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一十一章 相对无言,唯有平安
    正因为相信徐阶与裕王府的羁绊,相信徐阶的谨慎和能力,所以当徐阶诚恳的说他并不知情,也没有什么后着的时候,高拱才会如此凌乱和傻眼。r?an w?e?n w?ww.ranwen`com

    “怎么会这样......严党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一想到裕王府即将面对的致命危局,高拱不由焦急万分的在徐阶书房内团团乱转了起来,裕王府现在只是一棵远未成长的小树,可经受不起严党的狂风暴雨。

    虽然高拱刚刚一直在观察着徐阶的神情了,他看得出徐阶的诚恳,知道徐阶并没有说谎,但是心里还是不免抱着一丝不切实际的幻想,缓缓的抬头看向徐阶,嘴唇接连抖了两下,“徐兄,你是在说笑吧?”

    做人总得有幻想是吧,万一实现了呢。

    不过接下来一秒,高拱的幻想就荡然无存了,幻想终究只是幻想而已。

    “肃卿......”徐阶苦笑着唤了高拱一声,将从袖子里取出的奏疏抄本展开铺在桌子上,伸出手指指向奏疏的后半部分一处,将高拱的幻想击了个粉碎,“你看此处,仲芳他连我也一块弹劾了呢,‘大学士徐阶蒙陛下特擢,乃亦每事依违,不敢持正,不可不谓之负国也......’,若是我指使仲芳的话,又岂会犯昏到把自己也一块弹劾了?!”

    “徐兄所言甚是......”

    高拱一直重点关注“或问二王”这一关切裕王府的点了,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处,现在徐阶指出来,高拱才注意到这一处,然后心中的那一丝幻想瞬间便灰飞烟灭了。

    愁云惨谈。

    愁云万里。

    高拱这一刻,简直是愁云罩顶。

    “事已至此,为之奈何?还请徐兄相助,裕王知情至善,一定不会忘了徐兄的。”

    高拱向徐阶拱手长揖。

    高拱都代表裕王府拱手长揖了,朱平安自然也很有眼色的跟着一并拱手长揖。

    “肃卿、子厚,你们这是做什么,快快请起。此事事关皇子,干系国本,我徐阶又岂会置身事外。”徐阶闻言,快步上前,不由分说将高拱和朱平安扶了起来。

    这是徐阶的心里话,他心里很清楚,经过上次那件事,他跟裕王府怎么都掰扯不清了,属于同一个战线上的友军,如果裕王府倒了,对他百害而无一利。先不谈有裕王府作为严党的假想敌,帮他吸引火力,单说裕王府倒了,那储君之位就只能是景王了,而他高拱恰恰因为那件事站错了队,把景王得罪到骨子里了,景王继位后,清算裕王班底的时候,肯定会找他算账。

    “徐兄仁义。”高拱感动不已。

    “此事干系重大,事关国本,我也只是尽臣子本分,哪里称得上仁义。”徐阶摇了摇头。

    “对裕王府而言,徐兄便是大仁大义。若能渡过此劫,徐兄便是裕王府的恩人。”高拱坚持道。

    徐阶闻言,不由摇头苦笑,“肃卿,我们还是先研究如何渡过此劫吧。”

    “徐兄说的对。”高拱点头。

    达成共识之后,便是研究对策了。

    只是。

    这一研究,书房内便又愁云惨淡了起来。

    第一,杨继盛的奏疏都已经上呈西苑了,“或问二王”确确实实的出现在了奏疏内,白纸黑字,无论如何,都消除不了了。

    第二,圣上对权力嫉妒敏感,严禁藩王与臣子私下交通,而“或问二王”授人以柄,只要被人在圣上面前曲意一提,就会被理解为裕王指使杨继盛弹劾严嵩,甚至再结合奏疏中关于圣上的话语,可以更进一步被曲解为裕王假借弹劾严嵩逼宫犯上。

    第三,裕王府跟严党不对付,这也是事实。

    第四,严党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吗?!

    “严党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高拱坚定的摇了摇头,绝望的一拍桌子。

    徐阶点了点头,很是赞同。严嵩的话,可能还会犹豫犹豫,但是严世蕃绝对不会的,以他对严世蕃的了解,严世蕃是个聪明人,肯定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严嵩素来倚重严世蕃,面对犹豫不决、拿不定主意的事情,向来都是听严世蕃的,京城内外流传着“大丞相、小丞相“的说法,就是明证。

    既然严党不会放过这个攻击裕王府的机会,那如何应对呢?

    说来可笑,当朝仅存的两个皇子之一,竟然担心臣子发难......一个皇子,一个臣子,谁怕谁啊?如果放在其他任何一个朝代,都不会存在这样可笑的境地。

    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圣上嘉靖宁可相信道士,相信任谁听都觉的奇葩的“二龙不相见”箴言,相信严嵩,也不愿相信自己的儿子裕王。

    所以,严党发难的话,裕王就危如累卵,随时都会倒下。

    事已至此。

    千钧一发。

    为之奈何?

    高拱和徐阶两人喝光了一壶茶,绞尽了脑汁,想了数个对策,又如数推翻了这些对策。

    “实在不行,我就去试试劝说一下严阁老......”

    此时正值千钧一发之际,一时间,徐阶绞尽了脑汁,也未能想出靠谱的主意,最后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提出了不能算是办法的办法。

    “圣上不信儿子,严嵩可是信儿子的。”

    高拱听了徐阶话,很感动,但对此还是不抱希望,圣上不相信裕王,但是严嵩却很信严世蕃,严世蕃要对裕王下手,严嵩又怎么听得进徐阶的劝呢。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为之奈何?

    高拱和徐阶相对无言,再度开始绞尽脑汁了起来,两人相对绞着绞着,也不只是谁忽然想起来,这屋里还有一个人呢,然后两人便扭头将目光转向了朱平安。

    然后

    发现,咦,朱平安好像,貌似,并没有像他们这般绞尽脑汁的样子,脑袋上也没有一片惨淡愁云,脸上虽不轻松随意,但也无绝望神情。

    覆巢之下无完卵,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是千古以来颠簸不破的真理。朱平安身为裕王府侍讲学士,裕王倒了,朱平安断然不能完身而退。

    那朱平安如此,只能说明......

    徐阶和高拱眼睛不由一亮,几乎同时向朱平安喊道,“子厚......”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