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九百八十六章 呵,男人
    “小姐,姑爷说他自己洗,不用人服侍。??火然文  w?w?w?.?r?a?n?w?e?n?a`com”

    包子小丫鬟画儿小脸红扑扑的,提着小篮从浴室走了出来,低着小脑袋,像是小鹌鹑向李姝回禀道。

    “好心当作驴肝肺,有美女服侍沐浴还不要,哼,不识好歹,那我们就不管他了......待会你和琴儿一块服侍我沐浴,让他一个人后悔去吧。”

    李姝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向浴室方向翻了一个白眼,哼了一声,娇嗔了一句,不过樱桃小嘴却是带着笑意的,继而转头柔声对画儿说道。

    “小姐才是美女,我就是个丑丫头......”包子小丫鬟画儿小脸上浮上两朵红云。

    “啊!!!!!!!”

    包子小丫鬟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浴室方向突入其来的传来朱平安一阵懊悔的“啊”声。

    一个啊字持续了数秒时间,声音响彻云霄,仿佛杀猪一般,充满了懊悔。

    李姝、画儿、琴儿等人被朱平安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给吓了一大跳。

    “姑爷这么快就后悔了?”

    包子小丫鬟听着朱平安懊悔的啊声,耳朵唰一下像兔子一样支了起来,小脸唰一下变的通红通红,第一时间转头看向浴室的方向,自言自语的小声呢喃。

    一旁的琴儿听到包子小丫鬟的呢喃,特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然后轻轻推了推画儿,不确定的小声问道,“是不是你们把洗澡水兑的太烫了?姑爷一下水就被烫着了。”

    “不会,兑好洗澡水后我都试过了,水温刚刚好,不烫的。”包子小丫鬟连连晃了晃脑袋。

    那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来了这么一嗓子,是浴室地面有水,不小心摔了一跤?还是喝多了,控制不了平衡,一头栽到浴池里呛着水了?

    “快随我去看看怎么了?”

    在画儿和琴儿小声说话的时候,李姝已经慌忙起身了,一边快移莲步往浴室的方向,一边焦急的招呼琴儿、画儿等丫头随她一起去浴室看看。如果朱哥哥真的滑到了或者呛水了什么的话,自己一个人力气可能不够呢。

    “哦哦,对对。”

    画儿、琴儿这才反应过来,快步追上李姝。

    就在一行人才走了几步,就看到浴室方向,朱平安裹着浴袍,湿漉漉着头发,光着脚丫子,啪啪啪的使劲踩着木地板,脚步还略带着醉意,晃晃荡荡的、一阵风一样的冲着她们径直狂奔而来。

    李姝、画儿、琴儿等人又被吓了一跳。

    看这狂奔的样子就知道朱平安很急迫。

    从朱平安的穿着上也能看出来,朱平安身上的浴袍裹得一点也不好,跟系袈裟似的,里面大约什么衣服也没穿,关键部位倒是遮住了,可是膀子露了一半,露出大半胸膛,左腿遮住了,右腿还露了一半,黑黑的腿毛欢快的随风跳起了海草舞,像一棵海草海草,海草海草,随波飘摇......

    狂奔的时候,朱平安脸上还满是懊悔的表情,仿佛错过了一座金山或者做错了什么天大的事一样。

    “啊?真的后悔了?”

    琴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吃惊的小嘴张成了一个小圆形,有些不确定的狐疑呢喃道。

    可是,姑爷不是这样人啊。

    小姐都让画儿这个笨丫头在姑爷沐浴的时候服侍过多少次了,次次画儿都被姑爷给拒绝出来,还有上次在听雨轩小姐来月事的时候,还让画儿去给姑爷暖床过呢,姑爷发现床上的人不是小姐后,扭头就去旁边的耳房睡去了……像这样的例子,已经有太多太多次了,姑爷次次都拒绝了呢。

    可是,现在又怎么解释啊?!

    姑爷都光着脚丫子跑出来了呢,又喊的这么懊悔,像是错过了一座金山或者做错了天大的事一样懊悔……

    难道说,姑爷喝多了酒,酒后乱性?还是说喝多了就露出本性了?

    这一刻,琴儿的心理活动别提有多丰富了。

    琴儿一旁的包子小丫鬟画儿像一只紧张懵了的兔子一样,心跳的厉害,小手都紧张的直冒汗,肉呼呼的爪子下意识的绞着衣角,怎么办,怎么办,姑爷怎么这么着急啊,要是姑爷让我去服侍洗澡,我该怎么办啊……

    走在最前面的李姝,瞧见朱平安这幅懊悔焦急的德行后,错愕的张开了小嘴,这是她今天第一次露出了吃惊的表情,原本紧张不已的俏脸蛋,此刻都已经开始变黑了,并且怒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酝酿着。

    一旦爆发,必是一场血雨腥风。

    “呵,男人?”

    李姝瞥了朱平安一眼,呵了一声,周身乌云密布,一场风暴即将来临。

    不过。

    李姝才呵完就愣住了。

    紧张的跟兔子似的包子小丫鬟画儿也愣住了。

    心理活动异常丰富的琴儿也愣住了,房间里其她的丫头们也全都一个个愣住了。

    因为朱平安呼一阵风一样,从她们,从她们所有人身边,啊啊啊啊懊悔的叫着呼啸狂奔而过,就这样斜裹着一条浴袍,腿毛海草着,径直向着大门外狂奔。

    哈?

    啥情况?

    不是找画儿?

    那这是怎么了?难道说宴席上喝的酒后劲大,到现在才上头?

    画儿、琴儿等人全都愣住了,大脑一片空白,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

    “喂,朱哥哥你要干嘛去呢?”

    李姝这会也不顾的呵男人了,着急的提着裙摆追了上去,追着朱平安的背焦急的问道。

    一眨眼功夫,朱平安就狂奔到门外,来到院子里了。

    “啊......不喝酒不吃肉,这是斋戒啊,我真傻,吃饭的时候竟然没想到......”朱平安一边往外狂奔,一边懊悔的自言自语。

    “朱哥哥,你在说什么啊,什么没想到啊,你穿这样要干嘛去呀?”李姝一脸焦急担心的问道,她还从来没见过这样失态的朱平安呢。

    “我要去找杨师兄。”

    朱平安扭头回了一句,狂奔的更快了,跟火烧屁股似的,眼瞅着就要跑出敬享园了。

    “你就穿成这样出去吗?还有,外面都宵禁了,你往哪去找杨师兄啊。”

    李姝在后面追上不朱平安,生气的一跺小蛮脚,冲着朱平安大声喊道。

    “啊!”

    李姝这一声像是点穴一样,狂奔的朱平安应声顿住了脚步,继而一声更加懊悔的啊声响彻天穹。

    临淮侯府还有隔壁魏国公府上的狗都被吓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