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四十三章 欧阳子士下黑手
    午门是紫禁城的正门,坐落于紫禁城南北轴线,向阳居中,位当子午,故名曰午门。??火然文  w?w?w?.?r?a?n?w?e?n?a`com东西北三面城台相连,环抱一个方形广场,宛如三条巨龙相抱,气势恢弘雄伟。

    在这个午门前的方形广场上,朱平安的第一次廷杖之旅,马上就要开始了。

    在廷杖快要开始之前,欧阳子士出手了。

    “咳咳,这位百户大人,一点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在广场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欧阳子士在罗龙文等人的遮掩下,将为首负责行刑的锦衣卫百户张百户叫了过来,将一张一百两面额的银票塞到了张百户手心里。

    “呃......”张百户看着欧阳子士愣住了。

    虽然欧阳子士不认识他,但是他是认识欧阳子士和罗龙文的,知道他们都是严府的人,而且还知道欧阳子士他们好像跟朱平安很不对付。

    正是因为知道欧阳子士他们是严府的人,正是因为知道欧阳子士他们跟朱平安不对付,所以欧阳子士塞银子过来的时候,张百户才愣住了。

    在廷杖被执行前,家属亲友给他们执行的锦衣卫塞银子送好处,求他们手下留情,这是很正常的,但是在朱平安被廷杖前,欧阳子士他们给自己塞银子就不正常了啊。

    杨继盛弹劾了严嵩,朱平安又为杨继盛求情,这么捋下来的话,严府的人应该巴不得朱平安倒霉才是,那怎么在朱平安被廷杖前,欧阳子士要给自己塞银子为朱平安求情呢?!

    难道说另有隐情?!朱平安为杨继盛求情是出自严阁老的意思?!

    不过,说不通啊。

    张百户愣住了,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朱平安狗胆包天,胆敢违逆圣上口谕,真是万死也难辞其咎。待会廷杖的时候,麻烦百户大人还有你手下的人,廷杖打的越重越好。若是朱平安被当场杖毙,欧阳子士我加倍厚报。”欧阳子士将银子塞到张百户手中后,咬牙切齿的吩咐道。

    哦,原来如此。

    张百户这才明白为何欧阳子士给自己塞银子了,原来是让自己下黑手,想要让自己在廷杖的时候打死朱平安。

    张百户兼着廷杖的差事十多年了,见惯了花钱求情的,这花钱求人下黑手的还是第一遭。

    不过.......

    你这才一百两银子,就是加倍能有多少......人家朱平安府上在半个时辰前可是眼皮眨都不眨的就给了自己一千两银子。

    再说了。

    宫里现在的红人冯公公可是提前交代过了的,这一次廷杖不管谁打招呼,不管自己怎么收银子,这一次廷杖只能是“打”,高举轻放,要看着重,实则轻。

    而且。

    自己的上峰张千户大人专门传达了自己的最高上峰陆指挥使的口令,令自己这次手下留点神。留点神是啥意思,留点......留点......自己还能不清楚。

    还有啊。

    一直在宫里办差的徐阶徐阁老今日跟吃饱了撑的似的,没事干,溜达溜达的到了锦衣卫衙门,拿了一个不知道结案了多少年的案子,找自己了解情况,把自己吓的那是一头冷汗啊,因为那个案子正是自己经手办的,当时还从中收了一笔不菲的好处费呢。最后徐阁老了解情况了解的自己后背都湿透了,自己以为要完了的时候,徐阁老却戛然而止了,轻飘飘的撂下一句话,说他有个学生叫朱平安,让自己多多关照,然后就拍屁股走人了。徐阁老这一出让自己懵逼了良久,直到自己收到执行朱平安廷杖命令的时候,才明白徐阁老的来意。

    除此外,还有最后一点。

    那就是张百户能兼着廷杖这个肥差十几年,可不只是运气好关系硬,他察言观色本领可是炉火纯青的。上面啥意思,他也能领会。他知道这一次圣上只是小惩朱平安一下,没有重惩的意思,更没有要朱平安命的意思。为什么?因为上午这个广场上那三位官员的廷杖就是他负责的,三十廷杖,他记得再清楚不过了。他们仨是头一批为杨继盛求情的,圣上就令打了三十廷杖。打完之后,圣上就下了禁止为杨继盛求情的口谕,言明违者严惩。结果,朱平安明知故犯,违反圣上口谕,为杨继盛求情,结果,圣上只令打朱平安二十廷杖。

    这是严惩吗?

    这是减轻了啊。

    上面是什么意思,察言观色炉火纯青的张百户心里能不清楚吗?!

    即便冯公公、陆指挥使、徐阁老他们不打招呼、明示、暗示,自己也不会对朱平安下黑手。

    更不用说,欧阳子士只是出了区区一百两银子,跟人家朱平安府上一千两银子的大手笔比都不能比。

    “欧阳公子您这是做什么,这不是打我张某人的脸么,欧阳公子放心,廷杖该怎么打,张某省的......”

    所以,张百户并没有接欧阳子士递来的银票,将银票重新塞回欧阳子士的袖子里,露出一脸笑呵呵的讨好模样,很是老油条的亲热回道。

    毕竟欧阳子士背后是严嵩严阁老,若是收了银子,没办成事的话,不好收尾。

    不收银子的话,就好办的多了。

    再说了,就凭自己十余年如一日的练习廷杖功力,待会打廷杖的时候,保证那廷杖动静惊天动地,保管让欧阳子士他们谁也瞧不出破绽。至于最后朱平安为何没被杖毙,那就推脱到朱平安命大、体格好上就是了。大明朝立国百十年了,才杖毙多少官员,况且这才二十廷杖,打不死人太正常不过了。

    欧阳子士看到张百户的讨好样,再听张百户所言,很是满意的将银票收到袖子里。欧阳子士他本来就不太舍得这一百两银票,一百两银票够他喝好几次花酒了,只是为了下阴朱平安一把,才咬着牙大出血的。

    现在既不用花钱,还能达成心中所愿,何乐而不为呢,反正欧阳子士再满意不过了。

    “嗯,时间也不早了,张百户就快去执行廷杖吧。”欧阳子士满意的点了点头,催促张百户快些执行廷杖。

    张百户领命而去。

    看着张百户的背影,想到朱平安很快就会打成一条死狗,欧阳子士嘴角的笑容再也控制不住了,后槽牙都快露出来了。