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二十六章 朱平安的建议
    得到众人首肯之后,王学益便迫不及待的伏案挥毫拟写朝审结案词了。火?然 ?文? ?  w?w?w?.?r a n?wena`com

    王学益主笔,结案词可想而知。

    最终结论便是,三法司等朝审参加官员一致认为,杨继盛犯讹传亲王令旨之罪、诬陷上官之罪、欺君罔上之罪,证据确凿,按律当处以绞死之刑。

    写完之后,王学益迫不及待的吹干墨汁,请参加朝审的官员上前署名。

    众人俱是一一上前署名。

    刑部尚书何鳌是倒数第二个署名的,在署名前,他将王学益拟写的结案词逐字看了一遍,神情略有犹豫之色。

    “呵呵,尚书大人若是喜欢下官的字,待此番差事了了,下官仔细眷抄一份尚书大人的诗词集送于大人。这会,大人还是快点署名吧,别让上面久等了。”王学益笑着看向何鳌,以玩笑的口吻,借势催促何鳌快点署名。

    王学益口中上面指的是嘉靖帝,还是严嵩,何鳌心里再清楚不过了。

    “呵呵,那就一言为定了。”何鳌笑了笑,提笔将他的名字署在了结案词上。

    如此,也就只剩下史朝宾一人未署名了。

    “史大人,就差你最后一个,请吧。”王学益将结案词放到史朝宾面前,将手里的毛笔塞到了史朝宾手中,语气强硬的令他在结案词上署名。

    史朝宾看完结案词后,一脸嘲笑的看向王学益,将手里的毛笔随手丢到了桌子上,态度坚定的摇了摇头,“如此结案词,请恕我无法苟同!”

    “史朝宾!”王学益怒不可遏,“朝审结案,以参加朝审官员会商讨论决定,若意见不一致则由主审官定夺,这是我大明朝审的规矩。今日朝审,我等意见皆一致,何尚书作为主审官,意见也与我等一致,所以这个名你史朝宾必须得署!”

    “王大人,何必上这么大气呢,史大人又没说不署名,是吧史大人。”

    “史大人,少数服从多数,这个名你就署了吧。”

    “一人计短,多人计长,史大人何必与众计分道扬镳呢。”

    “史大人,圣上还等着呢,你若是拒不署名,圣上怪罪下来,到时候连累我等也要跟着一起吃挂落,何必呢。”

    ……

    周围朝审官员,你一言我一语,看着是劝说史朝宾,实际上则是与王学益站在一起,逼迫史朝宾署名。在这种舆论之下,史朝宾若不署名,好像就犯了众怒了。

    “史大人,何必为了一个死囚与大家过不去呢,请吧......”

    人心可用,王学益见状满意的笑了笑,再次将笔塞到了史朝宾手中。

    史朝宾接过毛笔。

    王学益脸上绽放一抹笑意,不过下一秒他脸上刚绽放的笑容就枯萎了。

    因为史朝宾接过毛笔后,再次丢到了桌子上。

    “我史朝宾不是为了别人,只是为了胸中这口正义......”史朝宾说完,转身就往公衙外走去。

    “姓史的!”

    王学益简直怒发冲冠,朝审结案,少一个人签字,这案子就结不了!

    史朝宾充耳不闻,径直往外走。

    “快去里头禀告阁老。”

    王学益拽住旁边一个属下小吏,让他赶紧去公衙内堂将突发状况禀告严嵩父子。

    接着

    王学益便大声的冲堂下旁听的官员喊道,“拦住他,别让他离开公衙。”

    朱平安一直在堂下注意着上面的情况了,王学益的结案词朱平安也听到了。

    心里面着急非常。

    王学益太黑了!竟然在结案词上做手脚,强行说朝审官员一致认为杨继盛犯讹传亲王令旨之罪、诬陷上官之罪、欺君罔上之罪,还说什么证据确凿,按律当处以绞死之刑!!

    结案词就这么送呈嘉靖帝的话,太具有诱导性了,嘉靖帝看了这样的结案词,一怒之下,难保会发生什么!要知道,历史中嘉靖帝杀起大臣和言官来,可是毫不留情的。

    正在朱平安心中着急非常的时候,发生了史朝宾这一幕,看到史朝宾不惜得罪严党而拒不署名离场的身影,朱平安忽然想到了一个办法。

    于是,在数名旁听官员上前拦截史朝宾的时候,朱平安也跟着上前“拦截”史朝宾,大声喊道:“史大人,留步,留步,还是署了名再走吧。”

    如此言行,跟那些拦截史朝宾的人,一模一样的。

    不过,趁混乱的时候,朱平安凑近史朝宾,小声的说道,“史大人,我是杨继盛同门师弟。还请史大人听我一言,我知道史大人拒不署名是为了正义,恐正义之士惨遭不正义之举。但是,史大人不署名,恐会有其他人替史大人署名。依我之见,史大人何不在署名的时候,将自己的意见同时附在后面,以供圣上参考呢?!如此,岂不两全其美。”

    朱平安的建议,参考的是现代法院合议庭制度以及仲裁制度。现代法院合议庭进行评议的时候,如果意见分歧,应当按多数法官的意见作出决定,但是少数法官的意见应当写入笔录;仲裁也是如此,少数仲裁员的不同意见应当记入笔录。

    朱平安有些愧疚,知道自己的这个建议,会致使史朝宾得罪严党,遭受严党的报复,但是史朝宾拒不署名、离场以及他之前的那番话,就已经将严党彻底得罪了。既然左右都是得罪严党,何不选择一个更有价值的得罪方式呢。

    朱平安的建议,让史朝宾醍醐灌顶、眼睛一亮,不由抬头看了朱平安一眼,微不可查的点了一下头,然后又迅速将头转开,不再注意朱平安。

    朱平安适时的退居人后。

    王学益等朝审官员也过来了,对史朝宾一番口诛笔伐,以规矩、官职、严嵩、圣上等压制史朝宾。

    旁听官员中严党分子也是对史朝宾一番劝说。

    最终,史朝宾被“劝”了回去。

    “时间不早了,史大人,还是早点署名了吧。若是误了送呈圣上御览的时间,我等都讨不了好。”王学益压着怒火,再一次将毛笔塞给了史朝宾。

    其他朝审官员也是不住劝说。

    “好,我署。”这一次史朝宾接过了毛笔,抬头看了一眼王学益,点了点头。

    王学益见状,满意的笑了,“哎呀,史大人早这样不就好了吗,请,请。”

    史朝宾不再言语,将毛笔蘸了墨汁之后,便落在了结案词上,挥毫写了起来。

    一开始王学益脸上还是笑着的,心里嘲笑史朝宾跟教坊司里的姐儿一样,一开始贞烈的跟立了牌坊似的,最后不还是乖乖的脱了衣服敞开大腿了。

    再接着,王学益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署个名,也就三字歌,史朝宾这货写了好像不止三个字了吧?!怎么还在写!!!

    卧槽!

    该不会整什么幺蛾子了吧?!

    王学益心觉不好,不过,已经晚了,史朝宾已经写完了。

    王学益赶过去,只看到了史朝宾留在结案词上的话:“杨继盛语虽诖误,心实无他,不涉讹传令旨等罪。惟复悯其狂愚,谪发远戍,以全好生之德。史朝宾”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