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零八章 绝处逢生
    远在裕王府的朱平安,并不知道他的命运此刻正在严府在玩过山车。燃文小?说   w w?w?.?r?anwenA`com

    当然,裕王也不知道,一场巨大的危机正在向他逼近。

    两人依旧书房读书,裕王很喜欢朱平安陪读,他发现有朱平安作陪讲解后,就连《论语》、《易经》这些枯燥无味的经典也生动有趣了起来,而且读后感悟、收获也胜往昔。

    一直到裕王府内宅管事以后宅事请示裕王,裕王才结束了今日的读书。

    “有子厚陪读,再不觉读书枯燥乏味,不知不觉间都已经快到中午了。今日就到这里吧,辛苦子厚了。”

    裕王听了管事的请示后,心便已经飞回了内宅,一个字也读不进去了,不由放下手里的书卷,对朱平安说道。

    “殿下言重了,这本就是平安分内之事,且殿下眼光敏锐,见解高超,每有问题,都可发人深思,与殿下读书,平安每每都能有新的收获,受益良多。”朱平安拱手回道,言语中不着痕迹的拍了裕王一记马屁。

    “呵呵,要说收获,孤才是收获良多。子厚辛苦了,且回去好好休息休息,今日孤可是听子厚打了好几个喷嚏呢。”裕王闻言,忍不住笑了笑,很是受用朱平安的称赞。

    “微臣惭愧......多谢殿下关心,那微臣先告退了。”

    朱平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知道裕王心系内宅,便拱手向裕王请辞了。

    在朱平安离开后,裕王便马不停蹄了赶往内宅,内宅消防员再次上岗了。

    朱平安回到自己的办公房间,处理了两个待办公文,便坐在座位上忍不住叹息了起来,铺上宣纸,提笔落下了“铁肩担道义,辣手著文章”对联,又题了“铁骨谏臣”的横批。

    “师兄,奈何……”

    写完之后,朱平安叹息了一句,又将宣纸团了起来,放在烹茶的炉灶内烧成了灰烬。

    师兄铁骨铮铮、忠直上谏。

    严嵩贪腐柔媚、流毒天下。

    圣上聪明自大、猜忌拒谏。

    那。

    倒霉的只能是师兄了。

    看着宣纸燃成的灰烬,朱平安疲惫无力的坐在椅子上,怅然若失了起来。

    索然无味,食不下咽,午饭便也没有吃,怅然若失的朱平安在办公房间内,翻阅起了《贞观政要》,追忆起了那个言路广开、虚心纳谏的时代……

    不知不觉间,中午已经过去,《贞观政要》也被朱平安翻阅了两卷了。

    “咚咚……”

    敲门声响起,将朱平安从《贞观政要》中拉了出来。

    “请进。”

    朱平安放下书卷,向着门口喊了一句。

    嘎吱。

    门被推开了。

    门被推开的一瞬间,一股诱人的肉香味从门口飘了进来,不由分说的钻进了朱平安的鼻腔之中,即便索然无味、茶饭不思的朱平安,嗅到这一股肉香味,也不由得唇齿生津。

    “小朱大人,是我啦。”

    一个女生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接着一个年纪不大却发育的特别好的少女从门口挤了进来,人长的妩媚,就连紧张说话的声音也妩媚的不行。

    李彩凤?!

    朱平安看到来人的第一瞬间,脑子里就蒙了一下,未来的李太后怎么来了?

    “我……我在公厨帮忙,见小朱大人没有吃午饭,就做了一笼包子,带来给大人吃。”

    李彩凤像上次一样,双颊绯红,低着脑袋,说话还有些紧张,说着将背在身后的手抽了出来,小胖手里面拎着一个提篮盒,里面散发着香喷喷的味道,不用看,就知道里面装的肯定是肉包子。

    原来是见自己没去公厨吃饭,特意来送包子的?这未来的李皇后还真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

    “多谢李姑娘了。”朱平安不由微微笑了笑,拱手向李彩凤道谢。

    “小朱大人客气了,饿着肚子很难受的,小朱大人快吃吧。”

    李彩凤说话稍微有些利索了,将手里的提篮食盒放在了朱平安桌前,小手打开食盒将一个盘子取了出来,盘子里放着四个热气腾腾的大肉包子。

    “小朱大人改日把盘子放到公厨就好了。”

    李彩凤跟上次一样,将包子放下后,就提着食盒,做贼似的低着脑袋跑了。

    和上次几乎同一个剧情,她在出门时一个不小心,又撞到了门框上。

    朱平安看着她摸着额头离开身影,一阵无语,很难想象这个毛手毛脚、羞涩的跟兔子似的小丫头就是未来“母仪天下”的传奇太后李太后。

    李彩凤走后,桌上散发着肉香味的包子,对朱平安散发了致命的吸引力。

    咕噜……

    肚子也适时的发出了它抗议的声音。

    好吧。

    先填饱肚子再说吧,吃饱了再在脑海里好好的捋一下师兄的历史,看看有无其他弥补的办法。

    吃饱了才有力气思考。

    朱平安拿起一个肉包子吃了起来,嗯,这味道还真不错。这李太后是做包子的高手啊,皮和的柔韧,馅多却不油腻,口感柔软,味道鲜美极了。

    一口气吃完了四个肉包子,朱平安打了一个饱嗝,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捧着热茶踱步到了门口,随手将门反锁。

    回到座位后,朱平安铺开宣纸,提笔回忆着现代所看的明史和野史,将杨师兄弹劾严嵩的相关历史事件按照时间先后顺序,用数轴树的形式记录在了下来。

    一个事件接一个事件的分析,看看其中有无回旋、争取、操作的余地。

    弹劾圣上盛怒严嵩进谗圣上更怒下诏狱友人赠送蛇胆、碎碗割腐肉朝审刑部定罪三年囹圄严嵩在对张经等人的论罪奏疏之后附上杨继盛的名字圣上阅奏未注意,草草同意处刑忠魂归兮。

    看着这一个个历史节点,朱平安陷入了沉思之中。

    仔细了半天后,看着“三年囹圄”这四个字,朱平安眼睛不由亮了,是了,嘉靖帝虽然盛怒,但其实本来并无杀杨师兄的意思,如果嘉靖帝要杀杨师兄的话,早在刑部定罪的一天,嘉靖帝就下旨杀了,为何还要在监狱关了杨师兄三年呢。嘉靖帝虽然聪明自大、猜忌拒谏,但是底线还是有的。杨师兄奏疏中虽然指责了嘉靖帝,但是跟未来海瑞的那篇《治安疏》相比,程度轻的不能再轻了,海瑞都指着嘉靖帝骂“嘉靖嘉靖,家家干净”了,嘉靖帝都没有下旨杀海瑞,又怎么会要杀杨师兄呢。

    由此可见,嘉靖帝并无杀杨师兄的意思。

    杨师兄之死,关键是严嵩在对张经等人的论罪奏疏之中不引人注意的地方附上杨继盛的名字,严嵩了解嘉靖帝,他抓住嘉靖帝杀张经等人的机会。果然,如严嵩所料,嘉靖帝阅奏未注意,一看是对张经等人论罪疏,便也没仔细看,没注意到不起眼地方的杨继盛的名字,草草的在奏疏下签了“同意”二字。

    所以,只要破了严嵩的这一阴谋,杨师兄就还有救,虽然免不了牢狱之灾。

    绝处逢生。

    朱平安一下子精神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