿、琴儿这两个丫头没来叫自己起床,都睡过头了吗。今天要去游湖的,要提前把东西收拾好......

    算了

    我先起好了,待会再收拾她们。

    李姝纤纤玉手扶着床,轻轻的从朱平安肩起身,斜靠在锦织的软塌坐起,低头瞧着睡的正香的朱平安,不由的莞尔一笑,童心大起,纤纤玉手执起一绺青丝,就要搔朱平安鼻子和嘴唇的痒。

    不过当青丝快要接触到朱平安的时候,李姝又改变主意,止住了动作。

    算了

    这个大坏蛋昨晚坏事做尽,睡的那么晚,还是让他再多睡一会好了。

    李姝伸出纤纤玉手,轻轻抚摸了下朱平安修长的眉毛,俯下娇躯,在朱平安额头印下一个吻,然后轻轻的起身下了床,披上罗衣,洗漱收拾了起来。

    准备早膳

    安排丫头收拾外出游湖所需的东西。

    一切都井然有序。

    用过早膳后,李姝让人叫了睿哥儿和妞妞,一起去游湖,这是昨天答应他们的。可是一行人才走出临淮侯府大门,迎面就遇到了打西苑来的几位公公以及一队锦衣卫。

    领头的公公手里捧着一卷圣旨,正是来给朱平安宣旨的。

    这一纸圣旨打断了游玩计划。

    还远不止如此。

    这道圣旨不仅打断了游玩计划,还打断了李姝的生活。圣旨大意为:现已查明,朱平安诬陷西城兵马司指挥高博泰,本应重罚,念在朱平安往日功劳,故贬为苏淞二府钱粮官,督办抗倭粮草事宜,即刻赴任,戴罪立功。

    这一道圣旨措辞很是严厉,宛若晴空一道霹雳,让李姝楞在了当场。

    朱平安弹劾高博泰的事情,李姝也是知道的。不过李姝并没有太担心,不仅是因为朱平安把握很大,李姝自己也分析过,觉的不会有问题,先不管高博泰侵占屯田属实与否,就是高博泰以权谋私、滥用职权,强行污蔑、绑缚作为上官的朱平安这一件事,高博泰就罪有应得。

    可是,李姝万万没想到,嘉靖帝像是眼睛瞎了、药也吃错了一样,竟然无视事实和公理,很是反常的下了这么一道昏聩无道的圣旨......

    公公宣读完圣旨宣后,朱平安就在锦衣卫虎视眈眈的监视下,被迫催马南下上任了。

    连行李都没来得及收拾。

    朱平安走后,李姝就紧着跟画儿、琴儿她们收拾了行礼、钱财,准备紧追朱平安的,但是奈何惊悸之下,又这样紧着收拾东西,导致出了一身汗,风一吹便受了风寒,上了马车,才走出临淮侯府大门,李姝就昏倒了。

    这一病

    就缠绵床榻。

    李姝不得不在侯府养病。

    在侯府养病的日子,李姝终日都在担心中度过,整个世界都变成了黑白色。黑色的树叶,黑色的花朵,白色的天空,整个世界一点色彩都没有

    李姝无时无刻不在担心,睁开眼睛,闭上眼睛,心里面都在挂念朱平安。

    朱哥哥他现在走到哪了?

    身上带的盘缠够花吗?

    天那么热,晒不晒啊?

    听说南边下雨了,朱哥哥没有带蓑衣,也没有带油纸伞,可别淋着了......

    当然,李姝最最担心的还是朱平安的安危,圣旨让朱哥哥督办粮草,那也是很有可能会面对倭寇的呀。倭寇那么凶残,听说猖獗的不行呢,保不准会抢粮草辎重呢。

    朱哥哥他虽然比别人胖一点,胃口好一点,聪明一点,可也只是个文弱书生啊,一点防身的功夫都没有,怎么能抗得了凶残无人性的倭寇呢.....

    想一想都可怕。

    终于

    缠绵病榻数月之后,李姝身体康复了。

    康复后,一天都没耽搁,李姝就带着画儿、琴儿等人,坐马车南下了。

    一路南下。

    李姝又听了一路倭寇穷凶极恶、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暴行,心里也就更加担心朱平安了。

    到了苏淞地界后,李姝就听到了朱平安的消息。

    前面十多里,朱平安正在督着一队粮草辎重去支援前面战场。

    于是

    李姝一刻也等不得。

    不过随行护院的劝说和反对,直接去找朱平安。

    十里

    九里

    八里

    ......

    一里。

    李姝就听到了一阵喊杀声,接着便看到一阵火烟冲天而起,李姝的心瞬间就提了起来。

    再接着

    火烟越来越浓,喊杀声也越来越响。

    再往前

    李姝就看到了一片火光,路边凌乱凄惨的明军断肢残骸,鲜血淋漓。

    然后

    李姝心仿佛被一双黑手攥紧,呼吸都不会了。

    再往前

    朱平安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朝思暮想的身影,屹立在前面。

    虽然穿着战甲

    可是李姝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但是战甲后背为何露出了那么长的一根长枪的枪尾呢。

    “朱哥哥......”

    李姝撕心裂肺的哭喊了一声,不顾奔驰的马车,一下子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向着前面奔去。

    衣袂飘飘,衣带招展。

    宛若仙子凌波。

    前面那人听到了李姝的哭喊,转过身来,正是朱平安,身材消瘦,嘴角鲜血直流。

    一根长枪

    从他胸膛穿了出来,露出半米长,血流如注,顺着枪尖,如流水一样,流了一地。

    “你怎么来了......”朱平安声音沙哑,一句话仿佛就要燃烧他生命一样。

    “朱哥哥,我来了......”

    李姝泪如雨下,可是俏脸蛋却是笑靥如花,迎着朱平安张开双手,飞奔了过来。

    裙带飘飘

    如梦如幻

    临近朱平安还有一米的时候,李姝咯咯娇笑着,用尽了全身力气,猛地一跳,双脚离开地面,树袋熊一样,飞扑到了朱平安怀里,双手紧紧的抱住了朱平安,挂在了朱平安身上。

    “朱哥哥,我来了。”

    李姝一双水汪汪的眸子看着朱平安,颤抖着伸出双手抚摸朱平安干咳的嘴唇,俏脸蛋洋溢着幸福和满足,嘴角的血液混着和泪水,汩汩而下。

    半截长枪从李姝后背穿透了出来......

    “小姐,小姐......”

    身后传来画儿、琴儿撕心裂肺的声音。

    “小姐。”

    “小姐”

    “小姐醒醒,起床了......”

    等等

    起床了?

    这两个笨丫头怕是难过的脑子都傻了吧,哭就哭吗,小姐醒醒起床了是什么鬼?

    李姝一脸黑线。

    “小姐,醒醒,起床了。今天不是还要去游湖吗,你昨晚说了今早早些叫你的。”

    身后的声音更清晰了。

    接着

    李姝就觉得有人在晃自己的胳膊。

    干什么

    没看到我跟朱哥哥都这样了吗,最后一点时间,你们还要打扰吗?!

    李姝不耐的睁开眼睛。

    然后就看到包子小丫鬟画儿、琴儿正站在床前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画儿的一双手还在轻轻的摇晃自己胳膊呢。

    床?!

    啊?!

    李姝一下子醒了。

    难道刚刚是做梦?!!!!!!!!!

    李姝一下子坐了起来,伸手掐了包子小丫鬟的胳膊一下。

    “小姐,疼......”

    包子小丫鬟可怜兮兮的看着李姝。

    那就真的是做梦了。

    看了眼身旁还在打呼噜的朱平安,李姝开心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宛若月牙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