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章 讥杨
    “杨继盛的这篇《十不可,五谬》让他披上了不畏强权、肝胆为国的光辉形象,但是细品此奏,呵呵,这就是一个典型的爱国贼奏疏,一个典型的反面教材,一个典型的自诩爱国,实则误国殃民的典型奏本!”

    严世蕃一提到杨继盛的《十不可,五谬》奏疏,就忍不住嗤笑了起来。燃文小?说   w w?w?.?r?anwenA`com

    “哦?”

    赵文华向前倾了倾身体,竖直了耳朵,全神贯注的等着严世蕃记往下说。

    “杨继盛的这《十不可,五谬》,乍一听很有道理,可是仔细品品,一条比一条荒谬,一条比一条可笑,足见杨继盛这傻吊爱国贼。我就随便举几条,比如说他的一不可,杨继盛说互市是和亲的别称,俺答逆贼践踏我朝皇帝陵墓,杀害我国老百姓,这是天大的仇恨,而我们岂能和他互市......这个傻吊,他连‘互市’和‘和亲’的概念都没有搞清楚,一派胡言乱语。和亲是用姻亲、血缘巩固关系,而互市不过是政治互信的基础上的贸易罢了。”

    “还有他的二不可,以堂堂中国,与之互市,冠履倒置......这是什么意思?我堂堂大国难道就不能跟小部落互市了?只有门当户对才能做买卖吗?扯淡,难道说我钱多,就不能跟钱少的人做生意了?!我朝与周边附属小国的朝贡贸易,自太祖时代就绵延不断,何差鞑靼一个不落。也就只有杨继盛这种自以为是的傻吊才会有这种想法!”

    “还有他的九不可,或俺答以下马索上直......杨继盛他读书读傻了吧,对贸易一窍不通,却还自以为是。互市,并不等于强买强卖,马匹的价格与马匹质量高低挂钩,马匹不好,可以不买,可以少钱,只要让有经验的商人辅助坐镇,就绝不会出现下等马卖出上等马的价格。”

    “哈哈哈......至于他的十不可,简直要八人笑死。十不可:岁帛数十万,得马数万匹。十年以后,我们自己无帛可穿,如何是好?......杨继盛他去过江南没有,单是松江一地所出布匹,便可日以万计,以松江一地便足以换俺答逆贼所有马匹,还十年之后无帛可穿,毫无常识,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勇气可嘉,但毫无可取之处,毫无治国理政眼光,根本不懂互市的价值所在,若能以区区互市而消边患,何乐而不为呢。一篇奏疏漏洞百出,搞不了别人,只能搞他自己。”

    严世蕃对杨继盛的出名奏疏嗤之以鼻,一边点评,一边摇头讥笑不已。

    “嗯,东楼兄言之有理啊,这么看来,这个姓杨的确实是虚有其实。”

    赵文华听了严世蕃的评论,不由跟着的点了点头,以前还没太注意,现在听严世蕃这么一说,再品一品,好像确实是这样啊,杨继盛的这篇奏疏,确实言过其实了,他的建议和想法太偏激了,太不切实际了。

    “严大人真知灼见,方正深以为然。杨继盛此人名不副实,太过自以为是,总以为天底下就他是对的,毫无自知之明,其实他才是最错的那个。”周方正紧跟着拍了严世蕃一记马屁,将杨继盛往尘埃里可劲儿踩。

    严嵩听完严世蕃的评述后,皱着的眉头微微舒展了,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嗓子。

    “杨继盛还有一篇奏疏,那是他任山东诸城知县时弹劾当地知府张大年的,其中一条主张竟然是‘是岁大旱,颗粒无收,乃天罚知府主政之过也’......这黑锅扣的,都赶上圣上的待遇了,简直让人哭笑不得。”

    严世蕃接着又提了杨继盛的另一个奏疏,同样嗤之以鼻,讥讽杨继盛乱用天人感应理论。

    天人感应理论源于《尚书洪范》,是中国古代一种古老的思想,到了汉代后渐渐成了儒教的神学术语。天人感应学说认为,天和人是相通、相互感应的,天能干预人事,人亦能感应上天。古人认为如果天子不仁不义,违背了天意,那么上天就会降下灾异对天子进行谴责和警告;而如果政通人和的话,上天就会降下祥瑞以鼓励,比如什么麒麟、凤凰、多头的稻穗等等。

    比如历史记载,大明永乐十二年,榜葛剌的贡使来大明朝贡,进献了一种珍稀动物,据载该动物“前足高九尺,后六尺,颈长丈六尺有二,短角,牛尾,鹿身。”这动物才登岸,就有人大呼:“这不就是麒麟吗?”官员们都给激动坏了,翰林院修撰沈度文思泉涌、妙笔生花,当场举笔写了一篇《瑞应麒麟颂》,言“臣闻圣人有仁德,通乎幽明,则麒麟出。”永乐大帝览颂,龙心大悦,命画师画下这个麒麟,命名为《明人画麒麟沈度颂》。嗯,如果诸位看到博物馆藏的这幅画的话,你就会发现,原来麒麟=长颈鹿。

    总之,天人感应学说一般都是说皇帝的。

    所以,严世蕃才会对杨继盛的第二封奏疏讥笑不已,讥笑杨继盛竟然用天人感应学说弹劾一个知府。

    “东楼!莫要胡言乱语!圣上九五之尊,人中之龙,岂是可以拿来做例子的!”严嵩瞪了严世蕃一眼,嫌他在嗤笑杨继盛时拿嘉靖帝举例子。

    “爹所言极是,儿子知错了。”

    严世蕃呵呵笑着认错,然后饶有介事的向着西苑的方向行了一个大礼。

    严嵩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又扭头从赵文华、周方正脸上扫过,教诲道:“你们也都记住了,我等能有今日,都是仰仗圣上的恩德。食君之禄,做忠君之事。”

    “多谢义父(阁老)教诲,我等永记于心。”赵文华、周方正连连起身应声。

    “呵呵,所以说啊,对于杨继盛的弹劾,压根一点都不用担心。每次他弹劾别人,都是别人一点事没有,他自己则因为奏疏里作死,把他自己给搞了。他弹劾仇鸾,把他自己弹进诏狱贬狄道;他弹奏上峰知府,若不是看我暗中照拂,又得蹲大牢;这次他死劾父亲您老,虽然我没有看到他的奏疏,但是我相信,他肯定还会在奏疏里自己作死。”

    严世蕃起身后,笑着继续总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