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九百六十六章 所谓美女
    天朗气清,微风佛面,什刹海上碧波荡漾,远处一个装饰豪华、造型典雅的画舫从远处驶来,甲板上两个小短腿趴在栏杆上指着水里的游鱼兴高采烈的哇哇叫……

    当然,最令岸边众人艳羡的还是甲板上那个长相憨厚的少年,那少年手持一杆钓竿,懒洋洋的坐在美人靠上,跟条咸鱼一样,周围一群莺莺燕燕围着他。

    尤其是少年身边坐着的那位少女,虽然戴着薄纱帷帽,看不到面容姿色,但是刚刚有一阵微风拂过,撩起了她面纱,就在那一瞬间,众人都几乎窒息了,倾国倾城……原来真有女生可以承载的起这样的词语。

    所以,当帷帽少女伸出水嫩白皙的纤纤玉手,用牙签插着水果喂给那个咸鱼憨厚少年的时候,众人恨不得以十年、百年阳寿换作成为那少年一秒,只为吃一口那帷帽少女亲手喂的水果。

    这一刻,众人对那憨厚咸鱼少年的艳羡程度,都达到了仇恨的地步了。

    当然,众人的羡慕嫉妒恨,没一会就没有了。

    不是说那少年倒霉了,或者说岸边众人得偿所愿了,而是因为那画舫不一会就消失在众人视线中了,眼不见,则心不恨嘛。

    “咯咯咯,姑爷你是没看到,刚刚岸上的那些男人都恨不得吃了你呢。”

    包子小丫鬟画儿在一旁捂着小嘴咯咯笑。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朱平安浑不在意的笑了笑,然后轻轻一抖手腕,提上来了一尾巴掌大的鲫鱼瓜子。

    “什么意思?啊,钓到鱼了……”

    画儿闻言一头雾水,一脸懵逼,继而看到鱼儿上钩,忍不住欢呼起来。

    “真是一个傻妞。”

    李姝笑吟吟的翻了一个白眼。

    “鱼上钩喽……”

    “钓上来小鱼了……”

    熊孩子睿哥儿和小萝莉妞妞两个小短腿见朱平安钓上来鱼后,嗷嗷叫着跑过来看鱼。

    朱平安把鱼从鱼钩上摘下来,放进了一旁早就准备好的水盆里,鱼儿入水便甩着尾巴游了起来。

    “姐夫真厉害。”

    小萝莉妞妞一边拿小手指戳戳盆里的鲫鱼,一边一脸崇拜的看向朱平安。

    “那有什么,我也会。”

    熊孩子不服气的鼓起了嘴巴。

    然后

    熊孩子也要了一根鱼竿,故意坐在朱平安身边,不服输的钓起鱼来,心里面鼓着劲要钓一条,不,是钓一盆子比土包子姐夫刚刚那条还要大的鱼,一定要让妞妞妹妹看看,我才是最厉害的。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朱平安又钓上来两条鱼了,其中有一条还特别大,怕是得有半斤重,而熊孩子依然没有钓上来一条鱼,在朱平安钓上来第三条鱼后,熊孩子已经放弃治疗了,把鱼竿撇在一旁,自己跑到一边去找小萝莉妞妞玩耍去了。

    什刹海说大也不大,只用了半个时辰左右,朱平安他们的画舫就已经绕湖一圈了。

    下一步

    湖心岛。

    画舫加速向湖心岛划去,这个船速已经不适合钓鱼了,朱平安收了鱼竿,脚边盆里面已经有六条鱼了。

    湖心岛附近画舫和游船有很多,几乎都是围着三艘装饰的花花哨哨、脂粉味很重的画舫,里面不时传来阵阵丝竹声、空灵的歌声以及阵阵叫好声。

    再靠近一些,隐约可见处于中央的三艘画舫场景,其中一艘画舫上有一位身材窈窕、姿色出众的女子在上面翩翩起舞,舞姿魅惑,另外两艘画舫也各有一位绝色女子在表演才艺,一位在唱关关雎鸠,声音空灵,另外一位在抚琴,琴声悠扬。

    周边围着的画舫、游船上则是传来阵阵叫好,有文人墨客赋诗一首传递到其中的画舫上,有阔少往其中的画舫上一掷千金,有富贵老爷在船头评胸论足……

    朱平安扫了一眼,心里面大约猜出来了,估计是适逢京城青楼之流选花魁的活动吧。

    “怎么,想进去瞧瞧呀?”

    李姝笑吟吟看着朱平安,娇滴滴的问道,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眨了眨,樱桃小嘴露出两颗尖锐的小虎牙,在阳光照射下,两颗小虎牙闪闪发光。

    “没兴趣。”

    朱平安想也不想的摇了摇头,确实是没兴趣,里面画舫表演的唱歌也好,跳舞也好,跟现代发达的娱乐业根本没法比。

    不管是现代的新歌声、好声音、舞林大会等节目,还是娱乐明显的歌舞表演,抛开内涵不论,单论形式和效果,都比这几艘画舫上的要精彩上百倍。

    经过了现代娱乐业熏陶,里面三艘画舫上的表演,确实一点也吸引不了朱平安。

    “想去就去嘛,我也挺好奇的呢。”李姝声音有些撒娇味儿,说话时水汪汪的大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朱平安,不放过朱平安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

    “不想。”

    朱平安依然毫不犹豫的摇头。

    哼,算你识相。

    李姝水汪汪的大眼睛眯成了月牙,樱桃小嘴也上扬起一抹满意的弧度。

    “里面在做什么?怎么这么热闹?”

    包子小丫鬟画儿扶着栏杆,踮着脚尖,一脸的好奇,伸长了脖子往里看。

    “热闹什么,一些腌事儿。”琴儿往里扫了一眼,不屑的撇了撇小嘴。

    “啊?”包子小丫鬟画儿一脸不解。

    琴儿一脸无语的凑近画儿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

    “啊?选花魁?呸呸呸,不要脸……”

    画儿闻言,惊讶的张大了小嘴,然后连着往那些画舫方向啐了好几口。

    “花魁是啥花?”

    熊孩子抬起小肥脸,一脸不解的问道。

    “小孩子家家的,边去,等长大了再问这个问题吧。”朱平安伸手将熊孩子的脑袋掰了一个方向,让他背对着那些画舫的方向,然后探头对下面船舱里的水手喊道,“劳烦诸位加把劲,咱们绕过前面那些画舫,到湖心岛好好休息。”

    “好勒姑爷。”

    下面船舱里的水手,大声应道。

    船速再度加快。

    “啧啧,难得一见的选花魁呢,你就不想瞧瞧。没听到里面说嘛,说是京城的花魁、秦淮花魁还有蜀中的花魁,一起比拼评比,选出大明第一花魁、第一美女呢。”李姝伸出小手指,戳了戳朱平安的胸膛,似笑非笑的嗔道。

    “那又如何,就是全大明的女生在哪评比,选出来,最多也只是第二。”

    朱平安浑不在意的耸了耸肩,对于选花魁什么的,不屑一顾。

    “为何是第二呀?”李姝娇声问道。

    “因为大明第一美女就是在我身边啊。”朱平安目光灼灼的看向李姝,勾起了唇角。

    “油嘴滑舌,尽会哄人。”

    李姝故作娇嗔,不过俏脸蛋却是如一朵绽放的牡丹花,媚意荡漾,显然很受用。

    “咯咯咯……姑爷那你说说小姐哪里美了?”包子小丫鬟画儿咯咯娇笑起哄道。

    “哪都美。”朱平安呵呵一笑。

    “姑爷,你说的有些敷衍哦......”画儿撅起小嘴,对朱平安的回答不满意。

    “在我看来,所谓美女,应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以诗词为心。整个大明,只有你家小姐如此,完美无瑕。”

    朱平安回答包子小丫鬟时,一双眼睛灼灼的看着李姝,眨也不眨,认真的回道。朱平安觉的源自于清朝张潮《幽梦影》中的这一美女论,再适合李姝不过了。

    对朱平安来说,这一席话是借鉴。

    但对于大明,对于这个世界,朱平安的这一席话则是第一次,原创。

    对于女生来说,没有比这一刻,没有比这样的话,再浪漫的了。

    “浑说。”

    李姝俏脸蛋一下子红了,红润的小嘴微微翘起,娇嗔了一声,羞臊的转过身去,俏脸蛋上两个可爱的小酒窝早在转身前就已经忍不住跑出来了。

    一头青丝也随着她转身,而快乐、优美的随风飘动了起来。

    一笑倾城。

    不外乎如是。

    包子小丫鬟画儿、琴儿等人则又被结结实实的塞了一大把狗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