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九百七十七章 关键的历史节点(上)
    “刘管事,您来给我们评评理。燃文小说?   w w?w?.?r?a?n?w?e?na `com”

    清纯侍女身旁的侍女们七嘴八舌围着刘管事,请求刘管事评理裁判。

    “就是啊,刘管事,府里面就属您最公道了,您来给我们主持主持公道。”

    妩媚侍女身旁的侍女们也围着刘管事,叽叽喳喳的请求刘管事主持公道。

    叽叽喳喳

    喳喳叽叽

    刘管事感觉自己掉进了鸭子窝里面,耳朵里360度环绕的都是嘎嘎嘎的声音,脑袋瓜子都要涨裂了,忍不住冲两方侍女喊了一声,“好了,都安静,你们这样咋咋呼呼的,让我怎么评理主持公道,我让你们说话了再说话。”

    刘管事喊了话,两方侍女们这才安静了下来。

    安静下来之后,刘管事看了看清纯侍女,又看了看妩媚侍女。两个侍女都是一副受害者模样,一个红了眼眶,眼角浮现倔强的泪光;一个腮帮气鼓鼓的,豆大的泪珠往下掉......

    这个年代,断案都是讲究“五听”,辞听、色听、气听、耳听、目听。

    刘管事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就是按照古代官员断案的这个思路来的。

    可是观察清纯侍女和妩媚侍女两人颜色、气息、眼神等,两人都是气呼呼的受害者模样,根本无法判断。

    至于两人人品,刘管事还不清楚。

    因为清纯侍女也好妩媚侍女也好,以及这周围的侍女都是月初才招入府的。月初,裕王殿下的岁赐讨回来后,王府一下子宽绰了许多,殿下便让招了一批侍女,充裕后院。她们这才进府没几天呢,刘管事根本不清楚她们的人品,所以也无法通过人品来判断谁是小偷、谁在说谎。

    无听判断不出,人品也判断不出,两人还都有人证,这就陷入困境了。

    陷入困境后,刘管事把视线转移到了物证绢布上,这是一匹粉色桃花纹蚕丝绢布。

    这不是前天府上赏赐给新进府侍女的绢布吗。

    刘管事眼睛亮了,他想起来了,这绢布正是前天府上统一赏赐给新入府侍女的。当时赏赐的绢布的花色虽然都是粉色,但为了供侍女选择,绢布的花纹却有桃花纹、梅花纹、海棠纹等十多种。当时每个侍女挑选领取绢布后,都有登记在册。

    那把当时赏赐的名册拿过来,看看两人当时谁领取的是粉色桃花纹蚕丝绢布。

    此案岂不是就断明了吗?!

    想到这一点后,刘管事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对一旁的跟班福田说道:“福田,你去账房取前天赏赐的名单来,看看她们两人谁领取的绢布是桃花纹的。”

    “刘管事......”两方侍女闻言抬头看向刘管事,欲言又止。

    “怎么了?”刘管事见状挑了挑眉,问道。

    “墨儿姐姐和凤儿妹妹,她们都喜欢桃花,所以她们领取的绢布都是桃花纹的。我们一起去领的,不会弄错的。”两方侍女七嘴八舌的回道。

    什么?

    她们领取的花纹都是桃花纹的?!

    刘管事愣住了,既然她们领取的绢布花纹一样,那查看赏赐名册就无用了。

    于是,再一次陷入了困境。

    在刘管事陷入困境的时候,朱平安和高拱正好经过他们。

    “高大人,小朱大人。”

    刘管事看到高拱和朱平安,忙转身向两人行礼。

    “高大人万福,朱大人万福。”

    在场的侍女见刘管事都如此恭敬,又听刘管事口称高大人和朱大人,也都纷纷跟着向高拱和朱平安下腰行礼。

    高拱向来高傲,连裕王府的同僚都入不得他的眼,更何况是管事和侍女呢,至于侍女争执绢布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更是不屑一顾,头也不点的径直走了过去。

    “刘管事,你们好。”

    朱平安微微笑了笑,向着刘管事拱了拱手,又对在场的侍女点了点头示意。

    人群中,清纯侍女下腰行礼,目不斜视。

    “这个长相憨厚的小大人,好和气呢,虽然长得不帅,可是好阳光。不像前面的那位高大人,架子也太大了,看都不看我们一眼,仿佛我们是路边的垃圾似的……”

    妩媚侍女听到朱平安向她们问好的声音,大着胆子抬头看了朱平安一眼,心里如是想。

    其他的侍女对朱平安、高拱的感官,与妩媚侍女也都差不多。

    刚刚走过来的一段路,朱平安对清纯侍女、妩媚侍女争执绢布的事情,也听了一个大概。

    对于刘管事的困境,朱平安了然于胸,解决起来也不难,有心提点刘管事一句,不过此时高拱都走到前面去了,朱平安也就只好对刘管事微微笑了笑,向前两步追上高拱。

    “肃卿,朱大人。”

    正当朱平安向前迈出一步时,身后传来一声富有磁性和魅力的呼喊。

    一听声音朱平安就知道是谁了。

    张居正。

    果然,朱平安扭头就看到了快步走来的张居正,和往常一样,张居正身上的官府干净整洁的一个褶子都没有,像是新作的官服一样,还未走来,一股香风就已扑面。

    “翩翩君子,玉树临风……”

    在场的侍女们看到张居正,脑海中便有这么一系列成语浮现了出来。

    “好俊的大人……”

    侍女们正是怀春的年纪,乍一见张居正,不由得低声叽叽喳喳了起来。

    清纯侍女依然是下腰行礼,目不斜视。

    妩媚侍女抬头看了张居正一眼,眼睛睁大了一分,果然是好俊的大人啊,比刚刚那个和气阳光的小大人俊多了呢,像是从画里走下来的一样。

    “呵呵,叔大,哪阵风把你给刮来了。”

    高拱听到张居正的声音后,笑着转身,约过朱平安,向前迎了两步。

    “张大人。”

    朱平安微笑着向张居正拱手道。

    “见过张大人。”

    刘管事向张居正行礼问好。

    张居正微笑着对刘管事点了点头,然后与高拱和朱平安拱手回了一礼,从袖子里取出一本泛黄的典籍向高拱晃了晃,笑着回道,“上次殿下托我校正的古籍,今日终于不负殿下所托,校正完了,正特来向殿下复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