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零七章 这朱平安是留不得了
    “爹,杨继盛这种自以为是的蠢人不足为虑,但是朱平安却非同小可,他可非杨继盛那种蠢人,又是徐阶的得意门生,圣上对他也是青睐有加,日后风云际变,焉知能成长到何等地步。?火然文???  w?w?w?.?ranwenA`com还是那句话,爹,我知道您老惜才,想要将朱平安收为己用,但是有杨继盛前车之鉴在啊,况且朱平安现在敌意已露,我劝您老还是不要再养虎遗患了,这朱平安是留不得了......”

    严世蕃眯着的独眼发出如眼镜蛇蛇一样的眸光,又毒又狠,一本正经的向严嵩建言道。

    这种类似的话,严世蕃已经说过不止一次了,以往几次,严嵩全都驳回了。

    这一次和以往不太一样.......

    严嵩听了严世蕃的话后,眼睛眯了起来,右手轻轻的敲着桌子,认真的思索了起来。

    “义父,东楼兄所言极是,这朱平安是不能留了。”在严嵩沉思的时候,一旁的赵文华缓缓的开口了,说到这顿了一下,接着补充了一句,“至少不能留在京城了。”

    听了赵文华的话,严嵩睁开了眼睛,点了点头,“嗯,梅村说的是,这朱平安确实不能留在京城了。年轻人,得敲打敲打,吃点苦头,才能明白道理。”

    严世蕃瞥了赵文华一眼,没有说什么,接着又将目光转向了周方正,淡淡的问道,“杨继盛弹劾父亲的奏疏,他朱平安参与署名了没有?”

    “杨逆没有提出让朱平安署名,朱平安也没有说他要署名......”

    周方正想了想,躬身回道。

    “还算识点时务,这次算他小子命大......”严世蕃闻言,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阴森的冷笑。

    “朱平安先放放。东楼,你先前看过奏疏后说不用担心,而且相反,还是一个大好机会。‘不用担心’这一点你说了,这‘大好机会’又是什么呢?”

    严嵩抬头看向严世蕃,轻声问道。

    “呵呵,爹,您老不问,我还差点忘了呢。杨继盛的这封奏疏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啊。我们可以借杨继盛的这封奏疏,将对手一网打尽。”严世蕃伸出手来,做了一个拉网的姿势,呵呵笑着回道。

    “此话何讲?”严嵩很感兴趣的问道。

    “爹,杨继盛是徐阶的学生,他徐阶别管知情与否、指使与否,都脱不了干系。呵呵,若是杨继盛能够‘承认’这封奏疏是受徐阶指使,那杨继盛的致命漏洞就是他徐阶的致命漏洞,这一次绝对可以把徐阶这个老小子拉下水。”严世蕃幽幽笑着说道。

    严嵩想了想,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拒绝了严世蕃的这一建议,“徐阶被老夫敲打后,知错能改,恭顺有加,时常拜访请安不说,又将孙女许配给汝子为妾,在朝堂上也是唯老夫马首是瞻,可见已被老夫驯服了。千金买马骨,有徐阶这个弃暗投明的旗子竖着,对外会有大作用。况且,杨继盛在奏疏中有言‘大学士徐阶蒙陛下特擢,乃亦每事依违,不敢持正,不可不谓之负国也’,由此可见,杨继盛的奏疏确非徐阶授意,没有必要再将徐阶拉下水了。”

    “爹所言甚是。”

    严世蕃闻言微微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再坚持,严嵩的想法在严世蕃的意料之中,另外徐阶近来的表现,让严世蕃也放心不少,别的不说,单说徐阶将他的孙女许配给自己儿子为妾,与自己结成儿女亲家这件事,就在严世蕃心中加分不少。再说了,有自己着重盯着,徐阶这个老小子也翻不出什么花来。

    “不过,除了徐阶之外,外面可以有不少跟您老不对付的人呢。呵呵,说不定就有不少人是杨继盛的同党呢。”严世蕃阴阴的笑着说道。

    “杨继盛的同党?”周方正愣住了,他没听说杨继盛这封奏疏还有同党啊。

    “呵呵,是不是杨继盛的同党,到时候可就由不得他们了。”赵文华拍了拍周方正的肩膀,意味深长的笑道。

    周方正闻言,若有所思,继而一身冷汗,他明白严世蕃、赵文华的意思了,心里面暗暗庆幸,庆幸他自己今天做了正确的选择,不然的话,说不定自己就被杨继盛给连累了。

    “其实,这些人都只是添头。真正的千载难逢的机会,是这句‘或问二王’。”严世蕃笑的一脸灿烂,“爹,这可是真正的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二王之中,景王与我等关系莫逆,同处一条船上,裕王却一向看我等不顺眼,与我等关系不好,日后若是裕王登了大宝,我辈则无遗类矣。杨继盛此奏,真是千载难逢,‘或问二王’这句可谓一箭双雕,不仅杨继盛,裕王也要倒在这一句上。有这四个字,就可以将裕王拉下水,到时候就说裕王他指使杨继盛上疏此奏,是借攻击爹您老之名逼宫犯上。呵呵,毕竟在这封奏疏里面,指责圣上的句子,可不是一句两句呢......裕王一倒,那景王可就是独一无二的储君了......”

    不得不说严世蕃是一个天才,本来杨继盛死劾严嵩,对于严党来说,这是一个要命的政治危机,可是在严世蕃手中这么一经手,谈笑间,不仅政治危机烟消云散,而且还找到了这么一个天载难逢的大好机会,不仅可以将政治对手一网打尽,还可以将裕王拉下马,将景王推上位。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化腐朽为神奇所能形容得了。

    “啊?东楼兄大才!东楼兄大才啊。这可真是一箭三雕啊,既除了杨逆,又倒了裕王,这从龙之功又从天而降,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哈哈哈.......”

    赵文华闻言,在心里推敲了一下,继而一脸的狂喜,严世蕃说的可行,太可行了,大大的可行,不由的对严世蕃赞不绝口,非常赞同严世蕃的想法。

    “东楼小儿,不愧是吾家千里良驹也。”

    严嵩闻言也是忍不住一脸的惊喜,拍了一下桌子,对严世蕃赞不绝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