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二十章 踏春赏草
    “滋儿......明知道杨继盛弹劾我姑父,竟然还敢帮杨继盛提意见?!他朱平安这是作死啊!!!哈哈哈......这真是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啊。??? ? 火然?文 ?? w?w?w?.?r?a?n?w?e?naA`com该,抢我状元,勾引表妹,这下,我看他朱平安怎么死!”

    欧阳子士闻言,激动的一口嘬干了杯中酒,心中郁结一下子去了大半,好不畅快。

    “可不是,呵呵,世人都传他朱平安有多聪明,我看他是人如其姓,蠢笨如猪(朱),不,我看他连猪都不如,连时务都不识,呵呵......”罗龙文拎着酒壶再次给欧阳子士斟满酒,用力的点了点头附和道。

    “他就是一头猪。”欧阳子士一想起往事,火就不从一出来,不由恨恨的骂道。

    “子士,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啊。”罗文龙端起酒杯,敬向欧阳子士,意味深长的说道。

    “呵呵,罗兄所言极是。”欧阳子士闻弦歌而知雅意,“我回头提醒姑父还有东楼表兄,他朱平安这次可是要致姑父于死地啊,这次可万万不能放过他。”

    “对,这次绝不能放过他。朱平安他是徐阶的得意门生,徐阶现在是内阁次辅,日后相爷年纪大了,退居二线,他徐阶就是内阁首辅。徐阶一旦当国,朱平安出而辅佐,我们那还能有好日子过?须知养虎遗患,其害无穷啊。”罗龙文点了点头。

    “好一个‘养虎遗患,其害无穷’,罗兄此言,我一定转告给姑爷和表兄。”欧阳子士听了罗龙文的这一说法,不由激动的一拍桌子,决定用这一说法提醒姑父严嵩。

    “呵呵,子士过奖了。”罗龙文谦虚的摇了摇头。

    “罗兄过谦了。”欧阳子士笑道。

    两人相视一笑,举起酒杯碰了一下,共饮了起来。

    酒酣耳热之后,罗龙文幽幽的说道,“这次朱平安铁定是死定了,就看他是怎么死了。”

    “罗兄所言甚是。”欧阳子士放下酒杯,“朱平安建言杨继盛修改奏疏之事,一定不能对外讲,不然人们就会说姑爷和表兄小心眼、打击报复了。”

    罗龙文点了点头,“这一点子士放心,除了你我,知道此事者不超过一手之数,都不会外传的。”

    “罗兄你说,要怎样将朱平安置于死地,才不会让外人非议我姑父和表兄呢?”欧阳子士问道。

    “呵呵,这不是有现成的吗。”罗龙文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你是说?”欧阳子士若有所思。

    “呵呵,只要将朱平安定成杨继盛的同党,那这次他朱平安就死定了。”罗龙文阴阴的笑道。

    “同党?朱平安没有在杨继盛奏疏上署名啊?而且,不是不能说朱平安提醒杨继盛修改奏疏的事么?!”欧阳子士摇了摇头。

    “呵呵,同党不一定要在奏疏署名。只要杨继盛说朱平安是他的同党,那他朱平安就是同党。”罗龙文阴森森的笑道,“进了北镇抚司诏狱,想让杨继盛说什么,他就会说什么,没有谁能熬得过诏狱的手段的。另外,不能对外说朱平安提醒杨继盛修改奏疏的事,不代表不能对外说朱平安是杨继盛的同党。”

    欧阳子士闻言,恍然大悟,继而又提了一个问题,“如果杨继盛硬是不招呢?”

    “不招也没有关系。”罗龙文嘴角勾出一抹阴险的笑容,“不是还有京察的么?京察可是由我们说了算的。只要相爷点头,他朱平安就跑不了。”

    “京察最多失职被罚被贬,也不能将朱平安置于死地啊?”欧阳子士不解。

    “呵呵,子士还记得我之前给你说过的一个小县吗?”罗龙文笑着问道。

    “什么小县?”欧阳子士一脸茫然。

    罗龙文见欧阳子士忘了一干二净,一点也不以为意,笑着提醒道,“我之前提过,东南沿海有一个小县,是在吏部出了名的穷地死地。所谓穷山恶水出刁民,当地草民又穷又恶,杀官已成常态;又因离海不远,当地倭患不断,时常被骚扰,甚至有一次还攻破过县衙;再加上挨着南蛮,山区的南蛮苗裔叛乱不绝。当时,我说这五年便连续死了六任县令:当地刁民不满判决杀了一个县令,倭寇活活烧死一个县令,平叛时给苗蛮杀了一个,踏春时被强盗杀了一个,得罪了当地势力被人派刺客暗杀了一个县令,还有一个至今查不出死因的糊涂鬼。不过,今日这数据又得改了,还得再加上一位短命鬼。月初,我从吏部得知消息,上个月才候补了知县,走马赴任的县令,去了当地不到一个月,就去地府报道去了,死因现在还没查出来。这五年,当地已经连续死了七任县令了。现在,这个小县的县令之位又空缺下来了......”

    “咳咳......我记起来了。”欧阳子士一下子想起来了,咬紧牙齿愤恨的点了点头,那一日就是自己抓住朱平安与表妹奸情的那一日!

    “呵呵,子士你说,如果朱平安被贬到这个小县当县令的话,会怎么样?”罗龙文阴阴的笑道。

    “五年都死了七个县令了,他去,这个记录会变成八个吧。”欧阳子士笑着张开了嘴巴,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

    “我告诉你子士,别小看这个小县城,里面的水深着呢。”罗龙文眯着眼睛说道,“只要他朱平安走马上任,不出半年,他坟头的草都能有一尺高。”

    “好!”欧阳子士激动的拍着桌子叫好,咬着牙齿恨恨的赌咒道,“那这次我就给姑父提议,把他朱平安贬到这个死地!到时候,我去他朱平安的坟头赏草踏春。”

    只要想到朱平安抢了他的状元,还抢他表妹,这段时间还让他在众人面前出了这么多丑,欧阳子士就恨不得将朱平安碎尸万段,一解他心头之恨。

    “呵呵,妙极,到时候,我与子士一同踏春赏草。”罗龙文拍手叫好。

    “干。”

    “干。”

    欧阳子士和罗龙文相视一笑,举杯同庆,一切尽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